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水纹木台
    须臾,一行人便到了一座雅舍前。(w?)()那匾上有三个字——碧波舟。

    莫羽非心道:“这屋名倒新鲜。”

    原来玉玄子这庐舍乃建在一潭碧泥之上,此屋极考修仙者的养气功夫,若修炼不够,此屋便会摇摇晃晃,如舟颠簸。

    “请罢。”玉玄子微笑道。

    一进门,便有一展屏风,几人随玉玄子绕过屏风,来到一间静室。

    “二位请坐。”玉玄子让伞神坐在了近窗位上,又命一小鹤前来奉了翠仙茶。

    莫羽非环顾四周,便见东面有一椭圆木台,其上水纹淡蓝,涟漪不断。莫羽非不觉大为好奇。

    只听玉玄子道:“这是我平日打坐的木台,此木乃上古仙木,名唤水纹杉,此木养人,人亦可养木,你在这木台上修炼一个时辰,便可将气息调正,经脉打通。”

    “沈仙博,您让我在这木台上练气?”莫羽非见那木台奇异,又是仙博的尊位,自然不敢造次。

    “你无需顾虑,去罢。”玉玄子微笑道。

    “是。”莫羽非这才脱下风帽,往台上一坐。

    “哎哟!”不待他坐稳,便被抛了下来。

    玉玄子笑而不语,青花二伞神却是一惊。

    莫羽非惊讶间又有些难堪,那水波不就是些奇异的木纹么,怎就把他推开了?他心中不服,又是一试。

    这一次,他定下心神,竭力沉下气息,以之对抗那一圈圈荡漾开的水纹,他无需凝视,却能感知水纹渐渐变缓,似乎在接受他。

    “很好,你找到了与水纹共鸣的方法,可见你的气息调整很快。”玉玄子评道。

    莫羽非听着,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他知道,他只要稍微分神,那水纹便会异动。

    “掌院仙博,羽非体内的毒,可能化解?”青花伞母急道。

    “这还要看他自己。”

    莫羽非听了,更是潜心应对。

    第一波水纹逐渐消失,第二波水纹荡漾开来。这一次,奇冷无比!莫羽非本想忍住,然因浑身刺激太过,他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

    “怎么了?”青花伞神同时惊问。

    “太、太冷了!”莫羽非牙齿打颤道。

    “这是水纹第二境,以奇寒锻造你经脉的强劲度,你若耐不住,便歇歇。”玉玄子在旁悠然坐下道。

    “掌院仙博,您这法子,会不会……伤着羽非啊?”青花伞母担心道。

    玉玄子摇了摇头,道:“电体元十分强劲,其威力远超常人。羽非若不今早学会驾驭自身体元,迟早会反受其害!”

    青花伞父听了,默然点头,青花伞母虽是心忧,却只好忍住不语。

    莫羽非盯着那层层激荡的水纹,一狠心,又坐了上去。

    他盘腿而坐,却如坐针毡。他紧拧的眉头似乎都能透出寒气!

    “一、二、三……”他拼命数着,以极强的意志对抗着冰水刺骨。

    渐渐地,莫羽非的脸色变得惨白,又由惨白变得青灰,他浑身上下覆上了一层严霜。

    玉玄子站起身,神情甚是严肃。她知道,莫羽非是在以全副仙气抵抗寒冷。

    周围的一切都已消失,莫羽非只有一个感受,那便是自身的仙气不断涌出,却迅速被寒气冻结了。冻结的仙气变得毫无生气,像败絮般胡乱游走。这是很危险的,所以玉玄子站起身,以防不测。

    莫羽非知道,如果此时放弃,那便意味着他第二层练气失败。失败了,他便无法驾驭自己的体元,也就无法彻底清除体内的毒液。

    “敌强我越强,才能克敌制胜!”

    千钧一发之际,他忽然改变了运气方式,以最快速度激发体内仙气,使之吸收了寒气并迅速转化为温热气体,随着温热仙气的增多,寒气便失去了威胁,最终,寒气纷纷被转,以致无法入侵他的肌体!

    “嚓!”严霜消融,他的肤色恢复如初。

    玉玄子微笑点头,莫羽非通过了第二关。

    “羽非!”青花伞母见莫羽非突破成功,不禁眼眶一红,她知道他的不易。

    小鹤忙奉了姜润茶,让莫羽非舒缓舒缓。

    莫羽非饮了茶,顿觉精神百倍,遂问玉玄子:“掌院仙博,这木台共有多少修炼层次啊?”

    玉玄子不觉笑了:“所谓学无止境,这一点,并无答案。不过,你若突破了前七层次,你的电体便可达到中阶水平。”

    “前七层次?”莫羽非眼神一亮。

    “不错。不过,从这第三层次起,为师便要教你心法了。”

    莫羽非感激地点了点头。

    便听玉玄子道:“‘凝霜心法’,虽只四言,却需要你潜心领悟。”

    “是。”莫羽非恭谨道。

    玉玄子口念心诀,后又逐句解释了一遍。

    莫羽非福至心灵,且听且想,随后又将之与揭疤大师所传心诀互相印证,遂悟出了要义。

    须臾,他再度凝神,盘腿坐好。

    当第三波水纹袭来时,竟是一圈圈滚热的水纹。

    “仙气冷凝,以御外境!”玉玄子呵道。

    莫羽非立时冷却仙气,将之外推,“嘶——”,热气遇冷,顿即消散。

    “源源不断,捷占先机!”

    莫羽非急忙调动自身电力,将之化作充盈的仙气,不断冷凝外送,以压住层层涌现的热浪。

    只听“哧哧——”声响,水纹的滚热气息尽皆散去。

    万籁俱寂,莫羽非在黑暗中清晰地感受着自身电力运行的规律以及各处经脉的变化,他的双目逐渐开始内视,一幅奇异的内部图景在他眼前徐徐展开……

    这其间,电气十分桀骜,几次险些出错,好在他稳住了心神,才化险为夷。

    渐渐地,水纹止息,终归平静。莫羽非睁开眼来。

    青花二伞神不觉长舒了口气,只见莫羽非早已鼻尖微红,面覆清霜,不过这一次,他却并不觉冷。

    这场煎熬,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不过此时,莫羽非却觉周身舒畅,气息平顺,尤其是全身筋骨,明显强壮许多。

    青花二伞神见了,心下大安,忙向玉玄子道谢。随后,玉玄子便让莫羽非再静养一个时辰,却将青花二伞神请到了另一屋。

    “其实二位不知,在下盼与二位见面已是很久了。”玉玄子道。

    青花二伞神听后,不觉面面相觑。

    “二位可知我为何要将这孩子带到此处,更以水纹木台疗之?”

    二伞神不觉皱眉。

    “以我仙医苑之医术,寻常病症自然不在话下,便是疑难之症,亦可治得一二。然昨日羽非的情况,却让殷姑为难。”

    “掌院仙博,你是说羽非的情况很严重?”青花伞母惊慌道。

    “你且莫急。依在下之见,羽非情况危急,并非疾患所致,而是另有其因。”

    “却是何因?”

    “羽非入院测试时,其掌间亮光便于常人不同。他那一掌击在测试碑上,竟留下了焦黑的手印。”玉玄子回忆道。

    青花二神不觉一怔。

    “如果羽非只是练就了单纯的‘焦雷掌’,我院自然不会予以录取。他那一掌,其实是体元外显的结果。”玉玄子平静道。

    “羽非是什么体元?”青花伞母急切道。

    “电体元。”玉玄子镇重道。

    青花二神顿时心中剧震。

    “二位伞神,伞帝既派二位指导羽非,必有其深意。还望二位以后

    对羽非多加指点。”玉玄子心下明白,眼前的青花伞神虽其貌不扬,衣着朴实,却是伞神国的一品国手。

    而青花二神得知莫羽非的潜质后,才终于知道伞帝所说的重要任务是什么。千年难遇的电体元,这将是对抗魔头的不二人选!但是,据说同类会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所以魔头也绝不会错失良才。这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到底该怎样对待莫羽非?

    最终,鸿鹄高层决定录取莫羽非,而青花伞神也决定成为莫羽非的护身伞。

    他们的决定是一场性命攸关的冒险,所以异常艰难。因为千百年来,电体元虽屈指可数,却尽皆为人忌惮。而当今仙界,最为狠戾的魔锦千丈便是电体的至高修炼者。

    这一回,青花伞父打破了沉默。

    “难怪伞帝命我们从光阴湖潜水过来,害得我两狼狈不堪!”

    青花伞母却一言不发,她已充分感到了肩上的重担。

    玉玄子知道,电体元是莫羽非的秘密,也是鸿鹄的秘密,所以与他相关的人也必须万分谨慎。光阴湖虽是腥臭,当时却成了青花伞神的最好掩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