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水下困厄
    淳于璟的淡然,让严、涛二人深感不安。(w?)()

    “莫师弟是比你先上岸,但因你迟迟没上来,他怕你有不测,所以又下水寻你去了!”赫连涛气愤道。

    “哦?有这等事?”淳于璟疑道。

    严昉忙道:“太子殿下,那水下很是危险,我看还是先通知绿珠仙导吧?”

    淳于璟却冷冷一笑,道:“以莫兄的实力,不该有甚危险。不过,你若通知了绿珠先仙导,大家脸上就都不好看!你还是掂量着吧。”

    严昉被他一说,不觉愣了愣。

    赫连涛却气道:“淳于璟,你是不是耍了什么花招?你凭什么穿着护身潜水衣?”

    “赫连兄,你想太多了。”淳于璟说时,便从袖中取出一方盒,道:“这是莫兄需要的红萼丹,我不这么小心护着,他又怎能完好地交给鱼梦师姐呢?”

    “红萼丹?你带来了?”严、涛二人皆是一喜。

    “怎么,小王像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么?”淳于璟浅笑道。

    “太子殿下,您真是救人急难啊。”严昉感动道。

    淳于璟笑了笑,遂将盒子交给严昉道:“这一次,算是莫兄赢。这丹药,你先替他收着。”

    严昉接过丹药,却觉淳于璟的手异常冰凉。

    赫连涛却总觉事情不会这般轻巧,他迅速回身望了望湖面,仍不见莫羽非的踪影。

    “严师哥,莫师弟还没上来,我得下去看看了。”赫连涛心中隐觉不对。

    “赫连兄,你不该质疑莫兄的实力啊。”淳于璟轻笑道。

    赫连涛瞪了他一眼,深恨此人阴险。那晚若不是淳于璟命人在他的盘中下药,他又怎会迷糊不醒,以致爽约。

    严昉一想,也觉担心,遂道:“太子殿下,那我就和涛弟一起去看看,还烦请你告诉绿珠仙导一声,若责备下来,皆由我来领受吧。”

    “好,好,都是有情有义的兄弟,小王我最是欣赏!你们便放心去吧。”淳于璟心下却嫉恨不已,只暗笑道:“莫羽非,只怕他两来了,也救不了你!”

    严防为了护好那丹药,便在沙地上挖了个小坑,将其掩埋其中。随后,才和赫连涛一起潜入水中。

    赫连涛刚一入水,便打了个机灵,实在太冷了!他一面游,一面寻思:“淳于璟先时是故意的吧?却不知他将莫师弟引到哪去了?”

    淳于璟不料严、涛二人竟如此仗义,心下只暗暗冷笑:“那里他们也敢去闯,这三人真是绝了!”

    ﹡﹡﹡﹡﹡﹡

    暗黑的湖中,赫连涛浑身刺痛,恐惧让他游得十分艰难,冰冷与恶臭,令他快要窒息。

    这种痛苦,让他大脑一度空白,他几乎忘了潜水心法。转眼间,便不见了严昉。

    赫连涛像一个不通水性的人,在飘荡的黑藻与寒水中挣扎着,直到呛了一口水,才猛然想起潜水诀。他忙聚神念诀,这才适应了水下环境。

    他一面探寻,一面又开始暗骂淳于璟,心狠手辣,却还虚伪堂皇。

    他骂着,一是解恨,二来却是为了克服心中渐渐生起的巨大恐惧。

    深水中的诡秘气氛,让他连颤抖都不能,此时唯有挺住,才可能自保,才可能找到莫羽非。

    他仍尽力游着,寻觅着师兄弟的踪迹。

    死去的黑藻黏腻而腥臭,活着的黑藻却妖冶异常,像魔鬼的裙带,肆意地卷动。赫连涛心惊胆战,几次都差点被缠住。

    就在这时,忽有异样的声音传来,他忙飞快地游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只见莫羽非被一群黑藻困住了双腿,欲脱不能,严昉也正与另一群黑藻搏斗,完全无法脱身救出莫羽非。那些黑藻似乎受了什么刺激,正疯狂地扑向他们,发起围攻!

    “我——”赫连涛情急之下,竟开口欲呼,不料却被猛呛了口水。

    挣扎关头,严昉忽然发现了他这援兵。

    “赫连兄!”严昉机智地使用了鲽鱼语。

    赫连涛顿时醒悟,水下该用鱼类语啊。眼下,他才学会鲽鱼语,但还生涩。加之紧张,他竟不知如何说出“别急,我来了!”

    他只有奋力游去。

    “赫连兄,趁黑藻还未缠住你,快去砍断它们的根!”严昉的鲽鱼语已十分流利。

    赫连涛连忙游到其身后,用仙术斩断了无数黑藻。

    严昉一面甩掉缠上身的黑藻,一面道:“快,去救莫师弟!”

    此时莫羽非在黑藻的围攻中很难脱身,忽见严、涛二人,真是喜急交加。

    赫连涛急速游来,立时斩断了死缠莫羽非的两根黑藻,莫羽非稍得缓解,忙扯掉了挂在脖子上的那颗清桂丸。

    正是这颗药丸,使他备受黑藻攻击。淳于璟的“馈赠”,实是别有深意。然他当时,却毫不知情。

    原来黑藻虽臭,却极其嗜香,尤其喜欢这清桂香。

    莫羽非戴着这颗药丸,无疑成了送上门来的大鱼,自然引得黑藻纷纷出动。将死的黑藻几欲复活,更别说原本鲜活的那些!

    然淳于璟脖子上的那颗,却只是做做样子,欺人眼目罢了。他又怎会拿自己宝贵的性命作赌呢?

    就在赫连涛救援莫羽非时,垂死的黑藻竟又缠上了赫连涛的右腿。赫连涛只觉右腿一阵麻胀,一股寒意登时侵入骨髓,他脑中忽便懵了。

    “涛弟,快游动!别僵着,否则会被黑藻缠死!”严昉说时,已挥出一道“利刃诀”,劈断了当先的那条黑藻,不料他用力过猛,竟将赫连涛的右腿也劈出一道口子!

    赫连涛吃疼要叫,却忽觉湖水涌入口鼻,忙强忍疼痛,默念潜水心诀。

    “快游!快!”严昉见赫连涛游动缓慢,不觉大急。

    莫羽非虽甩掉了清桂丸,然那余香却已染上了身,黑藻哪里还肯放过他?

    他虽身法敏捷,然却始终难以彻底摆脱。

    而这边,赫连涛刚一挣脱束缚,便同严昉一起,朝莫羽非游去。

    这晚,莫羽非两度下水,又久经捆缚,此时已是筋疲力尽,为了那颗红萼丹,他确实拼劲了全力。只是他没料到,淳于璟以丹作饵,竟是要将他逼入绝境。

    “淳于璟……我要你血偿!”莫羽非在垂死中恨道。

    但他更恨自己,曾经竟然如此轻敌。

    腥臭的湖中,三个少年的挣扎已清楚地反映在绿珠仙导的水晶球中,但绿珠仙导却被困在了自己的斗室里。

    斗室里,还坐着一位贵客,那便是太子殿下。

    “首先,希望仙导能尊重本王的意思。”淳于璟的语气很平静。

    绿珠仙导正要出门,却不得不停了下来。

    “最坏的结果,便是莫羽非力竭而亡。不过,这却与仙导您并无直接关系。”

    绿珠仙导的心“咯噔”一沉,太子殿下是要莫羽非死?!

    “仙导,其实您该知道,莫羽非的存在,乃是鸿鹄最大的威胁。您身为安全总管,不可掉以轻心!”

    绿珠仙导的心骤然收紧。

    “他的‘焦雷掌’,您是见过啊。”淳于璟刻意提醒道。

    绿珠仙导忍不住道:“殿下,这您也知道?”

    “小王知道的,还不止这些。”

    绿珠仙导的冷静正在一步步被溃败。

    “小王知道,疏于值守,会有何结果。”

    其实这夜光阴湖的比试,便是淳于璟用重金换来的。

    “小王还知道,收受重金,会有何惩罚。”

    绿珠仙导冰冷的容颜,忽然遇热般融化了,但那笑容却很苦涩。“太子殿下,我会尊重您的意思。”

    “对,这才是明白人。”

    光阴湖下,莫羽非三兄弟正在拼死搏斗!

    “我两同使‘利刃诀’,砍断黑藻!”严昉果断道。

    赫连涛点头,两人忙同使刀诀,齐砍黑藻,然落刃处,黑藻却绵软难断。

    “快,换火诀!”严昉急躁道。“哦,不对!”他忽想起是在水中。

    “使电诀!”赫连涛急道。

    “水下怎可用电诀?那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啊!”莫羽非喊道。

    “使——蛮力——”

    忽然间,一阵奇异的声音从水中传来,严、涛二人惧是一惊。

    “快……快试试蛮力!”莫羽非催促道。此刻他已筋疲力尽,加之又被一条黑藻挡住了视线,不觉慌乱起来。

    “蛮力?难道要以手力断之?”严、涛俱是疑惑,却已无暇多想。

    严昉忙游上前去,扭住其中一缕黑藻欲将其扯断,但那黑藻却又韧又滑,且严昉越使力,那黑藻便越柔韧,相搏之下,严昉竟只能在水中上下摆动。

    赫连涛见状,忙追上严昉,一把抱住其腰,助其使力!严昉浑身一颤,险些呛了水。一时间,严昉又惊又急,忙把赫连涛甩开,原来他最是触痒不禁,故赫连涛在他腰上环抱,他不觉唬了跳。

    “哈——哈——哈!”一阵疯狂的笑声忽随波涛一起涌来。

    莫羽非因折腾了近半个时辰,已渐觉体力不支。这笑声更让他不寒而栗。

    “这便是——鸿鹄的才子?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那声音讥讽道。

    此时严、涛二人已游至莫羽非身旁,正手忙脚乱地以仙术斩断黑藻,但那黑藻似乎有股疯劲,断掉的部分以愤怒之势,渐渐缠上了严、涛二人。莫羽非也筋疲力尽,然葬身湖底的恐惧却紧紧地拽着他的神经。

    “难道……此生就要这样结束?”这一念闪过,悚然而残酷,但莫羽非却已是强弩之末。

    最让他难受的,是拖累了兄弟,而且红萼丹的承诺,也难以兑现了。

    愧疚袭来,竟比葬身湖底的痛楚还要凶猛!

    “搬动——石头——”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

    严、涛二人正与那黑藻缠斗不休,哪还注意到这异声。

    忽然间,赫连涛却想起伞神来。他摸到颈上的护身伞,简直如获至宝,然转念却又如坠冰窖:他该怎么求救?用鱼语么?——“速来救我!”怎么说?此时他才深悔自己鱼语不精。

    “搬石!……搬石!”垂危关头,莫羽非却听到那沙哑的声音,他用最后的希望把这句提示转换成了生硬的鱼语——“搬石”。

    “搬石?”严昉竟捕捉到了莫羽非微弱的鱼语。

    “赫连弟,……搬石头!”严昉急道。此时严昉也别无他法,这来路不明的“搬石”一语便成了救命稻草。

    赫连涛这才发觉自己身在水中,几乎便是个哑巴,幸而还能听懂鱼语。

    可是严、涛二人环顾四周,只见珊瑚无数,却未见石头。

    “黑藻——生根处——”

    “……藻根!”莫羽非口吐鱼语,脑中却已钝了。

    严、赫二人听罢,忙寻着黑藻生根处游去,果然看到黑藻盘绕之下有块石头,其貌恰若紫水晶。两人忙合力搬之,那石头果然略有松动,两人一见有望,更费劲全力,将其移开。那石头刚被移开,黑藻便似没了庇护般,蜷缩回来,莫羽非顿觉浑身一松,终于挣脱黑藻而出!

    就在这时,忽有轰响,三人心中大惊,便见一扇墨色水晶门缓缓上启——门后却是一个别样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