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仙院二试
    第二场测试在流景湖,比试湖底取笔。? w?()那考笔皆已化作珍珠形貌,故需考生用“见性眼”识别。

    经过第一轮淘汰,这场只剩十四人。莫羽非一想要水下取物,忙回想方天游教他的“避水诀”,然见不少考生纷纷变形,或变出鸭蹼,或变作章鱼,一看白芩婉正对着双腿施展仙术,忙问:“你这是做什么?”

    白芩婉便笑道:“鸭蹼多难看啊,我要变条鱼尾!”

    “那……不变行么?”他有些窘道。

    “太吃亏了吧!变作水生物自然灵巧许多!”白芩婉说时,便已变了条旗鱼尾巴。“瞧,这才是既快又美!”说罢,忽低声道:“你难道不会?”

    “怎么会。”他怕被取笑,忙敷衍道。

    “那快变呀!”白芩婉便将鱼尾伸入水中,催他道。

    他看推不过,便心一横,暗道:“好歹一试!”于是心念仙诀,也变出条鱼尾来。白芩婉见了,不觉笑道:“你这什么鱼尾,那么锋利?”

    “冰刀鱼啊。”那是一种冰莲岛的鱼。

    两人说着,却忽听背后声音道:“鱼尾锋利何用,关键是要游得快!”

    莫羽非一听,便知是刚才那少年,白芩婉回头一看,却惊道:“裴嵘,是你?”

    “是啊。”裴嵘一笑,却俯身在白芩婉耳边道:“你待会儿最好离我远点儿!”原来裴嵘和白芩婉的哥哥交好,故他俩认得。

    白芩婉却秀眉一扬道:“我会怕你?”

    “我可是好意。”裴嵘说罢,却对莫羽非道:“刚才有冰雪驹助你,这回可不一样了!”

    莫羽非却淡淡道:“只怕你却和刚才一样。”

    裴嵘听了,不觉一哼。

    不多时,号角响起,众考生立时扎入水中。

    莫羽非因初用避水诀,自然生涩,故游速便比其他考生慢了些。他心中虽急,却告诫自己千万稳住,否则乱了口诀,极易呛水。这深秋时节,湖中甚冷,他除了鱼尾好受些,其余部分早已冷得发痛,然一想此关不过,便只有淘汰无疑,故咬了牙,奋力向前。

    片刻后,他终于到了湖底。只见众考生正两眼放光,来回穿梭,四处探寻考笔所在。他放眼一看,果见那怪石处、水草间,皆藏有不少珍珠,但乍一看,皆是一样,他忙睁了见性眼,搜寻起来。

    见性眼下,有些珍珠立时便显了原形,或竹枝,或陶罐,或笛子,或木牌,不一而足,然有的珍珠却并无变化,另有一些微显红光。他知道,这没有变化的珍珠才最有玄机,而那微显红光的却万不能碰,因为那是陷阱,《仙考指南》上说得明白。于是他又加强内力,凝视着石头上两颗没有变化的,随着见性眼光亮增强,其中一颗便渐渐显形出来,他发现了毛笔的雏形。

    突然间,一声炸响,顿时湖底震荡,水波汹涌,不少考生随波冲来,他也是随波乱转!

    “什么——”他正想发作,却忽觉一口冷水灌入口中,这才忙念避水诀,挡住了湖水涌入口鼻。

    就这一乱,白芩婉到手的珍珠便脱手而去,她这才想起裴嵘的警告,原是他在捣鬼!原来裴嵘见不少考生已取得珍珠,便故意触碰陷阱,引爆假珠,然自己却施展了裹身术,避开了炸伤。

    “臭小子,你作死啊!”忽有声音怒道。

    莫羽非一看,只见一只章鱼早已抓取了五颗珍珠,却忽然朝着裴嵘喷出一团墨汁!裴嵘却手擒珍珠,迅速向湖面游去。水波激荡,那墨汁立时扩散开来,有些考生还没取得珍珠,却被墨汁挡住了视线,气愤中,却还不敢开口怒骂,因为不是谁都有章鱼兄那般高超的避水本事。

    混乱中,莫羽非忙调头转向,在那无人问津的石缝间寻找考笔。其时,他双眼早已酸涩,却仍强睁见性眼仔细搜寻,终于在那湖底砂石间找到了化作珍珠的考笔。

    上岸后,众人皆盘腿而坐,运气烘干全身。莫羽非一看,其中一个壮实的蓝衣弟子,身旁正放着五颗珍珠,他便想起了刚才那章鱼,因问白芩婉:“那珍珠随便取多少么?”

    “最多五颗,不过取错了会扣分。”

    莫羽非一看,果然大多弟子都只取了一两颗,唯那蓝衣弟子与众不同。

    待众人烘干了衣服,便有仙教来领路,众考生遂前往清桂堂应考。

    十四人进入堂中一看,却只有十二座位,便觉奇怪。便此时,忽见屏风后走出一绿衣仙教,只见其凤眼细眉,面色冰冷,微扫了眼考生,便道:“吾乃绿珠仙导,负责监考本场。不过有一事,需事先言明,刚才比试时,有两人严重违规,故此处只设了十二座位,那两位请自行离开!”

    裴嵘听了,心中一颤,脸上却若无其事。

    那蓝衣弟子却指着裴嵘道:“喂,说你呢,还不出去!”

    其余考生也是有气,便都怒视裴嵘。

    裴嵘却笑道:“绿珠仙导,违规需要证据吧?”

    “哼,我绿珠仙导督导纪律多年,还从未冤枉过弟子!”

    那蓝衣弟子忽却心惊:“这么说来,她看到我刚才喷墨了?”一想,恰是他两人违规。

    却听裴嵘叫道:“喂,喷墨的,仙导那儿有凭有据,你还赖着不走?”

    莫羽非见了,便不忿道:“你引爆假珠,伤及他人,还多说什么!”

    裴嵘听了,却冷笑道:“不错,我是引爆了假珠,可我并没违规啊!绿珠仙导是让违规的出去!”

    那蓝衣弟子登时怒道:“你小子故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能证明我是‘故意’的?”裴嵘嘲道。

    “够了!”绿珠仙导不觉柳眉倒竖,“要是进了鸿鹄,你们今天这态度,够罚三天了!”

    “咦,听仙导这语气,我似乎没被淘汰啊?”那蓝衣弟子忽却暗喜。却忽见绿珠仙导指着他道:“二号,赫连涛,是你罢?”

    “呃,是。”他不觉心中一紧。

    “干扰他人,违规减分!”绿珠仙导冷道。遂又一指:“你,十号裴嵘?”

    裴嵘脸色顿变。

    “比试失误,减分!”

    霎时间,堂中寂静,众考生皆暗自紧张。

    绿珠仙导却忽从袖中取出一水晶球道:“既要公正,当然不能口说无凭,我这水晶球中,已记录了刚才水下一切,该谁离开,一目了然。”说着,她便轻触水晶球,那水晶球陡然变大,刚才的情景便浮现出来。

    就在众考生聚焦水晶球时,忽有两弟子仓皇夺门而去,原来两人皆是暗带了芝麻窥镜,在水下寻珠时,便是用窥镜识别珍珠的。原来这两人才是出局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