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探伤
    刚下课,莫羽非便想赶往仙医院,恰好有弟子牵马走来,他忙飞奔上前,想向那弟子借马。? w?那弟子听他一说,便道:“新入学的?”

    莫羽非略一点头,心觉此人神色不善。

    “你会骑飞马?”那弟子疑道。

    “这……”

    “哼,看你也不会!还想借马,真是荒唐!”那弟子嗤道。

    “师兄,我不过向你借马应急,你又何必动怒?”莫羽非不觉有气。

    “你这新来的,果然不知规矩!这飞马岂是你想借便借的?再说你又有何本事,能驾驭此马?你可知道,刚才受伤的是谁?那可是沧龙军首席弟子,鱼梦!她驭马术如此精湛,却都受了伤,你还闹腾什么?”那弟子说着,牵马便走。

    “那我更要借马一用了!”莫羽非一听鱼梦伤重,愈发心急,抢过马来,便跃了上去。

    “嘿,你给我下来!”那弟子纵身上前,却没追上。

    “我就一借,稍后定还!”莫羽非纵马飞驰,顿觉此马如箭离弦。

    原来,鱼梦借他冰雪驹时,曾教给了他驯马的基本方法,鱼梦本是驯马高手,故那法子甚是管用。

    他一路飞驰,不一会儿,却听得有狸猫在后面叫喊,令他即刻停下,他才知有违禁令。

    “惨了,又要扣分了!”他忽然反应过来。然他勒马欲停,却发现飞马根本不听使唤。

    莫羽非在飞马上使尽浑身解数,却仍未降落下来。

    “喂,这位弟子,请速用口诀!”为首的狸猫追来道。

    “什么口诀?”莫羽非慌乱道。他眼见就要错过仙医苑,于是急中生智,展开飞身功夫,纵身跳下马来。谁知那马见他跳落,竟也跟着收翅落地。

    “好险!”莫羽非拍了拍飞马脑袋,转身跑向仙医苑。

    院中花香依然,他一径跑入堂屋,却不见一人。倾耳细听,便觉里屋隐约人声。

    忽听一少年呵问:“是谁?”

    “是我。”莫羽非有些尴尬。

    “哟,是羽非!”殷姑为他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白世龙眉头一皱。

    莫羽非也未答话,一看那榻上少女闭目躺着,脸色苍白,果然是鱼梦。

    “谁让你来的?”白世龙怒道。

    “世龙,你莫急,羽非来此必有缘故,还是问了再说,以免……”殷姑劝道。

    “他是什么人,别以为我不知道!”白世龙不等殷姑说完,便打断道。

    “殷姑,她伤得重么?”莫羽非也不理白世龙。

    “之前的箭伤破溃,失血较多,体内的毒性还没完全解除。”殷姑愁道。

    “这又与你何干?”白世龙见莫羽非如此关切,不禁又急又气。

    “咦,梦儿,你醒了?”殷姑忽喜道。

    莫、白二人见鱼梦睁眼,都是惊喜。

    “你来了?”鱼梦见了莫羽非,轻声道。

    “师妹,你好好休息吧。”白世龙抢先一步,挡在了莫羽非前面。

    “殷姑,师姐体内的毒难解么?”莫羽非退开一步,问道。

    “那毒,乃是电帮的箭毒,很难除尽。”

    “你有法子么?”莫羽非着急道。

    殷姑摇了摇头,“不过,红萼丹却是良药。”

    “殷姑,你明知那丹药极难炼制,何必还提?你另想方法罢。”白世龙烦躁道。

    “我没事,你们别烦心了……”鱼梦说时,却甚是虚弱。

    “殷姑,那丹药要怎么炼制?”莫羽非低声询问。

    “那方法早已失传,不过据说宫中却藏有此物。”

    “哼,即便有,那也是圣品,我辈又岂能获得?”白世龙不快道。

    “殷姑,有没有可能从宫中换取一颗丹药呢?”莫羽非认真道。

    殷姑惊异地看着莫羽非,似乎觉得他很是异想天开。

    “你要拿你的人头换么?”白世龙阴险地笑道。

    “师哥,别胡说!”鱼梦有些恼了。

    “梦儿,师哥只是不喜欢不着边际的人。”

    “殷姑、师姐,我先告辞了!”莫羽非想了想,忽道。

    “祝你妄想成功!”白世龙在背后冷笑道。

    莫羽非根本不理,快步出了门。

    然刚一出去,却见绿影一闪,不觉脊背一冷。

    “绿珠仙导!”

    绿珠仙导脸含怒色,冷哼了声:“好个莫羽非,竟不把鸿鹄禁令放在眼里!”

    “绿珠仙导,我刚才是因情急,才借马一用……”他忙解释道。

    “哼,你以为三两句解释,便能免受惩罚?那鸿鹄禁令岂非一纸儿戏?你今日违规受罚已是铁定,我来此就是要警告你,你今日擅驾飞马、扰乱秩序连带毁伤树木,共扣行止十分!加之前日之事,累扣十四!本期行止共计十五分,如今你仅余一分,你若不知收敛,便等着打捞黑藻罢!”绿珠仙导怒冲冲道。

    “绿珠仙导,我不过骑了趟飞马,途中碰到几根树枝而已,不至扣除十分吧?”莫羽非急道。

    “你可知道,依鸿鹄规矩,何人才有资格驾驭飞马?”绿珠仙导恼道。

    莫羽非一时答不上来。

    “你一个新入门的弟子,胆大包天,频频惹祸,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绿珠仙冷笑道。

    莫羽非知道辩解也是无益,便不再言语。

    “对了,我适才还忘了告诉你,这次不仅要扣分,还得去光阴湖帮忙运送黑藻。”

    “为什么?”莫羽非惊道。

    “你以为擅驾飞马,只是扣分便了么?”绿珠仙导抛下一句,便消失了。

    ******

    时至晌午,莫羽非却毫无胃口。忽却见赫连涛、严昉二人迎面走来。

    赫连涛一见莫羽非,不觉“呀”了声,遂笑着大步走来,在他肩上一拍,道:“你小子竟骑马跑了?还毫发无损,真是命大!”

    “知道么,我只剩一分了。”莫羽非沮丧道。

    “不会吧?这么厉害?”赫连涛坏笑道。

    “还笑!”莫羽非一掌便朝赫连涛拍去。

    “哎哟!你个泼魔!要断了我胳膊啊?”赫连涛猝不及防,捂着左臂嚷道。严昉见状,笑了起来。

    莫羽非这一掌虽不曾动用仙气,却甚是扎实。

    “谁让你偏说痛处!”莫羽非烦道。

    “你至于这么狠么?”赫连涛疼得龇牙道。

    “想着要去光阴湖,我就心烦!”莫羽非闷道。

    赫连涛和严昉登时面面相觑。

    “我被罚了。”

    “罚去光阴湖?”赫连涛惊道。

    莫羽非点了点头。

    “你怎会受此重罚?”严昉惊道。

    莫羽非便将原由大略说了。

    赫连涛本对绿珠仙导就有不满,此时听罢,更替莫羽非鸣不平。

    严昉却微一沉吟,道:“绿珠仙导如此罚你,看似严苛,却也有她的道理。你想,她若罚得轻了,被罚者便难引以为戒;且此事一旦传开,其他弟子见罚得轻了,也会轻视院规。”

    莫羽非微微蹙眉,赫连涛却不满道:“严兄,瞧你这话,忒不仗义!”

    严防一愣,却听赫连涛道:“但愿这事和那人无关。”

    莫羽非心中一动,他自然知道赫连涛指的是淳于璟。

    严昉却有些不服道:“我不过是想提醒莫兄弟,以后还是小心为是。”

    “好了,严兄,你也不必介怀。我知道你的心意。”莫羽非淡淡笑道。

    “行了,既如此,哥我……”赫连涛想了想,又有些犹豫。

    “赫连兄要奉陪不是?”严昉笑道。

    赫连涛有些尴尬。

    “怎么,刚才谁说仗义啊?”莫羽非笑问。

    “去就去,怕什么!只是绿珠会找我麻烦的。”赫连涛嘻嘻笑道。

    “倒真会推脱。”莫羽非摇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