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青花伞神
    莫羽非将神伞用心擦了遍,那神伞方显出原貌来,原是把青花伞。?女?sheng?小说?网 w?

    伞神见伞干净了,才慢慢升至锁器上方,等待解锁。

    莫羽非一见围观者众多,不觉暗暗心惊,眼下他身体刚才恢复,他极其担心自己驾驭不了电体元,一旦运功过猛,便很有可能暴露电光。

    青花伞父见他犹豫不决,便有些烦躁:“这孩子,还等什么啊!”

    伞母却劝道:“今日咱两这样子,定是惊到他了,等他定定神。”

    “咳,我俩还不是为了赶时间,才去潜那臭湖呀。”伞父抱怨道。

    莫羽非一听两伞神为他争执起来,忙道:“伞神勿怒,晚辈这便解锁!”心中却暗祈平安。

    左机有些急了,便催道:“莫师哥,快呀!”

    “运气需心静神宁,你急什么!”白芩婉斜了左机一眼。

    “哎,我看大家散了吧,免得干扰莫师弟。”赫连涛试图帮莫羽非缓解压力,谁知却迎来无数冷眼。

    青花伞父听了,却在伞中笑道:“哈哈,我青花神的伞子,何惧人多?”

    “好了,别影响他!”青花伞母低斥道。

    春桃伞父见了,忽低语道:“你不觉这小子有些蹊跷?”

    春桃伞母不觉一怔。

    此时莫羽非已觉丹田温暖,便有气流源源不断,灌至四肢百骸,霎时间,只觉胸口一热,仿佛有团火球在燃烧,紧接着,一股热气冲灌右手,他立时指向神伞。

    便此时,忽见一人手持鹤氅飘然而至,披在了莫羽非身上;又听“咚”的一声,青花伞的瓷锁落入锁器之中,青花伞陡然撑开!青花二神顿时闪身出现,然莫羽非却觉胸口一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众人顿时一片惊骇。

    青花伞母一声惊呼,忙将莫羽非一把扶住。却听那来者道:“二位伞神,在下乃鸿鹄女医殷姑,这孩子身体略才恢复,不可太过劳神。”殷姑本是来送鹤氅,却巧妙地掩护了莫羽非。

    莫羽非不觉暗中感激:“多亏了殷姑,否则刚才便暴露了!”

    原来他解锁的一瞬,仙气游走,全身震颤,只觉电光将闪,幸而鹤氅飘来,方才挡住。

    青花伞母却担心道:“这孩子怎么了?”

    “恐是中了毒,好在病情暂无大碍。”殷姑答道。

    “什么?”青花伞母脸色骤变。

    “伞母,你别急。我已好多了。”莫羽非安慰道。

    “你这也叫好多了?”伞母化掉了地上血迹,眼泪汪汪的。

    “羽非的病症有些奇特,不过,这事我已禀报给掌院仙博了。”殷姑道。

    正说着,玉玄子已走了来,说有事与青花伞神商量。众人便渐都散了。

    玉玄子因见莫羽非脸色憔悴,便派四名鹤卫衔了飞毯将其送往仙舍,伞神典礼则交给仙博卓有功继续主持。

    *******

    这已是莫羽非二度坐上飞毯,尽管飞毯疾驰,他心中却毫无快意可言。他正心烦自己为何总是状况连连,以致开学之初便频受“优待”。

    四名鹤卫倒因其身披老鹤风帽,便以为他来头不小,故一路十分小心,万怕颠簸了他。

    那飞毯穿云过雾,掠楼越阁,不多时,便飞至一僻静处,缓降下来。莫羽非掀起风帽,抬眼一看,只见翠竹幽幽,满目浓绿,心中顿觉怡然。

    正看时,忽听一黑顶鹤卫道:“仙弟子,请随我们来罢。”

    莫羽非微微一怔,便见四鹤列了纵队,细脚伶仃地步入竹林。那林地满是青苔,然四只鹤卫却在青石路上走得安稳。那青石路弯弯曲曲,四鹤扭扭摆摆,莫羽非不觉好笑,他自己却大踏步地迈入林地。

    然他刚一踏入,却觉脚下松软,像是踩在了软泥之上,不觉一惊。抬眼一看四鹤,仍是迈着细步,匆匆向前,他一想自己竟跟不上这小小鹤鸟,不觉有些惭愧,于是提气追去,心想鹤们能跑多快?

    可他步子一快,却越觉脚下粘软,似踩着稀泥一般,低头看时,只见青泥微动,心想:掌院仙博的住处怎会有泥淖?他心中奇怪,脚步却不停,

    可一追之下,才觉自己越陷越深。鹤卫回头看时,竟见他已泥深过膝了。

    “快拉他出来!”为首鹤卫命道。

    此令一出,四鹤立时调头朝莫羽非飞去。

    莫羽非忽见鹤卫飞来,见其个个嘴长爪利,不觉唬了跳。心想:“它们如何救我?”

    四鹤赶来后,尽都落脚青石路上,并不碰那青泥。只听为首那鹤对其它三鹤道:“这弟子已陷得深了,我先试试仙诀,看能否救他出来。”

    莫羽非见其双眼一闭,嘴壳微动,用起了仙诀。那三鹤便盯着莫羽非的双腿,看他能否抽身出来。莫羽非试着挪脚,却效果甚微。

    就在这时,只听身后一声音清亮道:“你若这般念诀,只怕他要生根了!”

    四鹤一惊,忙扑翅拜倒。原是玉玄子已到,随之而来的,还有青花二伞神。

    “鹤清,我命你为护卫之首,这弟子既进了竹林,你怎不告知他须走在青石路上,方不至坠落青泥潭?”玉玄子质问道。

    鹤清听罢,忙跪地道:“禀仙博,我曾告之跟随身后,不料他却没走在青石路上!”

    “羽非,你怎落到泥潭里了?”青花伞母见状,便要去拉他。

    “不急,我自有办法。”玉玄子说罢,便催动仙气,随之便见两道蓝光纵入泥潭,泥潭化作硬土,莫羽非又如履平地了。

    “多谢沈仙博!”莫羽非忽然恢复自如,确是快事。

    “你怎如此随性啊?”青花伞母急道。

    “也怨他不得,”玉玄子笑道,“此地并非寻常竹林,若无些修仙功底,稍微踏上泥地,便要陷落其中。”

    “可羽非既能考入鸿鹄,仙术不该差啊!”青花伞母奇道。

    玉玄子不觉一笑道:“这不假,但这青泥潭所验的并非普通仙术,而是深层的内力修为。”

    青花伞父便对莫羽非道:“小子,好好练罢,这可是要日积月累的!”

    莫羽非忙点头称是。

    四只仙鹤便在前引路,莫羽非便跟着玉玄子及二位伞神,沿青石路往仙室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