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白少主
    仙试结束后,裴嵘很是气闷,一想到莫羽非那令人惊异的焦雷掌,便有种被威胁的感觉,于是极想找人替自己出气。 w?这一来,便策马径向太寰府奔去。

    那太寰府毗邻鸿鹄仙院,原是一贵族宅院,现却专供鸿鹄中的富家子弟下榻。眼下这府邸主人,正是白九戎的独子白世龙,人称白少主。这白世龙不仅家世显赫,更与当朝太子交好,故即便朝中之人见之,也需礼让三分。

    裴嵘也颇识时务,早便称白世龙作哥,他这一声“哥”也不是白叫的,今日便是找哥撑腰的好时机!

    此时夜幕初降,太寰府的草场却被照得通亮,六个少年正骑着黑色飞马,分为红、蓝两队,打着飞马鞠。

    飞马鞠乃是仙称最受欢迎的马背运动,仙城少年皆已擅长此术为傲。

    此时草场上,六名少年,皆驾驭飞马,挥舞球杆,凌空追击一雪白飞球。那小球胡桃大小,在青铜球杆的逐击下,快如闪电!

    其中蓝队一少年,剑眉星目,尤为惹眼,只见他纵马追击,速度奇快,且其传球时,仙力之强,远在他人之上,刹那间,一杖猛击,便见飞球直奔对方网门,守门员虽纵马扑球,却因一线之差,失掉一球!

    “哈——”那少年大叫一声,极是兴奋。

    就在这时,忽有家丁飞跑来报,说裴嵘来见。

    少年便抛下一句:“请他过来!”遂纵马继续追击飞球。这少年便是白世龙。

    不多时,裴嵘便骑着他那棕色骏马来到草场。他见白世龙正打得起劲,便知自己来得不巧,然他心中怒气未消,哪肯调头就走?索性纵马闯入红队中,飞身夺了根球杆,便朝飞球追去!

    “好小子,竟敢和我拼球!”白世龙忽见裴嵘闯来,反倒兴头更盛。说着便挥出一杖,那杖端仙力顿将飞球卷起,眼见飞球倒旋越过几人头顶,裴嵘却调马抢来,一杖“疾风扫叶”又将飞球夺回!这电光火石间,他又一杖侧击,蓝队防守见飞球左旋而来,忙纵马扑上,谁知飞球却中途急转向右,不偏不倚,闯向球门——

    蓝队守门见飞球诡谲,忙飞身跃起,眼疾手快,一把将之擒住!然却身子一晃,险些摔下马来!他忙抱住马颈,避免跌落,不料飞球却脱了手,裴嵘见机,立马挥杖击球,一击奏效!

    “停!”白世龙自作裁判,挥手叫停。众人见状,只好收起仙术,降落地上。

    “兔崽子,你今儿够邪门啊?”白世龙半笑半怒道。也难怪,裴嵘寻常就是个二流击球手,今日却一举射门。

    裴嵘却冷哼一声,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小弟我今日遇上邪人了,能不受影响么?”

    白世龙见他火气不小,知是受了委屈,遂慢悠悠策马而来,道:“是哪路不识相的,敢招惹我裴小弟?”

    裴嵘就喜欢白世龙这点儿义气,眼见白世龙“上钩”,便故意低了头,抿嘴不说。

    白世龙见了,不觉嘻笑道:“你说的‘邪人’,该不会是你命中红颜吧?”

    “哼,红颜!”裴嵘不觉嗤笑了声,“哥,我看你倒是要小心,否则你那心尖上的红颜被人勾走了,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呢。”

    “你什么意思?”白世龙双瞳一阴,冷问。

    裴嵘只好小心道:“今日我见到冰雪驹了,那是鱼师姐的爱马吧?”

    “那又如何?”

    “可它却在一少年手中。”

    “什么?梦儿的马会在一少年手中?”白世龙皱眉道,“那绝无可能!”

    “可是,小弟已问过了,那少年却毫无避讳,直言他是鱼师姐的朋友。”裴嵘的声音愈来愈低,因为白世龙的脸已蒙上寒霜。

    “竟敢妄称梦儿的朋友,”白世龙的眼中闪过阴狠,“我看他是活腻了。”

    裴嵘听了,心底滑过一丝快意。遂又道:“不过,那小子的仙剑倒真有两下子!”

    “你见着了?”白世龙剑眉一扬。

    “他和我在一组啊。”裴嵘无奈道。

    就在这时,却忽见有人来报:“白少主,姚叔求见!”

    “叫他过来。”白世龙不耐烦道。

    旋即,便见一中年男子一瘸一跛地赶来,一见白世龙铁青着脸,便哭丧道:“少主,小的不才,无力伺候少主的坐骑,还请少主责罚!”

    这姚叔乃是白府之仆,专门负责在鸿鹄禁林照看白世龙的独角兽。

    白世龙听罢,不觉皱眉:“姚叔,你这话怎么说?”

    “少主,角哥它活泼好动,本是好事。我想近来仙院放假,这几日不过几场考试,该不会有弟子乱闯禁林,于是今日便把角哥放了出来,想让它在林中逛逛。谁知却来了两小子,角哥偶见生人,自然好奇靠近,结果其中一小子却骑在角哥背上,不依不饶,说是角哥伤人!最后、最后他竟把禁林侍卫叫了来,那侍卫先时定要责罚角哥,直到我报上您的名字,他在改变了主意,放了角哥一回,但这回,在下是免不了受罚了!”

    白世龙听罢,只急怒道:“哪个泼皮,竟敢伤我坐骑?他要作死么!”

    姚叔见状,忙道:“那小子不过一考生,初生牛犊,浑不知事!”

    裴嵘却在旁冷笑起来。

    “你笑什么?”白世龙怒道。

    “笑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白世龙却觉不解。

    “告诉你吧,姚叔说的那人正是我今日碰上的‘邪人’!”

    白世龙听罢,只觉怒火上冲:“你怎么知道?”

    “咳,这件事,同考的人都知道了。”裴嵘瘪嘴道,“这小子,还没进鸿鹄,就出了名!说不定还有人把他当英雄呢。”

    “就这么急着逞能扬名?”白世龙冷冷一笑,“他叫什么?”

    “莫——羽——非!”裴嵘一字一顿,着重道。

    “哼,我还以为有甚来头,谁知却是无名之辈。”白世龙不屑道。便因仙城皇族皆是淳于姓氏,故白世龙有此判断。

    姚叔听了,也忙附和道:“依我看,这种草民,不过逞一时之勇,然却

    未必能进鸿鹄!”

    裴嵘却摇头道:“这可不好说!”他一想莫羽非那玉磬剑法,气势非凡,竟能剑到之处,幻化万端,便有些忌惮。

    白世龙想了想,忽道:“姚叔,你不必担心,我会免你受罚。但是,谁惹了我的独角兽,便必须付出代价!”

    裴嵘听了,不觉心笑道:“莫羽非,这下你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