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飞星坊突变
    仙试结束,莫羽非走出赤凤殿,不觉长舒了口气。()一抬头,忽见白芩婉笑盈盈地跑来道:“等你半天了,一块儿走吧。”

    “不必了。”莫羽非说时,脚不停步。

    白芩婉自小受宠惯了,今日当众被拒,一张俏脸不觉火辣辣的,但一想那日确是熊不言欺人太甚,她便觉对不住莫羽非,因此忍住委屈道:“莫少侠,难道给个赔罪的机会也不行么?”

    莫羽非听了,不觉停下脚步。

    白芩婉便一步上前,拉了莫羽非的胳膊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跟我们一道去飞星坊吧,那里笔墨用具,一应俱全,随你挑!”

    眼下莫羽非虽不知考试结果如何,但心底还是抱有希望,心想万一上榜有名,那文具还是事先准备为妙。且他也知道,白九戎重权在握、地位不凡,与其和他闹僵,不如见机行事。

    白芩婉见他答应了,不觉暗自欢喜,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不多时,两人便走过仙莱桥,到达河岸。那些迎接考生的家长还未散尽,便见白九戎负手而立,旁边的熊不言也等得焦灼。

    白九戎见莫羽非和女儿同来,便笑问两人考得如何。

    只见白芩婉笑道:“我若考上了,爹可别忘了之前的许诺!”白九戎之前确实说过,一旦考上,便赠她个聚气手环。

    “这个自然,”白九戎一笑,又转向莫羽非道:“莫少侠定然很有把握吧。”

    莫羽非一想刚才那招“飞波走浪”,不觉脸上一热,“在下若能入选,自是幸事,至于结果,却没多想。”

    “莫少侠谦虚了,老夫看来,少侠不仅胸怀宽广、不计前嫌,胆识也是过人啊。”

    一旁的熊不言听了,却心中冷笑道:“这小子凭着侥幸,便想跻身鸿鹄,真是痴心妄想!”

    白芩婉见熊不言神色不善,忙岔开道:“爹,咱们这便出发吧。”

    “那么,莫少侠可愿同去?”白九戎满眼笑意。

    白芩婉深情地望了莫羽非一眼,笑道:“当然了。”

    熊不言见了,越觉气闷,无奈一腔怒火却无处可发。

    于是四人便一同朝飞星坊而去。

    那飞星坊离鸿鹄仙院不远,其间大小街巷,纵横密布。其所售仙品种类繁多,价格适中,仙院师生所需的物品更是齐备。

    沿河而行,还有不少考生和家人有说有笑,朝飞星坊而去。

    不多时,莫羽非便见一青灰匾牌,上书“飞星坊”三字,集市中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进去后,他们立时被左边一家店铺吸引了。那店前已围着不少人,只见一身着银衫的清秀男子,正手持一把靛蓝木梳,梳理着他那齐腰长发,旁边一娇俏女子则口齿伶俐道:“孔雀魔梳,由原产自蝶岛的孔雀木精制而成,用其梳理头发,不仅可使秀发幻变各种色泽,而且还可增强发之仙力,只需轻轻梳头,便可一举两得!”

    那女子说时,那银衫男子便在一旁演示,众人果见他那一头长发由黑变紫,又由紫变蓝,且还伸展自如,竟能随意抓起货架上的其它发梳。

    莫羽非等自是好奇,便听白九戎道:“这男子仙力能及发梢,可见功力不弱。”

    莫羽非一看那店名,不觉一笑:“墨叔的魔梳”,那店中琳琅满目,全是魔梳。

    “好啦,咱们去瞧瞧别的。”白芩婉拉着他道。

    莫羽非正要走,却忽觉那长发男子眼光如电,斜扫过来!他不觉一惊。

    “快点儿,前面还有好的呢。”白芩婉催道。

    四人一路走着,不时有人递来宣传单,白芩婉一看,便笑道:“这个好,睡着了还可以修练,毫不费事!”

    白九戎拿过一看,便嗤鼻道:“这也信得!”

    莫羽非看时,只见那纸签上写着:“凌波微步,仙力暗增,尽在冰丝凌波袜!”再看价格:十九铜贝珠。他的心忽“咯噔”一跳,眼下倾尽他袋中所有,只够买双袜子!

    “爹,就算不管用,看看也无妨嘛。那店就在前方不远处!”白芩婉边走边说。

    “老爷,我家小店东西与众不同,包您满意!小店就在前方往左,很快就到!”发传单的伙计躬身低头道。

    白九戎瞥了那人一眼,却忽见其左耳上戴有两颗暗蓝耳钉,不觉一奇,似是在哪见过?对了,刚才魔梳店的男子也戴着这耳钉。白九戎总觉有些蹊跷。

    “芩婉,咱们改日再去。”白九戎冷静道。

    “爹,你看,就在前面!”白芩婉指道。

    白九戎不便明言,便快步上前,想拉住女儿。

    “当——心——!”莫羽非忽然大叫道。

    白九戎猛然回头,只见两枚蓝钉直袭而来,他忙使出玄铁掌,一阵黑气顿时卷走了两枚耳钉。然他再一看,却不知哪里忽然窜出十来人,竟将他们四人团团围住!一看那些人穿着打扮,皆是杂役伙计,为首者正是刚才那魔梳店的长发男子。他装作发单伙计,便是为了接近莫羽非一行。

    “放开我!”莫羽非被人扼住喉咙,竭力挣扎,却使不出劲来。

    “放肆!敢在我白九戎面前撒野,还不快放了他!”白九戎暴怒道。

    “白九戎也好,黑九戎也罢,我都不管,这小子我要定了!”那长发男子道。

    “哼,青轩闹市中,胆敢威胁仙统教头,我看你们是活腻了!”白九戎说时,却暗中担心白芩婉。

    那长发男子却轻抚头发道:“既是仙统教头,便该有些底气,又何苦借闹市壮胆呢?若如此,恐怕您要失望了。”

    白九戎一看,刚才还熙熙攘攘的街巷果然已寂静无人。

    “说罢,你们到底想要什么?”白九戎问时,心下却急思对策。

    “白老爷,别费神了,这小子留下便是负担,您又何必呢?”

    “我白某的决定,无需他人多言!”白九戎说时,已给熊不言递了眼色,让他保护白芩婉。熊不言当即会意。

    那长发男子却也发出暗号,那些待命之人立时联手发力,攻向白九戎!

    莫羽非被人制住,只觉快要窒息,危急中,忽将仙气灌于纸签中,遂朝勒住自己的手腕上用力一割!那人吃痛惨叫,手腕顿时松开,莫羽非忙反肘一拐,将其击开!

    然他刚一逃脱,却忽见数枚蓝色耳钉激射而来,他腾身而起,却已使出“雪浪千寻”,那幻化的仙术立时将暗器尽数挡去!

    “探幽电爪!”那长发男子忽一甩长发,陡伸两爪,只见其指甲突长,爪间电光流窜。

    “莫羽非,小心!”白九戎急呼时,掌中黑气已陡变玄龙,直袭那男子头颈。

    那男子原是要扑向莫羽非,忽听得身后呼啸,转身便爪向白九戎。

    “爹!”白芩婉忽见父亲惨遭电爪,不觉惊呼。

    那长发男子一见得势,眼中不觉闪过一丝冷笑,转瞬间却长发飞扬,带起一阵阴风。

    莫羽非顿觉冷风割脸,双眼刺痛!一时睁不开眼。

    “芩婉,快闭眼!”白九戎虽中了一爪,却犹在阴风中还击团团围上的凶徒。

    “啊!”忽然间,一声惨叫,阴风骤歇。

    莫羽非睁眼一看,却见一抹暗蓝长发断落地上。那长发男子受此挫伤,又急又痛,惊惶中,电光忽灭,率了众人隐形消失。

    白九戎一见白芩婉等人无事,方才松了口气,这才忽觉右肩疼痛难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