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误会
    这日,天气晴朗,早间便是仙术课,莫、涛二人吃了早膳,便一道前往玉弓沙场。? w?(w?)

    放眼望去,只见沙场极是广阔,不远处更有弟子策马扬鞭,飞骑竞逐。时候尚早,本堂弟子都还没到,两人便在沙场周围的看台处坐了,赫连涛忽从袖中取出两个小杯子,道:“想来点儿什么?”

    莫羽非一笑,心想看他要变什么把戏。

    “热姜茶,怎么样?”赫连涛问道。

    莫羽非还没答话,便见两个小杯中忽有热腾腾的红茶,一股姜香飘来。

    “来,喝了暖和!”赫连涛举杯笑道。

    莫羽非正接过杯子,却觉眼前一晃,似有东西飞过,手一斜,姜茶便洒了一身。

    两人一惊,抬眼看时,只见两匹飞马从空而降,落地时,更是扬蹄嘶鸣,两人忙跃起避开。

    “喂,看到飞球了么?”马上的白胖少年道。

    莫羽非一看,竟是田忠。

    “跟谁说话呢?”赫连涛不觉怒火上冲。

    “问的就是你!”同来的瘦高少年气势汹汹。

    “哥我不想说!”赫连涛傲然道。

    那瘦高少年不觉冷冷一笑,“我劝你识趣点儿。”

    “识趣你就滚下来!”赫连涛毫不示弱。

    “你再说一遍!”那少年怒道。

    “你以为哥不敢?”赫连涛冷哼了一声。

    田忠却拉了把瘦高少年,道:“吕师哥,那不是飞球么?”那雪白飞球果然落在了看台上。

    这“吕师哥”名叫吕峤,乃是兰香堂弟子,本就自负仙术了得,加之又和淳于璟十分要好,便不把他人放在眼里。

    他扬了扬马鞭,对赫连涛道:“行了,去把飞球捡来,本少爷就不找你麻烦!”

    “怎么,你是乖孙子么,要爷爷给你捡球?”赫连涛笑道。

    “好你个孙子!”吕峤听了,不觉大怒,扬鞭便打。

    那鞭子甫出,便如灵蛇袭来,赫连涛仰面相抵,却被阳光一晃,顿觉眼花。慌乱间,只得胡乱出手,却听一声“金蝉脱壳”!——不觉心道:“糟了!”心急间,却不见软鞭欺身,定睛一看,才见那鞭子竟从莫羽非手中挣脱而出,眨眼便往吕峤脸上袭去!

    吕峤侧脸一避,那鞭子却反弹在臂上,他吃痛之下猛拉缰绳,那马受惊一扬,险些将他甩下!他虽未落地,却已落了下风。他见莫羽非沉静瘦削,毫无剑拔弩张之气,未免轻敌,此时吃了亏,不觉暗惊。

    莫羽非本想就此罢手,少生事端,不料赫连涛却道:“师弟,你还手下留情,怎不将他摔痛快些?”

    “你还嚣张!”吕峤气得脸色发青,指着赫连涛怒道。

    莫羽非一想真若动起手来,必然会被扣分,到时若落个被罚光阴湖,绝不是儿戏,因此对赫连涛低声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算了!”

    “他打翻了姜茶,我还没论理呢!”赫连涛不忿道。

    吕峤正要嘲笑,却听田忠道:“不好,绿珠仙导来了!”

    他话音未落,便见绿光一闪,四人皆是一惊,绿珠仙导已落地显身。

    “弟子见过仙导!”吕、田二人忙翻身下马。

    莫、涛二人也忙问候。

    绿珠仙导扫视了四人一眼,遂皱眉道:“大清早的,吵什么?”

    吕峤忙赔笑道:“仙导,没什么,误会而已。”

    绿珠仙导又转向莫、涛二人道:“怎么又有你俩?”

    “仙导,你也不问问情况。”赫连涛不快道。

    “何需问,不就为了一飞马球么!”绿珠仙导冷道。

    赫连涛一惊,心想她怎知道。却见绿珠仙导对莫、吕二人道:“你俩已是第二次违规,所以各扣四分!”又对田、涛二人道:“你俩各扣一分!”

    “什么?绿珠仙导,这也太不公平了吧?”赫连涛嚷道。

    “你还跟跟绿珠仙导争辩!是嫌分扣少了吧?”吕峤阴笑道。

    莫、涛二人眼光刷地射向吕峤,吕峤觉出强烈的敌意,不觉避开眼去。

    绿珠仙导遂道:“你们谁挑衅、谁挥鞭、谁动手、谁帮腔,我都一清二楚,有什么冤枉?”

    “绿珠仙导,若不是他出口伤人,我又怎会出手?”吕峤指着赫连涛道。

    “他总不会平白说你!”绿珠仙导冷道。

    正说时,忽见两马驰来,然几丈外,马上之人便已翻身下马,两人随后牵马走近,见了绿珠仙导,忙躬身问候。

    莫羽非一看,来者正是淳于璟。只见其面如冠玉,神采飞扬,嘴边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随他一道的,乃是裴嵘。

    “哦,原来是太子殿下。”绿珠仙导霜雪般的容颜,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淳于璟也微微一笑,道:“弟子见今早天气甚佳,便和师兄弟们来此练习飞马鞠,却不期……”说着,便朝莫、涛二人望了眼,眼中似含歉意。

    绿珠仙导眼神一动,忽笑道:“却不期误会一场。”

    淳于璟便笑着点头。

    绿珠仙导遂道:“那好,既然只是误会,也未伤及什么,那我就不再多追究了。”

    赫连涛听了,忙道:“这就对了,区区误会,何必扣得那么厉害嘛。”

    淳于璟却笑道:“诶,赫连兄,我们兄弟之间,自然不必计较,但仙院规矩,却半分乱不得的。”

    绿珠仙道不觉点头:“真不愧为太子殿下,见识确实高人一等。”

    赫连涛怔了怔,却无言以对。

    莫羽非早已觉出淳于璟暗中设陷,遂眼神示意赫连涛,让他暂忍。

    绿珠仙导离去后,淳于璟又笑道:“今日误会,二位兄台也莫在意,俗话讲‘不打不相识!’,在此偶遇,也是缘分,二位若肯赏光,小弟倒愿设宴一聚,以消今日不快。”

    “多谢太子殿下美意,只是在下和赫连兄屡违校规,实在难与殿下的中正守矩齐美,所以殿下之宴,还是改请别人吧。”

    “大胆!”吕峤见莫羽非当众拂逆淳于璟,不禁暴怒。

    淳于璟却将之拦住了,转而笑对莫羽非:“好说,好说,二位不必拘束。”

    “告辞。”莫羽非斜了眼赫连涛,两人遂转身离开。

    吕峤等人见莫、涛既去,才笑赞道:“还是太子殿下厉害!”

    “有劳诸位兄弟了。”淳于璟笑谦道。

    原来淳于璟早便有心设陷莫、涛二人,他不着痕迹,却令二人丢分,这样一来,无需等到年末,莫、涛二人就会被罚光阴湖了。

    如果莫、涛二人因意外而丧生光阴湖,虽然凄惨,却与他没有半点儿关系。他早便不想看到碍眼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