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镇院石雕
    众人见玉玄子抬手向那仙坛中心一指——便有一道蓝色仙气从她指尖飞出,顷刻注入了坛心。?女?sheng?小说?网 w?

    原来坛心处有一石盘,石盘下有一螺旋支柱,那支柱得仙气后,便托着石盘缓缓上行,直到高出坛面六尺许后,才停了下来。

    玉玄子收了仙气,神色凝重。

    “云涛坛中竟还藏有这等玄机!”莫羽非暗奇。

    片刻后,石盘打开,中心推出一石头来。

    台下弟子一片唏嘘。

    “这便是冰玉宝的缩影了。”玉玄子道。

    “怎么成这样了?”高年级的弟子惊异道。

    便听玉玄子道:“诸位知道,冰玉宝乃我上界尊宝,然因魔头偷盗之故,使之碎落于仙城,不见了踪迹。此龛中小像因感应尊宝失落之故,便失去了光泽。”

    “可恶!这魔头竟敢偷盗仙界尊宝!”莫羽非恨道。

    “哎,哪还像玉石?连普通石头都不如了。”左机叹道。

    的确,那只是块灰白石头,实在不像什么尊宝。

    铜、银两代弟子因去年见过此石头的状貌,面对眼前景象,便更为忧虑。

    前两年,这石头还有些光泽,此时却更加黯淡了。

    “诸位也看到了,由这小像变化,可见冰玉宝处境堪忧。那尊宝多丢一日,便多分险恶,故找回碎片,令其复原,便是在座诸位所负重任。但此途艰险,欲胜此任,不仅需要雄心,还需意志和胆识。我鸿鹄既是青轩第一仙院,必当以此为任,方不辱此称号!”那玉玄子养气功夫虽高,然说至激动处,亦不免面色微红。

    此时众弟子皆是热血激荡,只听玉玄子问道:“诸位可愿苦磨狠砺,锻造仙力,拯救冰玉宝?”

    “弟子愿意!”众弟子齐声高呼。

    玉玄子听得回应,不禁点头微笑,遂道:“新弟子们也愿意,这很好。你们仙力虽浅些,气势却不弱于人,实是可造之才!”

    新弟子听罢,不觉大受鼓舞,赫连涛亦振奋道:“我鸿鹄之人,就该有这胆气!”

    “不错!”莫羽非点头赞同。

    玉玄子道:“尔等身为鸿鹄弟子,自当勇敢无畏,坚守风骨。然勇气却非莽撞,故鲁莽之行,不为鸿鹄所倡。眼下那黑电妖为害青轩,散布黑沙,夺人性命,诸位毕竟仙力尚浅,故断不可意气用事,如若贸然与之相搏,后果将是难料。”

    莫羽非听罢,却心恨道:“黑电妖,你若被我碰见了,就别想再活命!”

    却听玉玄子道:“可我已从绿珠仙导处得知,我院有一名银代弟子,因与黑电妖属下相斗而受了伤。”

    众人听罢,不禁议论纷纷。

    “咳,那银代弟子多半自恃仙术高强,到处逞能!”赫连摇头道。

    “那也未必。”莫羽非淡淡道,他忽想起那日鱼梦被电帮追击的情形。他知鱼梦就是银代弟子,且她与方天游一样,行走江湖,仗义除恶,掌院仙博所说之人,或许是她。其实莫羽非所料不错,鱼梦之事,已传至掌院仙博处,玉玄子虽知其除暴安良之举,但却不许弟子再如此冒险。

    只听玉玄子道:“现下为了诸位安危,我院决定于今日起,若无本堂仙教允许,任何弟子不得离开仙院。违者当罚!”

    赫连涛听罢,不禁瞄了眼绿珠仙导,只见其凤眼之中闪过一丝冷光,不禁颤了下。

    玉玄子见众弟子议论纷纷,便道:“其实尔等父母送你们前来,一是习仙,二来也是确保你们的安危。从前日起,我便安排了三位沧龙军的甲等先锋,以紫品仙力在仙院上空铺设了隐形防御障,故黑电妖之流便难以近身。”

    “嗯,还是在院中比较安全。”白芩婉说时打了个喷嚏。

    玉玄子又微笑道:“当然,鸿鹄仙院中各种用度之物,都一应俱全,尔等不必为此担心。”

    赫连涛便对莫羽非笑说道:“留在鸿鹄正好,既可躲开那黑电妖,又可大品鸿鹄菜肴,那可谓一绝呀!”

    “就想着吃。”莫羽非摇头笑道。

    此时已是晌午,众弟子目送石像回归云涛坛后,遂散会。

    便见北面席上各仙师纷纷起身,随掌门仙博玉玄子驾云而去。

    莫羽非眼看仙博们踏云而去,心中很是羡慕,却听赫连涛在耳旁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呀,我早饿了。若迟了,那仙馔馆中的美味儿便被抢空啦。”

    “什么仙馔馆?”莫羽非被赫连涛拽着急奔。

    “自然是用饭的地方咯。”赫连涛边跑边道,“听说那仙馔馆中有道名菜,叫作‘学海泛舟’,我已垂涎两年了!”说时,两指一伸。

    “那是何菜?”莫羽非奇道。

    “那是鸿鹄有名的汤菜,据说做法甚是新鲜,似要取紫笋做鱼,玉藕刻舟,粉萝为荷,墨瓜塑人,至于那汤汁么……”赫连涛顿了顿, 缓下脚步,凑近低声道:“却是秘制——不为外人道呢!”他见莫羽非将信将疑,便拍着莫羽非的肩笑道:“诶,总之,色美香馥,滋味十足!”

    “这菜毫无肉荤,怕是中看不中吃罢。”莫羽非笑而不信。

    “咳,这你就不知了。所谓‘淡然无味天人粮’,这仙院菜肴,很少荤腥,各色菜品,多为素食。”赫连涛笑道。

    “此话当真?”莫羽非一惊。他凡尘喜好,一时怎能接受这清淡口味?

    “那当然,修仙之人,当知‘慈心于物,不伤一切物命’嘛。——不过,我还是会犯馋。”

    莫羽非不觉笑了。

    赫连涛又说:“不过你也别愁,听说鸿鹄的菜肴可是别具风味儿,且仙力越高,越能品出其中绝妙!”

    “这是为何?”莫羽非奇道。

    “你要知道,这鲜菜素果既吸取天地精华,便有天然之美味,只是寻常人却品尝不出,而修仙之人却又不同,越是到了清淡无为之境,便越是与天地气息相投,故反而喜欢那自然之味。且鸿鹄一流的仙厨,亦深谙自然之趣,其搭配烹制,几乎不着痕迹,却又将己智慧融入其间,故真正的上品,便似出水芙蓉,绝无妖娆之气,却也只有修为高深者才能领略其道啊。”

    莫羽非忽笑了起来,“赫连兄,我看论及饮食,你倒大有研究啊!”

    “不瞒你,我呢,就是嗜好美食,听说鸿鹄还有个‘斑斓食社’,我是定要报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