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凝神驻心诀
    这一清晨,又是仙气课。()叶仙教告诉弟子,练气是在玉弓沙场。

    众弟子一惊,养气向来追求宁静致远,今日怎么一反常态?

    “今日训练尔等闹中取静的能力,明白么?”叶仙教笑道。

    莫羽非听了,倒觉合意,因他深知自己体内的仙气难以驾驭,所以即使枯燥些,却也忍得。

    左机却浮躁起来,抱怨道:“叶仙教,我们天天练气,真正临敌,这浑身仙气能抵御雷霆万钧的仙术么?”

    “只凭你现在一身仙气,还远远不够。”叶仙教答道,“不过,当你修成了‘金刚障’之后,那便管用了。”

    众弟子听罢,不觉暗生兴趣,不多时,一行人便到了玉弓沙场。

    刚到场上,便闻嘈杂之声,众弟子回头一看,只见东面一纵弟子引着骏马走来。

    莫羽非见那骏马或墨青,或黑白,尽皆冷俊挺拔,更令人称奇的是,都长有一对长翼,挥动舒展时,更添凛凛之气。蓦然间,他脑中一闪,想起了冰雪驹。

    正想着,忽见一人清丽浅笑,牵马徐行。莫羽非眼前一亮,来者正是鱼梦,可惜与其并肩的,却是谈笑风生的白世龙!莫羽非自然有些不快。

    “白世龙?艳福不浅哪!”赫连涛叹道。

    原来这一早,恰逢兰心堂的骑术课。

    叶仙教见众弟子的心神只围着那骏马转,忙使出蓝纹级的仙气大喝一声:“诸位注意!”

    他这一呼,竟把兰心堂的弟子吸引了。鱼梦回头一看,却见着了莫羽非。两人一望,皆是心中一动。怎奈隔得远,无法交流。

    “今日的凝神驻心术,正是考验你们的定心能力,若是克服不了赛场上的这点儿声音,那以后战场的喧闹,将让你们胆战心惊!”叶仙教说时,声音隆隆作响,音量竟是堂中的几倍,众弟子自是深为佩服。

    莫羽非不觉暗叹:“叶仙教,您老也太厉害了,选在玉弓沙场不说,还偏逢鱼梦在场!”莫羽非觉得心有些飘忽。

    “本堂课,以葫芦作为教具,尔等就一个任务,保住葫芦半刻性命便是!”叶仙教高声道。

    “嗯?葫芦在哪?”左机、金宝皆是四处张望。

    莫羽非忽见叶仙教左掌摊开,掌心似有一些颗粒。

    “葫芦籽!”白芩婉兴奋道。

    “这个有意思。”赫连涛点头笑道。

    正此时,兰语堂的弟子却忽觉脚下传来一波震颤——

    不远处,兰心堂开赛了。

    “哎呀,吵死了!”兰语堂不少弟子烦躁道。

    叶仙教却仍笑呵呵的,眼神似说,为师就要这效果。

    莫羽非禁不住回望了一眼,骑着青黑骏马的,不就是鱼梦么?

    “注意!”叶仙教又是一吼。

    众弟子赶忙回头,叶仙教那声浪实在太浑厚,保住耳朵要紧!

    再一看,叶仙教身旁已出现了一只半人高的葫芦。

    “尔等先观其变化。”叶仙教指着葫芦道。

    众弟子便见那葫芦由碧绿渐至灰绿,片刻又至灰黄,尔后又至土灰,再又变作灰白,之后起皱,爆裂,终于碎作一地。

    “这葫芦是活的?”范庠惊道。

    “那当然了!”金宝道。

    “叶仙教,这葫芦怎么练气?”莫羽非看着一地的葫芦残迹,奇道。

    “这叫‘满绿葫’,它最怕吵闹,声音越嘈杂,它便枯死地越快。故尔等今日之术,便是学会在这吵闹中,以神凝之气尽力保住葫芦!”叶仙教解释道。

    “这么神奇?”莫羽非眼光一闪。

    “正是!”叶仙教笑道。

    就在此时,场上却传来一阵尖叫,众弟子忙又回头。

    莫羽非一惊,只怕鱼梦受伤,然离得太远,加之群马飞驰,根本瞧不清楚。

    “不许分神!”叶仙教就此一呼,众弟子顿觉滚滚声浪,自四方席卷而来。

    “哇,蓝纹声浪!”赫连涛将头一缩,捂耳皱眉道。

    莫羽非亦觉耳中嗡响,然环顾四周,却不见声墙,转念间,忽想赫连涛定是用了见性眼。他所料不错,赫连涛正是凭借见性眼,才瞧出了叶仙教的声墙状貌。

    叶仙教仙术底蕴之深,实在让人叹服。旁人眼中,只觉仙气枯燥沉闷,平淡乏味,偏是他能静中窥动,拙中见巧。

    仙术与仙气相比,一快一慢,一刚一柔,仙术妙在捷足先登,仙气却大巧不工。叶仙教修为已备,故一举便能呼出蓝纹声浪!

    莫羽非心想,今日新任务,正可检测我这几日修练是否又有进步。便听叶仙教道:“今日我便教你们‘凝神驻心诀’及其招式,至于能否做成,就看你们各自的定力了!”

    “要保它不死么?”左机紧张道。此时西面沙场正是马驰人呼,几乎淹没了左机的声音。

    “能保半刻便是造化了!”堂长严昉微微一笑,心中却已将凝神心诀过了几次。这一心诀,他早已练过。

    话音未落,却听西面再传惊呼之声。

    原来鸿鹄骏马,虽矫健有力,却难免暴躁之辈,训练者稍有不慎,便会被其抛下。且其不喜见到弱者,一旦被其摔下,此马便会以蹄踏之,故鸿鹄有令,凡欲驯马者,必先经过“驭马仙试”,过关者,方可开始驯马。

    那惊呼实在惨烈, 众弟子一阵战栗,皆又回头望去。莫羽非看时,只见那边马飞尘扬,场面混乱!

    “诸位,今日你们也算提前见识了飞马的厉害。不过尔等放心,那边自有仙教护其安全!”叶仙教高声道。

    众弟子禁不住叶仙教的蓝纹声浪,忙又回头。

    “尔等今日任务,便是延它一刻性命即可!”叶仙教说时,便挨着分发葫芦籽。

    “这葫芦籽几时能成果实啊?”白芩婉接过种子,问道。

    “片刻即可。”叶仙教笑道。

    不多时,叶仙教分完葫芦籽,便道:“我先教口诀,再传技巧。”

    范庠*在前排,只怕错过分毫。

    “喂,过来些!”赫连涛一把拉过莫羽非,笑问:“你怎心不在焉,你有心事?”

    “没有。”莫羽非一惊,不觉脸上微热。

    叶仙教已在讲解,莫羽非却心神不定,因为他刚才亲眼看到青黑骏马受了伤,那鱼梦可能危险了!

    便此时,忽听叶仙教道:“尔等可都记住了?”

    “不好!”,莫羽非这才惊觉自己错过口诀,转身便要询问赫连涛,忽想他定要取笑自己,因此有些犹豫。

    赫连涛倒是用心听了,正自默记,忽有一句不通,便问莫羽非:“那句‘气似水,神如月……’,后面又是什么?”

    “是……”莫羽非有些窘迫。

    “便是‘月映于水,水静月聚,水漾月散……’”严昉从旁提醒道。

    “哦,对,对!”赫连涛点点头,接着又背。

    莫羽非见赫连涛念念有词,便笑说:“不想你记性如此了得,顷刻之间,竟已背得!”

    “哈,哥我厉害吧!”赫连涛被他一夸,喜不自胜,便道:“来,听哥的发挥!”于是摇头晃脑,又背了一遍。

    莫羽非听时,只觉又惊又喜,因那“凝神诀”竟与母亲曾讲过的一篇古文颇为相似。他曾随母诵过,便还记得,前后一想,又悟出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