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独角兽之仇
    张榜这日,鸿鹄仙院外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女?sheng?小说?网 w?(w?)

    莫羽非本想尽量避开人群去看榜,但榜前却始终围着不少人。

    他牵着冰雪驹站在不远处,只觉心怦怦直跳,一心渴望被录取,却又万怕失望。

    就在这时,却听身后一男子道:“怎么,不敢去看?”

    他回头一看,却见熊不言满眼讥嘲地立在身后。

    “不就是个结果么,有什么不敢?”他淡淡道。

    熊不言却故意遥望,道:“在这儿观望也不错,刚好能看到前面几排的名字,不过可惜啊,前几排根本没有你!”

    原来那榜上姓名是按成绩高低,横向排序,最上一行,自是名列前茅者了。莫羽非不求名列前茅,却担心自己根本榜上无名。

    他眼角的余光能感到熊不言的冷笑,他想了想,便朝榜单走去。

    榜前众人叽叽喳喳,他还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却已听到不少评论。

    只听一妇人数落道:“你看,让你平日用功些,总不听!这会儿偏排在十六,好了吧?离兰香堂就差一名!咳,你说这事儿!”

    被数落的少年却涨红脸道:“不是说‘宁**头,不做凤尾’么?怎么说,我也是兰猗堂的第一嘛!”

    原来新入鸿鹄的铁代弟子共分三堂,按弟子入学成绩划分,成绩最优的便在兰香堂,之后依次为兰猗堂、兰语堂。

    莫羽非心想:“我要能在兰语堂也不错啊。”但他又暗暗担心,若榜上最后一个名字真是“莫羽非”,岂不难堪?

    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从上往下看:一个个陌生名字在眼前晃过,每过一个,紧张便加剧一分……“赫连涛!”,这名字忽然跳入眼帘,他立刻想起昨天变成章鱼的那个考生。“他考上了!”,他暗叹道。

    “喂,莫师哥,还看榜呢!”忽有个清脆声音在后笑道。

    他回头一看,原是白芩婉,只见她手捧两杯果汁,神采奕奕。

    “这下,你可正式成为我师哥了!”白芩婉笑着递给他一杯鲜红果汁。

    “我考上了?”莫羽非接过果汁,惊喜道。

    熊不言却一面喝着果汁,一面跟来道:“师妹,你认这样的人作师哥,未免太委屈了吧?”

    白芩婉却柳眉一蹙道:“有么,从今日起,我和他便是同堂弟子了,他比我大,我自然叫他师哥。”

    莫羽非听了,忙回头速看,果然——榜上有名!但不幸的是,真在最末!

    一时间,他两颊发烫,手中的果汁却凉得刺骨,他几乎不敢回头去看白芩婉的脸,那双美目只会让他更加难受。他很想一个人静静,旁边的议论声却不绝于耳。只听有人惊道:“嗬,你们看,这第一名该是皇族之人吧?”

    莫羽非听了,不觉抬头一看,便见“淳于璟”三个字。他曾听方天游说过,淳于姓氏确为皇族。

    “哇,他是不是传闻中那位最美皇子啊?”一个少女低笑道。

    “鸿鹄拼的是仙力,不是长相!”一个少年急躁道。

    “所以啊,他若真是那位,那就是仙力长相皆出众咯!”那少女越发欣喜。

    莫羽非听了,不觉心底自嘲:“同为‘第一’,却是天壤之别!”心中落寞,不觉转身离去。

    其实白芩婉早便看过榜单,她之所以在此逗留,便是想委婉说出结果,以免莫羽非难堪;谁知她买水的间隙,莫羽非却恰巧到了。

    当她看到莫羽非黯然离开时,她也不再多言,她不想伤害他的自尊。

    翌日,秋高气爽,鸿鹄岸边,熙熙攘攘。新弟子们踌躇满志,同来的家人也是喜气洋洋。

    莫羽非虽无家人陪伴,却有冰雪驹在旁,这骏马跟了他几日,愈像朋友了。走到岸边,他见仙莱桥横卧河面,气势不凡,回想前日自己驾马飞驰,不觉微微一笑。

    过了仙莱桥,鸿鹄仙院便在眼前展开。

    因时值深秋,鸿鹄仙院内,红枫正劲,艳如丹霞。莫羽非牵着那皎然若雪的骏马,缓行于彤彤枫林中,竟引来不少艳羡的目光。

    走出枫林后,便是宽阔的大道,一直通往前方城楼。

    然不知为何,周围弟子却议论纷纷。

    只听一弟子道:“你们小心点儿,万不可去招惹那白少主,否则麻烦就大了!”

    另一人却道:“奇了,他们今日怎来得如此早?像是在等谁?”

    “那人可真惨!”余众不觉摇头。

    莫羽非心觉纳闷,只管牵着冰雪驹继续前行。不多时,便到了那城楼下,他抬头一看,只见楼匾上题着“骞翮楼”三个字。正看时,却忽觉楼上有人俯瞰自己。

    他微觉诧异,一看却是裴嵘和另一锦衣少年。只见裴嵘眼含冷笑,他身旁少年却面若冰霜。这少年正是白世龙。

    莫羽非心头一动,牵马便走。

    谁知他刚一抬步,却听“嗖!”的一声,顿有金色暗器疾驰而来。

    他顺手格挡,但那冰雪驹却受惊不小,顿时嘶声长鸣。他心中有气,却想:“今日才开学,还是忍气为妙!”于是也不理会。

    谁知刚走出两步,却听背后“刷”地一声,似有人飞落,他顿觉手中缰绳一紧,似被一股劲力拖住,那冰雪驹又是一声嘶鸣。他猛然回头,只见冰雪驹的尾巴竟被一闪亮的金鞭牢牢缠住!他往后一退,让那马松缓下来,抬眼一看,只见对方眼神颇为挑衅,来者正是白世龙。

    他按住怒火道:“我与你并不认识,还请松手!”

    话音未落,金鞭便蓦然抽回,他心中一缓,却忽见那金鞭飞旋上扬,疾驰而来,堪堪便要打在他脸上!他忙挥右臂格挡,却听“啪”的一声,右臂顿时疼痛入骨,他尚未回过神来,又忽觉马身下挫,刹那间,金鞭又往他腰间袭来,他顺势一避,却不意跌下马来。

    周围学生见状,皆唏嘘不已。

    莫羽非只觉怒火上窜,一股电意迅速涌来,他的双拳禁不住开始发烫。爆发与否全在他一念之间。

    他心底一声怒吼,然理智却大声道:“此时不可!”

    便见他突然翻身而起,右手指向白世龙。他的指尖,有股意念,像利剑发出锋锐的光。

    白世龙不禁猛退两步。裴嵘心下一跳,忽然想起了那日的“焦雷掌”。

    “别自找麻烦!”莫羽非眼现寒光。

    白世龙微微一怔,转眼,却抚摸金鞭,洋洋笑道:“看来我这鞭子依然好用!”

    莫羽非强按怒火,略整衣衫,便要翻身上马,却听白世龙吐出三字:“莫——羽——非!”

    “你到底是谁?”莫羽非不觉蹙眉。

    “哼,还记得独角兽么?”白世龙说着,一条金鞭便又斜扫而来,直取莫羽非小腿。莫羽非小腿微扬,刚好避开,不料那金鞭却生生打在了冰雪驹的后腿上,那马吃痛长嘶,腿上顿生一道血痕。

    “你原是为了这个!那凶兽伤人在先,你却想怎样?”

    “这个简单,人若犯我,我必加倍奉还!”白世龙扬鞭道。

    莫羽非翻身下马,见那冰雪驹腿上有血,心中只觉对不住鱼梦,于是道:“既然如此,你冲我来便是,别对这马儿撒气!”

    “哼,若为这马,你还该再受两鞭!”

    便听“嗖”的一声,那金鞭再次袭来,这次更是朝着冰雪驹的颈部击落。

    莫羽非纵身而起,伸手便钳住了金鞭的末端。他胸中怒气翻腾,顿时便觉一股电流涌向指尖,他心知自己只要再一用力,那电流即刻便会传至鞭上,然他忽然却想:“我这内力一出,只怕又有电光闪现,若被大家误为电帮之人,可就糟了!”一想之下,只得收手。

    “哼,想断我金鞭?没那么容易!”白世龙没想莫羽非出手如此迅猛,心中一惊,不觉怒气更盛,口中说时,早已使了招“金蝉脱壳”,将那金鞭抽了出来。

    莫羽非微一分神,顿觉指上奇痛,低头一看,只见两指鲜血淋漓,不觉唬了一跳,却听裴嵘在楼上鼓掌笑道:“哥,好鞭法!”

    白世龙却鼻中一哼道:“这算什么!”

    原来白世龙的金鞭全不同于那普通软鞭,其金鞭乃由两寸长的镀金铁片所铸,铁片两侧利如刀刃,所以那金鞭一转,顿时便把莫羽非的手指割出了血。

    “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想驾驭冰雪驹?还不快把马交出来!”白世龙说着,便把金鞭往腰间一缠,遂欺身上前,直取那冰雪驹!

    莫羽非不料他竟要夺马,情急之中,忙拔剑抵御。谁知白世龙却微一冷笑,便即舒展双臂,稳在了空中。

    这“定身法”本不稀奇,然莫羽非因没未见过,不觉一怔。白世龙见他面有惊疑,不禁得意起来,心笑道:“别说冰雪驹,就是梦儿,早晚也是归我,且让我戏他一回不迟!”于是一个筋斗,凌空翻飞,便想反身去夺莫羽非手中的马鞭。

    然就在白世龙倒转之时,莫羽非却抢身上马,催马急去,他护马心切,故不愿与之多缠。白世龙一见他纵马离去,忙又放鞭袭击!莫羽非听得身后“呼呼”声响,便知金鞭袭来,忙回身挥剑卸开,同时双腿一夹,更策马急奔。

    白世龙见状,哪肯罢休,提气便追,那马因之前受伤,故不似先前那般迅捷,追出一阵,白世龙便又抛鞭去绊那马之后腿!

    此时秋阳高照,莫羽非回头一看,只见阳光下,那金鞭窜动,便如金蛇袭来,眼看就要缠住冰雪驹的后腿!

    就在这时,却忽见一条青练飞来,瞬间便将那金鞭制住了。

    大道两旁弟子不觉一片哗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