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红萼丹
    要救鱼梦,就必须得到红萼丹。(w?)

    回寝的路上,莫羽非想了多种办法,却又一一将其否定了。这件事,的确棘手。

    走回仙舍,已是亥时。静怡园门外,却有位貂裘少年含笑而立。

    莫羽非一看,竟是淳于璟。

    莫羽非忽然有些愤怒,一个对他痛下杀手的人,怎么还能厚颜轻笑?

    月光洒在淳于璟的脸上,他白玉般的皮肤笼上了一层清辉,那笑容却有些阴寒。

    “莫师兄,我等你已久。”淳于璟开口道。

    “哼,看到我还能回来,很奇怪吧。”莫羽非讥讽道。

    淳于璟的眉毛微动:“你什么意思?”

    莫羽非心想:“又何必挑明?”

    淳于璟见莫羽非神色冰冷,便上前道:“莫师兄,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莫羽非不觉皱眉,却见淳于璟从袖中取出一小方盒来。他修长的手指轻启盒盖,顿时亮出一枚红色丹丸。

    莫羽非的心“咯噔”一跳。

    “你需要这个。”淳于璟笑时,洁白的牙齿泛着冷光。

    “红萼丹?”

    淳于璟点点头。

    莫羽非盯着淳于璟,忽问:“我怎么知道这的是真的?”

    淳于璟盖上盒盖,笑道:“你可以不信,但鱼梦却等不起。”

    这话像刀子,在莫羽非心上狠狠划过。

    “其实,你也可以问问殷姑,她是能鉴别的。”淳于璟说罢,便将盒子收回了。

    “说吧,你想怎样?”莫羽非冷道。

    “莫师兄,你该知道,我这人不小气,但也分明。我想,凡事总该有些缘由,就比如这红萼丹。”

    “你请直说。”

    “此丹千金难求,若要给,就该给值的人。我想知道,你值么?”

    莫羽非暗暗咬牙,却没有发作。他知道淳于璟另有目的,于是只静待他继续。

    “我们可以来场比试。”淳于璟淡淡道。

    “怎么比?”

    “水下,光阴湖。”

    莫羽非知道,他又在设陷。

    “你不愿意?”淳于璟的笑凝在了嘴角。

    “比什么?”

    “既然那里黑藻成灾,就比拔出黑藻!”淳于璟眼中闪过一丝异光。

    莫羽非冷笑了声:“你敢下去?”他看着淳于璟那一袭华贵的貂皮长衣,便很难想象他愿意下水受冻。

    淳于璟只笑了笑,似乎成竹在胸。末了,还抛下一句:“别怪你那两个兄弟,他们今晚没来,是有原因的。”

    莫羽非忽然觉的,原来淳于璟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只是他还活着,是个意外。

    “阴险的家伙!”莫羽非心中恨道。

    不过两人依然商定,三日后,光阴湖下比试。

    ﹡﹡﹡﹡﹡﹡

    是夜亥时,莫羽非如约到了光阴湖畔,同行的还有赫连涛和严昉。这一次,他们没有受到阻绊。

    湖畔早有一人,身着褐色狐皮长衣,背身负手而立,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便转过身来,此人正是淳于璟。

    他独自一人,显然,这件事他不愿更多的人知道。

    “莫师兄还有两位友人作伴,确实可以挡些寒气。”淳于璟讥诮道。

    “来便来了,别挑拨离间!”赫连涛不快道。

    “赫连师弟,你怎么跟太子殿下说话的?”严昉不安道。

    莫羽非不愿多惹事端,便对淳于璟道:“今日只是我与殿下比试,与我两位师兄无关。”

    “这样最好。”淳于璟点了点头。

    “太子殿下,那湖中险恶,你俩若有甚闪失,可如何是好?还是让我和涛弟下去观战吧?”严昉皱眉道。

    赫连涛却嚷道:“严兄,你只管去,我就免了,那味道实在……令人作呕!”

    “两位师哥,你们岸上等候便是。我和殿下只比打捞速度,谁先捞满一车,就算谁胜。”莫羽非忙道。

    “不错,只要精通潜水仙术,便没什么危险。”淳于璟笑道,“何况,我还备了清桂丸。”说着,便递了一串给莫羽非。

    “哇,好香。”赫连涛抢过去闻道。

    “戴上吧,至少能保证不被那湖水熏昏。”淳于璟说着,自己先戴上了。

    赫连涛也替莫羽非戴了,遂附耳低声道:“别勉强!输了咱们还可以再想办法。”

    “我知道。”莫羽非笑了笑。脖子上清桂丸的香气,令人有些垂涎。

    淳于璟见准备已妥,遂对严、涛道:“今夜比试,还请二位作个见证。”

    严昉点了点头,却听赫连涛在旁嘀咕:“奇怪,怎么我右眼有点儿跳呢?”

    “别胡思乱想!”严昉说着,自己却也心惊胆战。

    此时,莫、璟二人已一同走向了岸边。

    冬夜的光阴湖,像面黑色的魔镜,奇异冰冷。

    眼下湖面还算干净,黑藻却在水下疯狂生长。

    莫羽非看着淳于璟褪去外袍,不觉一惊:只见淳于璟浑身上下,皆透着银银冷光,那是一种特别的衣料,愈发衬出他修长挺拔的好身材。

    “严兄,你看,淳于璟竟穿了护身潜水服!”赫连涛惊道。

    严昉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莫羽非没有特别准备,这样比试,显失公平。

    “莫师兄,还要比么?”淳于璟有恃无恐,笑问莫羽非。

    莫羽非见其神情,便知情况于己不利。但一想到红萼丹能救鱼梦,便坚定道:“当然要比。”

    “请罢。”淳于璟抬手示意,两人遂同时扎入湖中。

    冰凉腥臭的水,扑面而来,莫羽非捻动闭水诀,却觉痛苦难耐。但既然给了鱼梦许诺,就绝不能食言。

    淳于璟借着护身衣,显然游得很顺畅。莫羽非看着他在水下幻化出鱼尾,快速朝更深处游去。

    “我得追上他!”莫羽非奋力追去。

    严、涛二人站在岸边,等得心急火燎。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忽见莫羽非浮出水面,左手已抱了一大捆黑藻,朝岸边游来。

    “哦,你总算上来了,急死哥了!”赫连涛朝莫羽非喊道。

    严昉也迎了上去。为了公平起见,他两并未出手帮助莫羽非。

    “你速度倒快,看来有望赢他!”赫连涛兴奋道。

    莫羽非二话不说,只“噗通”一声将黑藻倒入车中,这才松了口气。

    “殿下呢?他打捞了多少?”莫羽非问时,目光投向旁边的运送车。

    然那车中却尚无一物。

    “嘿,他还没上来呢。”赫连涛窃喜道。

    莫羽非不觉微微皱眉。

    “莫师弟,你看到殿下了么?”严昉担心道。

    “先时看到了,但后来却不知他游到哪去了。”

    “这可不妙,我们得去找找!”严昉慌道。

    “咳,严兄,你也太小觑淳于璟了。”赫连涛摇头道。

    “涛弟,此时出不得差错,否则你我三人麻烦大了!”严昉作为堂长,自然所虑甚多。

    “你们先别急,我去看看。”莫羽非转身便又潜入水中。

    岸上越来越冷,水下冰寒更是可想而知,严昉来回踱步,只怪莫羽非不该答应比试。

    忽然,水上“噗”地响了声。

    “咦,上来了!”赫连涛激动道。

    两人一看,却见淳于璟游了过来。

    严、涛二人不觉面面相觑。

    淳于璟上岸后,手中却空无一物。只见他略施仙术,护身衣上的水分立刻蒸干了。

    “二位,久等了。”淳于璟微微一笑,旋即披上了狐裘大衣。

    赫连涛忽然觉得他像只狡猾的白狐。

    “我师弟呢?”赫连涛瞪眼道。

    “赫连兄,你开什么玩笑?莫师兄早该上岸了吧?”淳于璟按摩着修长的手指,笑看着严、涛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