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罚运黑藻
    这一晚,天黑得很早。nv生小说网

    莫羽非必须赶在酉时到达光阴湖,这是绿珠仙导的命令。还好赫连涛和严昉答应了陪他同行,否则这一路真让人悚然。可临近出发时,却迟迟不见严、涛二人。

    “他两不像爽约的人啊。”莫羽非心下奇怪,只好独自出发了。

    到了光阴湖,只见绿珠仙导早已候着了。

    “还算准时。”她冷道。

    莫羽非一看,还有两位弟子,一个瘦小却精悍,另一个很是壮实。

    “听着,石星、鲁朋来负责打捞黑藻,你就负责把打捞上来的黑藻送去倒掉。”绿珠仙导作了简单安排。

    石星和鲁朋来显然已是熟手,因此快速戴上口罩,转身上了打捞船。

    “别再给我耍花样!”绿珠仙导的眼中透着寒光。

    莫羽非看着她,只觉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

    绿珠仙导走后,莫羽非也戴上了口罩,这里的腥臭味比前些时候更厉害了。

    不多时,石、鲁二人便划船靠了岸,莫羽非早推着车等在岸边。

    “把车横过来!”石星催道。

    莫羽非刚调整了方向,便见两捆黑糊糊的东西倒入车中,那腥水溅了他一脸。他吃了惊,忙擦了擦,心中一阵恶心。

    “你是新弟子?”石星问道。

    “嗯。”莫羽非有些气恼。

    “砰”的一声闷响,鲁朋来又卸下一捆,莫羽非慌忙按住车把,否则那车几乎翻掉。

    “没办法,这东西每天疯长!”石星叉腰道。

    莫羽非怔怔地看着车中,那恐怖的黑藻正扭动着,挣扎着,极不安分。腥臭扑面而来,口罩几乎无济于事,他感到头皮发麻。

    “兄弟,忍者点儿。”石星拍拍他的肩。

    莫羽非浑身发冷,盯着一车黑藻几欲作呕。

    “你怎么来这儿的?”鲁朋来忽然开口了。

    “违规骑马。”莫羽非有些尴尬。

    “就这个?”石星惊道。

    “是啊。”

    石、鲁二人对望了眼。

    “来这儿一般是两种情况,要么是跟分数过不去,要么,是跟人过不去。”鲁朋来闷声道。

    “还没大考,自然与分数无关。”石星分析道。

    莫羽非忽然心头一沉,“你们是说,我得罪了谁?”

    “只有你自己知道。”鲁朋来说着,便转身上了船。

    黑藻是必须要倒掉的,莫羽非咬了牙,一路推着黑藻飞跑,鲁朋来的话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他回想着得罪过的人,淳于璟、白世龙、熊不言,谁会那么恨他?他觉得都不像,是觉得自己太多疑。或许只是绿珠仙导生气而已。

    他快速跑到了倾倒池边,将黑藻一股脑倒了下去,这才松了口气。

    不敢想象,那池中是多么污浊腥臭!他迅速转身,准备返回。

    然转身后,却发现石星和鲁朋来正一声不吭地等着。

    “二位师兄,你们也来了?”莫羽非有些惊讶。

    对面两人戴着口罩,互相点了个头,却忽然欺近。

    莫羽非这一惊不小,往后一退,忽想起背后正是污池。他急忙刹住,双手却抡起推车,向左横扫!

    左边那人见车扫来,却飞身上车,一脚便朝莫羽非面门袭去。莫羽非迅疾弯腰避过,右手却在其小腿上一削!那人吃痛一呼,站立不稳,遂栽倒下来,但右边那人却已窜至莫羽非身后,伸手便抓。

    莫羽非右腿倒勾,横扫对方下盘,心中却早已明白来者绝非石、鲁二人。一想对方根本不敢使用仙术,可见此次行动隐秘、不可告人。

    且这二人一来便想把他逼入污池,那是要置他于死地!他虽是惊愕,但突围要紧,于是大吼一声,遂将玉磬剑法使了出来。

    因鸿鹄有规,除课堂、比试外,弟子不得在校随意使用仙术,更不能用于打斗,故今之来者,皆不敢动用仙术,那么在剑法上,莫羽非倒是大占上风。

    双方都是徒手,莫羽非却能掌挥剑法,击中要害。

    忽然间,黑幽幽的林中又窜出四人,同样戴着口罩,不辨面目。

    六人将莫羽非团团围住,步步逼近。

    莫羽非不敢相信,鸿鹄会有这样的凶徒。

    其中一人忽打了个暗号,六人顿时同时出拳,莫羽非立觉六道劲风,狂轰而来!

    “飞沙走石!”

    他飞旋而起,虽避开了六记钢拳,却突觉胸口闷痛,一股电流直袭头顶!他身子一飘,跌到在地。

    “上!”其中一人低吼了声,莫羽非立刻暴露在疯狂的拳脚下。

    “住手!”忽然一声清啸,震住了暴徒。

    莫羽非昏痛之中,陡惊。那是鱼梦。

    六人见势不对,便要溜掉。

    却见一道绿光,陡射而出,六人应声倒地。

    鱼梦指尖微挑,六人口罩纷纷掉落。

    “是你?”鱼梦又惊又怒。

    裴嵘低下了头。

    “你们是在下杀手。”

    六人一声不吭。

    “谁指使的?”鱼梦冷道。

    六人全然沉默。

    “不说?”鱼梦蹙眉,“那好。这是报警牌!”鱼梦突然举起一枚令牌。

    六人不由自主地颤了下。报警牌一旦发出警报,鸿鹄侍卫便会立刻出动。他们当然清楚后果。

    “师姐……”裴嵘低喊了声。

    “我是沧龙护卫,这里没有师姐!”鱼梦清冷道。

    “请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

    鱼梦忽然想到了什么,遂问:“是那人么?”

    “师姐,希望你能想明白。”裴嵘低声道。

    鱼梦沉默了片刻,忽道:“你们走罢。”

    六人立刻翻身而起,消失在夜色中。

    鱼梦眼见六人逃走,忽觉身子一软,竟喷出一口血来!

    “师姐,你怎么了?”莫羽非一把扶住鱼梦,惊道。

    显然鱼梦旧伤未复,刚才耗气劳神,自然体力不支。

    “我扶你回仙医苑。”莫羽非见鱼梦脸色苍白,不觉一阵心痛。

    两人在夜色中慢慢走着,莫羽非禁不住道:“师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在画中看到的。”鱼梦轻声道。

    “仙医苑的那副画?”

    鱼梦点头,“你遇袭的地方是鸿鹄的一个死角,绿珠仙导也未必能看到。”

    莫羽非心头一惊:“难怪那六人如此狂妄!”

    “其实那画也不能反映全貌,但我却看到了他们来时的行踪,我觉得他们鬼鬼祟祟,所以就跟了过去。”

    “你这样太危险了。”莫羽非皱眉道。

    “我没事,只要你……”鱼梦说着,却咳嗽起来。

    莫羽非忽然想起,她体内的毒还没除去。

    “师姐,我会想办法尽快拿到红萼丹。”莫羽非冷静道。

    鱼梦听了,却淡淡一笑,“你不知道,那是宫中藏药,极其罕有。想看一眼都难,别说得到了。不过,你有这份心,我也知足了。”鱼梦说时,眼波流转,脸颊浅红,越显柔美了。

    “师姐,不试怎知不行?”

    鱼梦的眼中忽然闪过异彩:“你真要去?”

    莫羽非握紧了她的手:“当然。”

    鱼梦从莫羽非那玄黑的深瞳中看到了决心,她的眼睛有些湿润。旋即,她却冷静下来了:“不要为我冒这个险。”

    “我不想看你难受。”

    随后,两人都沉默下来。夜风阵阵袭来,两人的心中却异常温暖。

    鱼梦忽停下来,望着莫羽非:“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为什么放了他们?”

    “他们是受人指使的。”

    鱼梦点了点头,“那人对你下手很重。”

    莫羽非想到了“那人”是谁。

    “羽非,你不该得罪他的。”鱼梦忧虑道。

    莫羽非却淡淡一笑:“师姐,他恨我,是因为他怕我。”

    “怕你?你说淳于璟他……”鱼梦放低了声音。

    “不然呢,他为什么要恨我?”莫羽非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鱼梦蹙了蹙眉,她的确不太清楚。

    莫羽非却知道,从第一次见面起,这仇便结下了,因为“新冠”是他,而不是太子殿下。当然,这还不足以激怒淳于璟,真正让淳于璟痛恨的,是莫羽非的体元。这种超强体元的另类,怎能和太子殿下同处仙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