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勇斗独角兽
    莫羽非一石击出,不偏不倚,正中那独角兽的脑袋!

    独角兽本是神兽中最为高贵一族,加之这“角哥”主人家世显赫,故任性蛮横惯了,今日却被莫羽非迎头痛击,怎不恼羞成怒?霎时间,便丢开地上那人,朝着莫羽非等袭去!

    范庠见了,撒腿便跑,那神兽忽见范庠奔逃,便追了上去,范庠回头见其追来,只吓得腿软,一不留神,便被树枝绊倒在地。 w?

    “喂,我在这儿呢!”莫羽非见独角兽欺软,便又掷了颗石子引其注意。

    那独角兽背上又中一石,不觉暴跳如雷,转眼便以前蹄吸取了数颗石子,遂向莫羽非猛掷而来!

    “快躲开!”栗果尖叫道。

    “飞沙走石!”莫羽非却拔出清湛剑,将飞激而来的石子尽数荡开。

    “喂,你是何人?竟敢在小主面前撒野!”先才那人一瘸一跛地赶了来。

    莫羽非不觉有气:“那东西不是欺负你么!我帮你,你却怨我?”

    “谁让你帮了?我滚两圈算什么,饭碗要滚了,你赔我?”这人正是为了饭碗,故把这独角兽当宝贝。

    便此时,却听范庠一声惨呼。

    莫羽非二话不说,持剑飞身而上,顷刻便骑上了独角兽!

    独角兽忽被莫羽非抓住了耳朵,登时怒不可遏,只飞身一退,便要以背撞树!

    莫羽非知其恶意,忙纵身离开,待其落地,却又稳稳落在其背上。

    “臭小子,快滚下来!角哥也是你能骑的?”那饲养员急怒道。

    “它既甩我不下,我便骑得!”莫羽非说时,便用剑抵住了独角兽的脖子。独角兽不敢妄动,范庠才慌忙爬起,躲在了一株树后。

    “好,今日我劝你不听,到时有你好看!”饲养员骂骂咧咧,心哼道:“这独角兽可是白公子的坐骑,你还惹得起?”

    莫羽非正想着如何将其赶回禁林深处,却忽听栗果叫道:“侍卫来了!”

    便见五人小队御风而来。

    五人一落地,那为首之人便轻挥仙杖,给那独角兽施了个定身术。

    莫羽非见了,不觉心赞:“这法子倒妙!”随即便纵身下来。

    那为首之人环顾一看,便指着饲养员道:“这里是禁林外围,这独角兽怎会跑了出来?”

    “咳,这独角兽在园中待腻了,便想出来活动活动,小的一想,如今还没开学,不该有弟子擅来这里,便带其出来溜溜,谁知它太过活泼,竟挣脱链子了!”

    那侍卫一听,不觉脸一沉道:“笑话!是要独角兽开心,还是要师生安全?”

    “他们……不都没事儿么。”饲养员瞥了眼莫羽非,嘟囔道。

    “真出了事,你就等着惩处罢!”侍卫说着,便手一伸:“铁链给我!”

    饲养员虽不情愿,却交出了铁链,侍卫接过后,右手一扬,便将铁链套在了独角兽的脖子上,遂解了定身术,要将其带走。

    “侍卫大人,你这是要作什么啊?”饲养员惊道。

    “这神兽虽是蛮横,却也聪明。今日教训一顿,下次就不会惹事了!”

    “啊哟,这可使不得!”饲养员忙追上前去,凑近耳边道:“打狗还看主人,你可知这神兽是谁的坐骑?”

    侍卫眼一斜,“谁的?”

    “白九戎的公子白世龙!”

    “仙统教头白九戎?”

    “正是!”

    侍卫一想,忽便大声问那饲养员:“这么说来,你有办法教训它?”

    那饲养员也颇为狡猾,忙点头道:“这个自然!”

    莫羽非见了,只觉蹊跷,却见那侍卫走来道:“你们也该小心些,那边不是有块警示牌么?写着‘前方禁林’!你们就不该往这儿走!”

    “这里还不算禁林罢。”莫羽非有些冷道。

    侍卫听了,不觉有些尴尬道:“我也是教你们避开危险嘛。”

    *****

    适才范庠大叫,乃是受了惊吓,腿上也就一点儿擦伤。此时眼看第三考在即,忙和莫羽非赶往赤凤殿。栗果最是熟悉道路,便带两人前往。

    他们一路飞奔,却不敢御风而行,因为鸿鹄规矩:考生及弟子皆不得在校内随意飞行。

    半刻后,终于到了赤凤殿前,两人抬眼一看,只见台阶高耸,密集而上,赤凤殿实是巍峨雄伟,令人惊叹!

    “快去罢,愿你俩金榜题名!”栗果摇着尾巴道。

    两人便鼓足气,一路飞跑上去。

    待登完最后一阶,两人已是气喘吁吁,却忽见绿珠仙导森然而立。

    莫羽非不觉心中一紧。

    “你们这会儿才到!”绿珠仙导满眼责备。

    范庠听了,不觉脸色煞白。

    “仙导,我俩刚才遇到了独角兽……”莫羽非忽觉说来有些荒唐。

    绿珠仙导却冷笑道:“我已知道了,否则立时让你俩打道回府!”原来禁林侍卫已将此事告知。但不管什么理由,绿珠仙导都讨厌出乱子。

    “组已分好了,你俩和裴嵘一组。”绿珠仙导说罢,便转身进了殿。

    “真是冤家路窄!”莫羽非摇头道。

    进入殿中,莫羽非见考生们正自交流,便听绿珠仙导道:“诸位请在此稍等,待我进去向考官通报一声。”说罢,便推开正墙上的石门,闪身而入。

    “呵,考场在那里面!”范庠见了,不禁忐忑道。

    莫羽非环顾四周,这才见殿厅两壁上,乃是凤舞九天的壮观图景。

    “莫羽非,你总算到了!”白芩婉忽见了他,不觉甚是欣喜。裴嵘听见了,便也走来,却嘴角勾笑道:“咱们又碰上了,而且还在一组。”

    “虽在一组,却是各自发挥,没什么相干!”他冷道。

    “是么?我倒想看看你到底什么剑法,竟能逼退独角兽!”

    “你怎么知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学着收敛些,别那么张狂!”

    莫羽非听了,不觉怒火上窜,然一想考试在即,便道:“你最好弄清楚再说。”

    就在这时,忽听人“咦”了一声,众人一看,这才发觉墙上珠光熠熠。

    “哦,那些凤凰眼亮了!”有考生叫道。

    “凤凰睁眼,好兆头啊!”白芩婉欣然道。

    裴嵘一听是吉兆,便走到左面墙前,挑了颗大的珠子,伸手摘了。

    却忽有一驼背老头显身道:“这珠子摘掉便不亮了,你拿去又有何益?”

    裴嵘一愣,忽道:“你是何人?”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规矩些。”

    “你学我说话?”裴嵘不觉脸上发烫。

    老头不觉笑了,“这也值得一学?我人虽老,目光却不浅!”随即却笑道:“依你眼光,这小珠子,也瞧得上?”

    “哼,谁稀罕!”裴嵘被他说得脸上无光,便把珠子扔给了老头。

    那老头探身一接,却险些滑倒,霎时间,袋中的珠子洒落一地。

    “哎,这可糟了!”那老头一面嚷,一面满地搜寻。

    裴嵘见事不妙,忙推开人群,抽身而去。

    莫羽非斜了眼裴嵘,心骂其嚣张,又见那老头可怜,便忙帮其寻找。不少考生也都四处搜寻。

    就在这时,只听石门一响,便见绿珠仙导走出道:“什么事情?这样乱纷纷的?”

    却听那老头道:“这赤凤殿的凤凰要点亮了才好,要不后天怎么迎接新弟子呢?”

    绿珠仙导便笑道:“是,您老想得周道!叶仙教,快请入座罢,就等您了。”

    “好,我这就来!”叶仙教便谢过众考生,向那石门走去。

    众弟子见了,只惊得目瞪口呆。

    莫羽非却暗觉这老头有趣。

    然裴嵘却又悔又气,他万没想到这驼背竟是本场考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