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护救葫芦
    其实沙场西面,驯马正酣,嚣闹之声不曾减弱半分,而众弟子之所以尚能专注,全凭叶仙教仙气相助,在其周围暗设了隔音墙。nv生小说网(w?)然叶仙教心知隔音墙一旦消失,本堂弟子怕是没有几人能保那葫芦一刻的性命!

    不过养气之事,最忌浮躁,一门凝神驻心术,若想娴熟,少说也得一学期。新弟子们往往到了学末才发现,各类仙课中,恰是这仙气一门最难通过。

    叶仙教见不少弟子还在背诵,金宝却将那葫芦籽抛起落下,玩了阵,又暗弄戏法,将其变作小狗。

    “你不牢记,待会儿有你好看!”叶仙教责道。

    金宝听罢,只好将其变回原样,侧头一看,却见莫羽非已变出一个饱满的葫芦来。他不觉暗赞。

    随后,诸弟子先后点化好葫芦,又听叶仙教分析了关键。

    “好,眼下只待一试了!”

    叶仙教遂命弟子列队站好,各人之间留出一丈距离。弟子们便是要藏身其中,在其内部凝神聚气,再以仙气保住葫芦性命。

    莫羽非眼见葫芦已成,渐渐静下心来。

    “咦?”金宝忽见自己那葫芦,竟还裹着一层翠绿狗毛,不觉愕然。

    “哈哈,宝宝,你这狗……”左机说着,笑得前仰后合。

    “去!”金宝恼道。

    众人见了,都笑了起来。

    叶仙教随即仙杖一点,那葫芦才恢复常态。

    “诸位,你们指尖稍微运气,便可将这葫芦剖开,进去后,记得合上葫芦。待你们安顿后,我便要收回隔音墙,那时所有葫芦便完全置身这沙场的喧嚣之中,尔等为了延其性命,便要竭尽所能,以我今日所授之法避其枯死。你们可都明白了?”

    “难怪现在不觉吵闹,原是有隔音墙啊?”赫连涛惊道。

    “待会就凭各自本事了。”莫羽非笑道。

    此时大家都有些紧张。虽就一葫芦,但若见其死在自己手中,也是甚无颜面。

    “开始罢!”叶仙教仙杖一挥,众人忙指尖作刀,剖开葫芦。

    范庠双手微颤,只觉气息呆滞,力不从心。

    白芩婉却手法迅捷,很快便切开了。

    “芩婉厉害哦。” 赫连涛羡慕道。

    莫羽非抬头一看,正与白芩婉目光相碰,只见白芩婉脸颊绯红,忙钻进了葫芦中。他又集中心神,运气剖之。好在他几日来连续养气修身,故虽使仙气,却无半分电光走漏。

    片刻后,弟子们都钻入葫芦,盘腿坐定。叶仙教用见性眼一查,不觉点头微笑,随即仙杖一指,撤了隔音墙。

    莫羽非刚将那葫芦合上,便觉眼前一黑,于是只好摸索着坐下,心中却有些慌乱。就在此时,忽闻隆隆之声,夹杂着马嘶人喊,甚是激烈!他心头一烦,哪还能凝神聚气?焦躁一阵后,忽觉那葫芦似在“噼啪”作响,他心想“糟了”,忙倾耳细听,却又觉不像,于是忙念诀运气,以图延缓葫芦性命。他既有心聚气,那口诀用来倒也顺当,不多时,便觉指尖发热,渐有真气溢出,他忙按叶仙教所授之法,将其灌于葫芦四壁,如此一来,他心神渐安,厮斗之声竟自远去。

    忽然间,一声马叫甚是凄厉,抢入耳中,他不觉心颤道:“这马叫之声怎么如此耳熟?难道鱼师姐……”他指尖仙气便此中断。

    “诸位弟子,欲想凝神聚气,必先抛开杂念,做到心中无物。这仙气聚难散易,尔若心动神摇,这到手的仙气也会消散殆尽!”叶仙教虽置身外面,一双见性眼却看得分明。

    莫羽非听罢,忙又正心聚气。

    那严昉自进了葫芦后,便心如止水,片刻间便将源源仙力灌于葫芦之上,叶仙教见铁代弟子能有如此定力,心中自是喜慰。

    范庠却因惧怕葫芦枯死,越想越急,越急越乱,眼见时过半刻,他竟还未聚足仙气!

    “范庠,养气之人,最忌慌乱,你莫惦记葫芦,只管念诀运气便是!”叶仙教透过葫芦见其心神不定,便走近了指点。范庠先是唬了跳,后听此一说,忙应了声,又自竭力聚气。

    “金宝,你虽聪慧,却太过性急,这可是修气之大弊。眼下你虽心无他念,却心急如火,只怕这葫芦就要被你点着了!”叶仙教一语未毕,便见葫芦青烟四起,只好一挥仙杖,将烟扑灭。便听“扑”的一声。

    “这是怎的?”金宝忽见天日,才知自己那葫芦顶盖已碎落。

    “金宝,你今日算是延了葫芦半刻性命,若是心火一去,要延一刻也不难。”叶仙教笑道。

    “谁说的?叶仙教,都怪你那仙杖力道太猛,砸坏了我那葫芦顶!”金宝恼道。

    “是么?”叶仙教微微一笑,仙杖指处,那碎掉的葫芦顿时复原。

    金宝不觉错愕。

    “你便再试罢!”叶仙教说完哈哈一笑,拂袖而去。

    叶仙教且走且看,见大多弟子的满绿葫已是碎裂,眼下还余严昉、赫连涛和莫羽非三人尚在坚持。

    叶仙教立在严昉身边,心想:“严怀德果然教子有方,这孩子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定力,实是难得!”就此时,却听马蹄声急,便有少年在马上喊道:“我先送她去仙医苑!”

    莫羽非本在凝气,忽闻此话,心神一动:“定是那边出事了!”微一踌躇,便击破葫芦,一跃而出,只将身旁弟子唬了跳。

    “莫羽非,你怎急着出来?”叶仙教不解道。

    “我,我……”莫羽非支吾着,却见一骑飞马,疾驰而过。

    那马上少年,怀抱一女子,那女子白衣浸血,倚于少年怀中,昏迷不醒,显是受了重伤。那马速度虽快,莫羽非却一眼认出那少年便是白世龙。

    “难道鱼师姐受伤了?”他心中一急,便想纵马追去,然因还在课上,又不可离开。

    “小子,你潜力不错,但如此焦躁,实在不利你修炼定力啊。”叶仙教提醒道。

    “是,师父。弟子尽量克服。”莫羽非虽知叶仙教指正得很对,然心中却仍是担心鱼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