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伞神大典
    伞神大典,是鸿鹄弟子入学后的一个重要典礼,来自蔚蓝国的伞神将与自己选中的弟子见面,成为弟子们的护佑者。()

    为了按时参加伞神大典,莫羽非和赫连涛已离开仙医苑,前往云涛坛。

    此时朝阳初升,遥望云涛坛上,只见仙雾缭绕,鹤舞鸾飞,一派祥和。

    其时不少新弟子早到了,只见众人院服皆是一色的象牙白,衣领袖口则为铁红色,这是铁代弟子的院服特征。

    他两走上仙坛,见那朱红桌上鲜果点心,缤纷鲜美,桌上还有个铜色器物,拳头大小,透着暗光。正看时,却听有人招呼:“嘿,这边坐!”

    两人一看,原是白芩婉。过去坐下后,莫羽非细看那小铜鼎,只见其上兽雕逼真,紫光暗呈。

    “赫连兄,这是何物?”莫羽非奇道。

    “这叫古铜锁器,伞神选中你后,便会投锁其中。”赫连涛也拿起锁器,端详起来。

    “伞神?却不知是何模样?”莫羽非琢磨道。

    正想时,却听一阵喧哗,抬头看时,只见一位玉袍弟子驾云而来。只见他俊采神丰,器宇不凡,莫羽非看了,并无表情。

    “铁代弟子不是不许驾云么?”前排的左机不忿道。

    “你也不想想他是谁!”金宝冷笑道。

    “谁啊?”左机巴巴问道。

    “真不知道?”金宝反惊道。

    “哎,快说!”左机不耐烦道。

    “那是太子殿下啊!”

    左机唬了跳,不禁张大了嘴。

    金宝望着淳于璟,眼神中满是羡慕。

    左机忽回过神来,道:“所以他就可以腾云驾雾?”

    “是啊,因为他有特许令!”

    说话间,淳于璟已翩然落座,引来周围多少惊羡目光。

    “有什么了不起——”赫连涛话未说完,却把眼一眯,原是那仙橘酸溜,他牙都软了。

    莫羽非却随手抓了块胡桃,一捏,那胡桃便碎了。他想起了仙基礼的那天,嘴角忽有一丝冷笑。

    就在这时,忽见一蓝衣身影从空而来,原是掌院仙博玉玄子。

    “诸位,今日乃是我鸿鹄仙院授伞大典,说是授伞,其实正是尔等与自己的护身神首次见面。伞神因栖身伞中,御伞而降,故称授伞大典。每年今日辰时,蔚蓝国的伞神便会从空降临,选择它的保护对象,所以请诸位静候,到时莫要喧哗慌乱,只需原位恭迎即可。”

    此言一毕,坛下顿时哗然。

    “那护身伞可会砸到我么?”左机摸了摸脑袋道。

    “怎么会?那伞神慎重,岂是小儿嬉闹?”范庠回头哂道。

    莫羽非一见范庠,便想起天姥草来,不觉心中一跳。

    便听玉玄子道:“我需再次提醒诸位,那伞神选中保护对象后,便会投锁确定,尔等只需做一件事,便是用仙力开启你们桌上的古铜锁器。”

    “好叻!”赫连涛听罢,便已摩拳擦掌。

    “什么?仙力?”莫羽非却一颤,心道:“眼下我体内气息不稳,若以仙力开启,不知会不会走漏电功?”

    赫连涛却在旁兴奋道:“莫师弟,你猜我用什么招式将其打开?”

    莫羽非却无心回应,只急思对策。

    “咳,这轻巧事儿,你愁什么?”赫连涛见他不答,便扯他衣袖。

    “没什么!”他没好气道。

    “你急什么?”赫连涛不解道。

    莫羽非却想:“赫连涛若见我使出电功,还不知会怎样呢!”

    赫连涛见莫羽非神色忧急,不觉纳罕。

    就在这时,天色骤暗,众弟子连同玉玄子皆仰视苍穹,静穆中,只听空中远远传来一阵奇妙的音乐,婉转轻柔,令人心神安宁。

    莫羽非抬头一看,只见东方出现了一团物事,那物事快速移来,原是各色神伞。待各色神伞飞至上空,便四处寻游。须臾,便见不少神伞纷纷下降,悬于各自选中的锁器上方。莫羽非未见神伞来找自己,便有些着慌,看赫连涛时,只见一把春桃伞徐降而下,悬停了片刻,忽解下一枚银锁,“砰”地投入锁器中,那春桃伞随即撑开,十分华美。

    “孩儿拜见伞父伞母。”赫连涛忙拜道。

    莫羽非又见左机,金宝,范庠,还有白芩婉各都纷纷拜见护身神,然自己跟前却空空如也,不觉愈发慌神。加之眼见各弟子皆是轻巧点开那锁器,他却不知如何解锁方可不露破绽?

    正是满心焦急时,却听空中一声呼啸,他心头一亮,暗道:“伞来了!”抬头望去,果见一把金伞疾驰而来!只见其:金晃晃如蛟龙摆尾,黄灿灿似宝剑当空!

    莫羽非不觉舒了口气,心道:“好事多磨,好在终是把俊伞!”

    正看时,却见其飞至右方便缓了下来,倏忽之间,却见那淳于璟忽站起身来,恭敬地对着那金伞行了大礼。

    莫羽非不觉心惊道:“原来是他的伞?那我的呢?”想时,目光却不曾离开那金伞,只见其掷下一枚金锁,那锁却直冒火花,耀得莫羽非眼疼。

    他不觉痛苦地闭上双眼,却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伞撑开了。

    “呵,真是金光四射啊!”旁人纷纷赞道。

    至此时,迎得护身伞的弟子皆已拜完伞神,故伞神亦纷纷从伞中走出,与各自的伞子共聚一桌,言笑甚欢。

    “这孩子,你的伞呢?”春桃伞母见莫羽非四处张望,便问道。

    “我……”莫羽非被其一问,更觉慌神。

    “师弟,你的护身伞怎还没到?”赫连涛也奇怪道。

    “咳,他那伞父母定是要给他个惊喜,不急!不急!”春桃伞父嚼着胡桃仁道。

    “瞎说!定时便该来的。”春桃伞母压低声音道。

    莫羽非字字听得清楚,心中不觉一凉。就在这时,却觉身子一晃,似坐不稳,却听范庠道:“怎的晃起来了?”

    莫羽非正纳闷间,却听“轰”的一声,左边地面竟裂开条大缝,一条黑乎乎的棒子跳了上来。

    莫羽非唬了跳,只觉腥臭扑鼻。

    “快,我的儿,快帮我们擦擦!”那棒子对莫羽非急道。

    “哟,这是什么?”周围几个弟子捂鼻围拢道。

    莫羽非虽是惊窘,却也不及多想,忙俯身拾起,这才看清原是把伞。他一见左右也无别物可用,便要以袖代布,拭那伞上黑浆。

    赫连涛本想帮忙,却觉腥臭扑鼻,更被春桃伞父一把拉住道:“那黑浆恐是黑藻汁!”他不觉一愣。

    “莫羽非,你这是什么?”便见左机拨开围观弟子,瞪大眼奇道。

    “护身伞啊。”莫羽非有些窘道。

    “莫羽非,给!”忽有个声音爽快道。

    他抬头一看,却见白芩婉递来一张梨黄手绢。

    “哦,不必了,”莫羽非心头一热,“多谢了。”

    白芩婉又走近些,然那腥气着实逼人,她也不免皱了眉,却仍是笑道:“你这伞也真是稀奇!”

    莫羽非尴尬一笑。

    “嘿,不就是把臭伞么?有何稀奇?”忽有人冷笑道。

    莫羽非一看,原是裴嵘走了过来。

    “闻到臭味儿,你便来了?”白芩婉讥笑道。

    “芩婉,你!”裴嵘瞪了眼白芩婉,不料她竟向着莫羽非。

    “喂,你伞父母正坐那儿巴望着你呢,快去!快去!”赫连涛忽从后揪住裴嵘道。

    裴嵘一看是赫连涛,心道:“这人不好惹!”遂忍气退出了人群。

    然一众围观者却叽叽喳喳,各有说法:有说这伞晦气的,有说这伞厉害的,有说这伞来路不明的,也有说莫羽非乖顺的,诸如此般,不一而足。

    范庠也挤在人群中观望,心中却暗觉不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