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仙院三试
    进入石门后,里面是个开敞明亮的比武场,场中立着块一人高的青纹测试碑。()石碑后坐着三位考官,莫羽非一看,只见左边便是刚才那老者,居中是位端庄娴雅的中年女子,右边则是位高大严肃的中年男子。再看那桌签介绍:分别便是“仙教:叶震宣”,“掌院仙博:玉玄子”以及“仙博:卓有功”。

    这鸿鹄之中,最高乃是掌院仙博,其次仙博,最末则为普通仙教。

    莫羽非一见掌院仙博也在,不觉有些紧张,便想:“我那笔试不占优势,这场必须全力以赴了!”

    便听绿珠仙导指着测试碑道:“此乃‘甄别石’,专用于鉴别仙力品级。”

    三人遂按考号依次检测。

    裴嵘率先上前,神色却不大自在,便因刚才得罪了叶仙教,此时仍觉难堪。他站在甄别石前,定了定神,随后便运气推掌,只见手掌到处,甄别石骤亮——

    “裴嵘,绿品四级!”卓仙博声音雄浑道。

    裴嵘见甄别石上确实只有绿光不甚明亮,不觉摇头一叹,这不是他的最佳水平。

    “范庠,绿品二级!”范庠太过紧张,气息便有些滞涩。不过总算达到基本要求。

    莫羽非上场时,只觉心中怦然,他从未经历过任何测试,虽听揭疤大师做过初步评判,但万一有误……他不敢多想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遂静下心来,专注运气并使之灌于右掌,随后发掌推力,击于石上!却听“砰”的一声,甄别石顿时震颤不已。

    “喂,这位考生,此甄别石是用于测试仙气的,不是测你武功!你一掌打在上面,不嫌疼啊?”卓有功满脸责备道。

    绿珠仙导在旁监察,不觉秀眉一蹙,道:“禀考官,这石上已留下个烧焦的掌印!”

    “哦?在哪?”卓有功忙起身察看。一看时,果见测试碑上留了个褐色手印。

    “你用了焦雷掌?”卓有功指着甄别石,喝问墨羽非。

    墨羽非怔了怔,低声道:“弟子没有。”

    “分明便是,还想抵赖!”卓有功不觉有怒。

    却见叶震宣也走了来,近身看了看那掌印,忽笑道:“这石头数百年来如一日,今日却生生添了道焦雷勋章。”

    卓有过见叶震宣还有心调侃,愈发不快,遂问玉玄子:“掌院仙博,这仙术生涩者,我看留不得。”

    墨羽非听了,不觉心中一沉。

    “仙术生涩?何以见得?”叶震宣摸着胡须,微笑道。

    “仙气薄弱,徒有武功,还需多问?”卓有功冷道。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气若虚,可见仙气过于浑厚,也会呈现‘薄弱’之象啊。”叶震宣缓缓道。

    卓有功听其一说,不禁无言以对,且他心知叶震宣养气功夫极深,若论仙气,他未必是其对手,因此转问玉玄子:“掌院仙博,您怎么说?”

    却听玉玄子道:“这位考生,你再测一次。”

    “这?”卓有功听此安排,无疑吃了一记闷拳,却又不便吭声。

    莫羽非听了,却如获至宝,忙又运掌击石。这一回,他出掌缓了些,掌中仙气便也柔和下来,他只怕又遇什么“焦雷掌”。

    顷刻间,他掌间热气蒸腾,无声无息。

    卓有功不觉越凑越近,想看出点儿内容来。

    忽然间,白光一闪,晃得卓有功眼花!卓有功猛然一退,喊道:“耍的什么花招!”

    “清楚了,他是绿品一级。”玉玄子忽然冷静道。

    卓有功不觉一愕,“您看出来了?”

    掌院仙博便点头道:“白光虽是耀眼,内中却蕴有绿红色。”

    叶仙教不觉笑道:“小子,你何必使用障眼法呢?”

    “等等!”卓有功忽却起了疑,忙回到座位,低声对玉玄子道:“掌院仙博,您难道不觉奇怪么?

    玉玄子不觉一笑道:“你是奇怪,他仙力低微,为何却能爆发出这等高品级的光亮?”她见卓有功点头,便道:“这个,我们之后再说。”

    叶震宣却凝视着莫羽非,深思道:“他这情况,似跟体元有关……难道是电体元?!”想到这儿,不觉心头一颤。其实叶震宣最是爱惜人才,然电体元这种特异禀赋,却让他心情颇为复杂。

    莫羽非一听是绿品,稍觉释然,裴嵘却讥道:“你这水平,在中阶仙校倒还有点儿优势!”

    “你我都是绿品,你又何必得意?”莫羽非不觉还击道。

    其实仙力到达绿品后,每上升一级,难度都会加大,然裴嵘却不好争辩这细节。

    体元测试既毕,绿珠仙导便移开了甄别石,宣布技能展示。

    莫羽非一想要使出玉磬剑法,不觉心头一振。

    便听绿珠仙导道:“这一场,可任选先后,你们谁先来?”

    三人听了,不觉互相一望。

    “我先来!”范庠忽主动道。他便想以此博取考官好感,以弥补自己仙力不足。

    “好!”叶仙教不觉点头道。

    范庠走向场中,站定后,先对考官们抱拳躬身行礼,又对绿珠仙导略施了礼,这才取出看家宝贝笔架叉,遂迈开步伐,旋身舞叉,便见架、扫、劈、拉,环环相扣,叉端更是绿光荧荧,便有冷波源源荡出,令观者心神俱震!

    “这小子功夫过硬!”叶仙教微笑道。

    范庠见叶仙教赞许,一时心喜,便又使出一险招,欲锦上添花,谁知这一招却击在了自己腿上,他不觉“哎唷”一声,跌倒在地。

    三位考官都是一惊。

    原来他一时激动,竟忘了自己腿上有伤,这招“醉翁反击”本是他的拿手好戏,此招看似以棍击己,实则巧点穴位,激发内力,以使仙力倍增。只不巧他刚才受了伤,这一棍下去,早已痛得木了。

    “快叫仙医来!”掌院仙博道。绿珠仙导随即领命而去。

    “你这是什么招式,竟把自己伤了?”叶仙教不解道。

    “叶仙教,我是点到了伤处。”

    “哦?原是带伤应考,那倒不易。”叶仙教点头道。

    “你可是刚才与独角兽斗过?”玉玄子忽问。

    范庠不觉脸一红道:“弟子可不敢。那独角兽着实厉害,刚才若非莫兄搭救,我怕是麻烦了。”

    莫羽非忽见众考官均向自己投来目光,不免有些紧张,忙道:“我,我也是勉强将其制住。”

    叶仙教却笑道:“好,好,你来展示一下!”

    莫羽非便也抱拳礼敬三位考官后,遂在旁边兵器架上取了根木棍,代替清湛剑。他一想自己万一仙力把握不住,失手可是不敬。

    木棍在手,心中却是玉磬剑诀。

    仙气到时,木棍竟也有了生机。

    便见“天光云影”——“流水淙淙”——“长啸幽篁”——“飞瀑如练”……

    三位考官见其招式潇洒凌厉,且每招之间更还呼出幻境来,不觉暗奇。

    然最后一招“飞波走浪”时,他脑中却忽然闪过那日与断刃犬恶斗的情形,刹那间,他只觉心如刀绞,腹中仙气顿时横逆而行!那仙气忽然传至棍端,转眼便化为汹涌的水浪,他一时收手不及,便见水浪朝着三位考官涌去。

    “大胆!”卓有功忽见雪浪涌来,不禁挥掌止住,然却大为恼怒。

    莫羽非慌忙收棍敛气道:“各位考官,我适才失手,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喂,小子,你刚才可是用此剑法击退独角兽的?”那叶仙教却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笑道。

    莫羽非却脸上一热,心觉歉疚。

    “你若进了鸿鹄,我两倒可切磋一番啊。”叶仙教呵呵道。

    “叶震宣,你这成何体统!”卓有功不觉有气。

    叶震宣却也不理,忽对裴嵘道:“该你了。”

    “哦,”裴嵘一怔,似还没回过神来。他不料莫羽非那剑法竟这般诡谲,心中不觉有些怯意。其实他自小就师从名师,所学的“天衢剑法”也颇有独到之处,只是心中不快,发挥起来,便总觉不畅。

    叶震宣偏是心直口快,见其顾虑,便忍不住道:“你仙气滞涩,一看便是胸中有阻,何不抛开杂念,尽情发挥?”然莫羽非那剑法,却已深入其心,他虽竭力抛开不想,心中却已短了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