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禁林之险
    第二场笔试,先得还原毛笔。

    十二考生落座后,便各将珍珠往瓷盘一放,遂掌运仙气,使其还原。

    莫羽非一想,这珍珠还原,该用“显”字诀,便也心念仙诀,催动掌力。便见那紫色珍珠在仙气包围下,外壳渐渐消失,随后显形出来。他一看,却见是团灰白色的毛绒物,不禁唬了跳,细看时,见其一起一伏,竟是只蜷身熟睡的狸猫!

    “天哪,你竟捡了只猫!”白芩婉惊道。周围考生也是一片哗然。

    莫羽非抬头时,正巧遇到裴嵘那讥嘲的目光,不觉一阵羞恼。

    旁边的赫连涛却拍了拍他的肩道:“兄弟,没事,这场失利,咱还有一场呢!”

    他侧头一看,便见赫连涛五颗珍珠已还原了四颗,却都只是木棒、短笛之类,却没有一支毛笔。

    赫连涛不觉尴尬道:“哎,我这见性眼确实有点儿坑!”

    正此时,那狸猫却醒了,忽道:“我栗果居然在这儿!这可真是个错误!”却又对莫羽非道:“不过,你的判断却没错!”便见它爪子一松,落下支袖珍毛笔!

    莫羽非一怔,心却欣喜万分,赫连涛却不忿道:“你们居然都有笔了!”

    “你也还有机会啊!”栗果指了指剩下那颗。

    赫连涛听了,忙朝最后一颗催动仙气——“哇,小野猫,居然说中了!”赫连涛兴奋道。众人再一看,栗果却没了影。

    这时,绿珠仙导见十二考生皆有笔在手,便道:“诸位,刚才一关乃是测试各位的见性眼及还原术,这还原需用“显”字诀,故若有人想用“变”字诀假变一支笔,那可行不通!”

    众人听了,便都默不作声。

    “当然,诸位若都成功获取了考笔,自是好事。我这一说,不过提醒诸位,鸿鹄考笔从来都是特制。”说罢,便取出仙杖,轻轻一挥,各桌上顿时有了考卷。

    莫羽非一见考卷,不觉心跳道:“却不知都是些什么刁钻问题?”正想着,却忽见一考生弃笔而去。原来那考生假变了支毛笔,此时才知写不出一字。

    “尔等仔细作答,莫管他人!”绿珠仙导见众人分神去看,便厉声告诫。

    莫羽非遂匆匆浏览考题——

    却见各项题目,实在新奇古怪,与曾经私塾所见大为不同。

    比如第一题:写着“选择”二字(圈出正确项)。其下便有十道题目。

    便有:仙力品级基本分为几层?六层;七层;十层

    鬼雕的弱点在何处?额头;喉咙;脚踝

    见性眼可识别以下何物?羽露;笑穴;黑藻

    ……

    莫羽非看了一阵,除知第一题外,其余几乎不知所云,好在皆是选择题,便凭感觉草草作选。

    随后又有正误判断,选择填空与附加题。

    其它题还好办,至少可写上两笔,以免白卷难看,然一看附加题,他却有些发懵。

    只见第一题道:请简述分身术在应敌时的利与弊。

    “啊,分身术!”他心觉有趣,便琢磨如何作答,却忽见斜对面一绿衣弟子正奋笔疾书,且其一鼓作气,竟不停笔,顷刻间,只见其答卷推移,竟已写了数十行。他看了不觉暗惊:“就一简答题,竟有如此多话?”然他一想,却只提笔道:“利,以多敌少,气势惊人;弊,多不敌少,颜面何存?”

    又看第二题:“请问:假设你的同伴被困‘旋转石阵’,你将如何在一刻之内将之救出?(至少列举三项危险以及应对之策)”

    莫羽非不觉暗恨道:“若不是那条附加要求,那多简单!便是‘除去障碍,灭掉敌人,再携之飞出!’”可一想自己其实并不清楚何为旋转石阵,最终便一字未写。

    又见最后一题道:“为何选择鸿鹄仙院?”

    他一看此题,不觉心中剧震,心想:“我选鸿鹄,既是完成父母遗愿,也是要报血海深仇!”然却知不可如此作答,想了想,便只写了两字:“使命!”

    写完后,忽觉心情很是沉重,便早早交了卷,出了清桂堂。

    刚走出几步,却忽听身后有人道:“喂,这位兄台!”

    他转身一看,只见正是刚才那绿衣弟子。

    “你答题速度可在我之上啊!”那弟子上前道。

    “可我却没写什么。”他淡淡一笑。

    “怎么,难道要简洁才好?”那弟子惊道,“可我听说答得详尽才好啊!”

    “咳,尽力便是了!”他这话也是安慰自己。

    说话间,莫羽非遂知那弟子名叫范庠,乃是一中级仙院的特优生。

    只听其笑道:“我这次可是充分准备,超常发挥,刚才写来只觉行云流水,酣畅淋漓!但有一题,我却拿捏不准,便是‘鸿鹄禁林’那道。”

    莫羽非忽停步道:“禁林?那是什么?”

    “咳,就是鸿鹄豢养神兽的地方啊!”

    “不好!你刚才看到‘禁林’二字没?”莫羽非说时,拉起范庠便往回走。

    “怎么了?”范庠还莫名其妙。

    “前方应该就是禁林!还不快走!”

    原来范庠只顾滔滔不绝,却忘了周围情况,莫羽非虽刚才看到一木牌,上书“前方禁林”几字,却未引起重视。

    两人正调头回走,却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吼叫,回头一看,只见一只带翅的高大骏马正昂首踏步而来!

    “是独角兽!”范庠惊呼道。

    “喂,小主啊,快回来!”便见一人紧追独角兽喊道。

    那独角兽忽却猛然甩尾,那人猝不及防,登时被其击中,仰面栽倒。独角兽似不解恨,便要用脚踏之。

    “小主,饶命啊!”那人满地翻滚,却不敢还击。

    “咱们快走吧!”范庠见了,只觉胆战心惊。

    “我看那人吃不住!”莫羽非急道。便此时,他却忽听身后嚓嚓声响,竟见栗果奔来。

    “角哥儿怎会跑出来了?你们还不快走,它可是个刁蛮小主!”栗果急促道。说罢,便连吹了三声尖利口哨,“禁林侍卫就快到了!”

    然莫羽非见那独角兽仍紧逼那人,便要上前相助,却忽被栗果拦住。

    “别拦我!那人危险了!”他忽将栗果拎起来道。

    “你我都不是它的对手!”栗果四肢悬空,张牙舞爪叫道。

    “你怎么知道?”

    “我在鸿鹄待了五年,自然知其厉害!”栗果尖声道。

    他便放下栗果,顺手却抓了粒石子,瞄准了独角兽的脑袋——“看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