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电之感应
    白九戎等正自惊愕,却忽见一白衣男子飘然落下。()只见其衣着俊雅,风姿不凡,然眼神中却有一种邪气。

    白九戎忽觉心头一颤。

    “白仙统,看来我是迟了一步。”他刚一开口,莫羽非便觉一股强波袭来,耳中竟嗡嗡作痛,那声音虽有磁性,却如魔音。

    “你是何人?”白九戎警惕道。

    “在下柳玉影,幸会白仙统。”柳玉影说时,微微一揖。便在这短短两句间,白九戎已觉出其仙气雄厚,气息内敛,显是修为精湛者。而莫羽非等小辈听了,只觉头脑发胀,耳中嗡鸣。

    “仙城中隐姓埋名的高手不少,看来阁下便是其中之一。”白九戎说时,心想:“这人年纪轻轻,仙力却不在我之下,只不知其什么来路?”

    忽见柳玉影递过一黑瓷瓶道:“白仙统,这是蝶岛火树膏,疗伤效果不错。”

    白九戎不觉皱眉:“我已身中电爪,这膏药又有何用?”

    柳玉影却笑道:“让你徒儿看看,你那伤口可有紫血?”

    熊不言见说,忙上前一看,道:“师父,伤口血迹殷红,不像有毒。”

    “那些冒充电爪的雕虫小技,白仙统不该识别不出啊。”柳玉影微微一笑。

    白九戎听了,不觉有些难堪。一想近日因与电帮结怨,且刚才又担心女儿安危,故才心惧在先,疏于判断。

    柳玉影见白九戎愁眉紧锁,并不接药,便笑道:“白仙统有所防范,也是常情。”说罢,便收回了药膏。

    莫羽非的目光不觉落在了柳玉影的手上,只见那手如纤纤玉竹,修长有力,指甲亦莹润秀美,不同凡俗,唯其甲端却齐整如刀,暗藏杀机。

    忽听柳玉影道:“白仙统,恕在下直言,在下今日前来,便是为了这位小兄弟。”说时,便把眼光投向了莫羽非。

    莫羽非被他目光一激,不觉心中打了个突。

    “你想如何?”白九戎脸色一沉,冷道。

    “在下想带他拜访齐天岛主,”柳玉影一笑,忽近身低语道:“你我皆知,这少年身份特殊,此次齐天岛主邀他赴岛,你最好别阻拦。”

    白九戎亦冷笑道:“他一懵懂少年,怎会博得齐天岛主垂青?别以为这么一说,我便信你!”然柳玉影的眼神,已让他暗觉此事不容置疑。

    柳玉影又道:“白仙统,你此来秦阳,已两度遇袭,难道不觉奇怪?”

    “你此话何意?难道是你……”白九戎不觉心中一颤。

    “诶,在下和白仙统并无瓜葛,那些事与在下无关。不过我得提醒你,别再插手这小兄弟的事了,否则……”柳玉影意味深长道。

    莫羽非见他二人交谈甚密,便觉脱身有望,忙转身离开。

    柳玉影头也不回,却早知周围一切,因对白九戎道:“既然小兄弟已走,那在下也要告辞了。”说罢,他掌影一动,掌间便出现了一张金色卡片,“这是齐天岛金卡。”说罢,递与白九戎。

    这贵宾金卡早便美名在外,多少人梦寐以求。白九戎今日得见,自也动心。

    柳玉影见他迟疑不接,便低问道:“白仙统,你若不接此卡,那我转送冷后如何?”

    白九戎一惊:“你认得冷后?”

    “那是在下荣幸。”柳玉影淡淡一笑。

    白九戎心念急转,忽有所悟,忙接过金卡道:“这事就你我知道。”

    柳玉影点头一笑,遂闪身离去。

    此时白九戎手握金卡,却忧心忡忡:敢袭他之人,幕后指使定非等闲之辈,然却假扮电帮,显是有意转移视线,实际却是熟识之人。这一切,柳玉影似已知悉,而他刚才却偏偏提到冷后?难道这两度袭击,乃是冷后所指?想到此,他不觉脊背陡凉。

    莫羽非飞快走出小巷,见没人跟上,便展开轻功,飞身奔驰。忽然间,只觉白影一晃,有人落至眼前。

    “小兄弟,别跑了,我有话跟你说。”柳玉影落地时,云淡风轻道。

    “什么话,快说罢。”莫羽非见他仙力超群,只好停下了脚步。

    “这里不便说话,我带你去个地方。”柳玉影说罢,衣袖一拂,便有劲风袭来。

    莫羽非只觉脚下一轻,顿时整个人都被卷入劲风之中,飞速向前!转眼间,双脚落地。他睁眼一看,已到了一阁楼中。

    “这是家客栈,可以放心说话。”柳玉影坐下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莫羽非冷道。

    柳玉影看了眼莫羽非,忽诡谲一笑,“你很走运。”

    “哼,被你们牵着走运?”

    “不,我是齐天岛主派来接你的。”

    “齐天岛主是谁?他为何如此?”

    “看来你是丝毫不知岛主威名啊。”柳玉影一笑,忽右掌一挥,桌上便有了四样菜肴,于是道:“坐吧,咱们边吃边聊。”

    “不必了。”其实莫羽非早已腹空,却毫无心情与这样一个陌生人同桌吃饭。

    柳玉影饮了一口茶,却忽话锋一转道:“你确信能考上鸿鹄?”

    莫羽非眉头微蹙道:“这是我的事。”

    “你可知道,多少鸿鹄弟子,渴望获得齐天岛的进修机会,而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你却不知把握。”

    莫羽非不觉笑了,“你是让我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么?”

    “你这么想,说明你还不清楚自己的潜力。”

    “你我素不相识,难道你比我清楚?”莫羽非不觉有气。

    “你难道就没有感应么?”柳玉影说时,却忽然欺近身,抓住了莫羽非的手腕。

    刹那间,莫羽非忽觉手腕一震,便似有数道电流窜入手臂,一时间,只觉经脉颤动,整个左臂便如膨胀般,又热又麻。他心中一惊,顿时挣脱出来。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罢?”柳玉影却动了动修长的手指,微微笑道。

    “你是电帮之人?”莫羽非心中狂跳道。

    “你何必那么戒备?”柳玉影便又坐下饮茶。

    “你我绝非同路,那什么岛主盛情,我也毫无兴趣!今后你别再来找我!”莫羽非说罢,便转身而去。

    “慢着!”

    柳玉影此话一出,莫羽非忽觉耳中嗡鸣,头脑胀痛,他禁不住扶住了门框,方才站稳脚步。

    “我和你客气,你却不领情啊。”柳玉影说时,话中却又加强了一分劲力,莫羽非虽头痛欲裂,却兀自咬牙忍住。

    “我之所以叫你一声小兄弟,是因为我把你当作同类。”

    这一句传入莫羽非耳中时,竟如金玲震颤,让他心神烦乱。

    “你今日拒绝我,迟早会后悔的!”

    莫羽非听得一清二楚,却觉脑中有如铁棒相击,却仍是强忍不哼。

    “日后你再来求我,可别怪我无情!”

    “我——绝不会来求你!”莫羽非忍痛道。

    柳玉影忽收了仙气,嘴角勾笑道:“倒像条汉子。”他知道,能忍受他的“**玉音法”五成功力的人不多,莫羽非却是其中一个。他起身离去,心中忽却一动,回头看时,只见莫羽非那倔强的神情竟像多年前的自己。

    “最好认清你自己。别等到遍体鳞伤了,却来求我!”柳玉影抛下一句,遁形而去。

    门外,是浓黑的夜,刺骨的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