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黑藻之毒
    “这简直就是冰窖!——我还得浸在水中么?”赫连涛嚷道。nv生小说网()

    “拿来!”阿波忽然命道。

    “拿什么?”赫连涛惊道。

    “腿!”

    赫连涛见其红肿的小眼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右腿,不觉又疑又气。

    “我要察看伤口!”阿波吼道。

    莫羽非忙上前,将赫连涛微微转过身,好让阿波诊其伤情。

    “忍着点!”莫羽非叮嘱道。

    赫连涛白了他一眼。

    阿波俯身看了,断道:“你看,脓血已去,只需再泡半个时辰,伤便愈了!”

    “什么?半个时辰?估计我右腿便废了!”赫连涛叫道。

    “我只说疗伤,没说救腿!”阿波不屑道。

    “你两听听,这叫什么话?”赫连涛怒不可遏,直叫莫、严二人评理。

    “阿波,这疗伤固然要紧,但也不可伤及其他呀!”莫羽非忙道。

    “莫师弟说得是,顾此失彼,实不可取!”严昉亦道。

    “嘿,据说鸿鹄仙医苑的疗法极是温和,不过是先用利刃剜掉腐肉,再涂以秘膏祛毒,那秘膏以毒攻毒,故灼热如炭,待长肉之时,再辅以竹露,其痒如蚊叮,十天方好。”

    赫连涛一听,竟唬得忘了痛。

    阿波见了,不觉坏笑,遂道:“对了,治疗此伤,仙医苑还不用麻沸散!”

    “真的?”赫连涛不觉一颤。

    原来阿波还自记恨赫连涛言语奚落,便夸大其词,将仙医苑的疗法说得十分骇人,实则不然,只是这池水疗伤确有奇效。

    莫羽非见阿波隐有坏笑,不觉心疑道:“你如何知道仙医苑的事?”

    “本殿主要想知道,又有何难事?”阿波傲然道。

    严昉听了,不觉道:“殿主似乎对此伤的疗法很有经验,却不知这是何毒?”

    “你们鸿鹄弟子何等聪明,难道还看不出来?”阿波冷笑道。

    严昉想了想,道:“据我所知,黑藻之毒不至如此。”

    阿波不觉眉毛一挑道:“那你觉得呢?”

    “这毒性……”严昉摇了摇头。

    “什么破黑藻!简直就是妖孽!”赫连涛浑身发颤,破口骂道。

    “你骂谁呢?”阿波最烦“妖孽”二字,故一听便怒。

    莫羽非微触赫连涛的手臂,意思让他说话客气些。

    “我说黑藻,又惹谁了?”赫连涛却是不忿。

    阿波忽然嘿嘿笑了两声,其表情实是诡异,莫羽非三人不觉一栗。

    便听阿波道:“这黑藻若非出自本殿主之手,又怎会有此威力呢?”

    赫连涛一怔,严昉却道:“你的意思是,黑藻之毒是因你之缘故?”

    “哼,是又怎样?”阿波冷道。

    “原是你干的好事!我差点儿就把你当好人了!”赫连涛几乎一跃而起,然腿伤又让他颓然坐下。

    莫羽非听了,也是惊愕。

    “哥,你别听他说,我可不坏!”阿波见莫羽非神色有变,慌忙辩解。

    “那黑藻之毒怎么回事?”莫羽非质道。

    阿波不觉脸色一沉,道:“那是因为我心中有恨!”

    莫羽非不觉微微皱眉。

    “我身份尊贵,却被幽禁于此!我与众不同,却被奚落、嘲笑!我还不满十岁时,便远离父母,孤身一人!这一切我都受够了!可是没人听我倾诉,没人关心我、理解我,甚至连懂我语言的人也没有一个!”阿波说着,不觉红了眼圈,“哦,哥,你却与他们不同!”阿波忽然抓住莫羽非道。

    莫羽非看着阿波,不觉生起怜悯之意。

    其实莫羽非并没有特意示好,只因他与阿波言语相通,阿波才对他另眼相看。

    “你被幽禁了?”赫连涛环顾殿内各处,见其华美深邃,不禁疑道:“我看不像啊。”

    “殿主身份尊贵,这殿堂自该如此。”严昉解释道。

    阿波听了,默然半响,忽却叹道:“可我独守空房却有什么意思?”

    赫连涛一听“独守空房”,差点儿噗哧笑出,然因腿痛,便只咧了咧嘴。

    “阿波,可我却不懂,你心头之恨与那黑藻又何关?”莫羽非不解道。

    “不知道!不知道!”阿波忽然变得急躁起来。

    严昉忽低声道:“强烈的恨意会产生怨毒,若借仙术将之放出,便祸害极大。”

    “不错,我就要祸害,就要!”阿波叫道。

    “阿波,你别激动!”莫羽非劝道。

    “你劝也无用!”赫连涛冷道。

    阿波白了赫连涛一眼,只咬牙道:“我恨那帮臭弟子,恨玉玄子,恨我爹,恨想盗取……”他一语未了,忽噎了下,随后竟歇斯底里一声长啸!

    莫羽非三人旋即捂耳,亦觉耳膜嗡嗡直颤,忽又见那螺形吊灯瑟瑟颤抖,那河星禁受不住,便纷纷落入池中。

    “哈哈哈——”阿波忽见河星震落,不觉一震狂喜,忽地一跃而起,手舞足蹈,还且舞且笑,然莫羽非等见了,却反觉心凉。

    “疯了,疯了!”赫连涛咋舌道。

    “实在可怜。”莫羽非低声道。

    严昉点点头。

    阿波转了一圈,忽却颓然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他最多不过十二岁,却这般孤独。”严昉喃喃道。

    “你怎知他年纪?”赫连涛奇道。

    “我刚才注意到他的手背,其上有三条横纹,如果我所料不错,一条横纹便代表四岁,那他便只有十二岁,还只是条小电龙。”严昉不觉脱口而出。

    “电龙!”莫、涛二人自是一惊。

    阿波听到这一呼,竟如触电般,骤然跳起。

    “你们说什么?”阿波惊恐万状,用手直指他们。

    三人却都忍不住看向他的手背。

    “乱看什么?我要瞎了你们的眼睛!”阿波忙将双手藏到了背后。

    “你是电龙?”赫连涛小心道。

    “不是!”阿波跳脚怒道。

    “电龙是不能透露身份的,那会给它带来危险,我们若知道了,就必须守秘!”严昉告诫道。

    “知道的秘密越多,危险就越多,我宁可不知道!”赫连涛不快道。

    “你守不住秘密?”阿波的眼神凶恶起来。

    “你真是电龙?”赫连涛难以置信,“你就是传说中的电龙?就是这副模样?”

    “大胆!”阿波指着赫连涛。

    赫连涛忽见其眼中绿光一闪,不觉一退。

    “你是为了保密,才藏身于此罢?我们一定替你守密!”莫羽非道。

    阿波眼含怒意,半响,才对莫羽非道:“哥,我愿意相信你,但他们两呢?”

    莫羽非看了看严、涛二人,遂道:“他两是我师哥,我相信他两也能做到!”

    “你两也愿意为我守密?”阿波半信半疑道。

    严昉点点头,赫连涛也“嗯”了声。

    “那……你们以后可还愿意来看我?”阿波眼睛一亮。

    “我们尽力吧。”莫羽非道。

    “哥,你既这么说,便是愿意啦!太好了!”阿波心里一欢,便围着水池飞奔起来。

    三人见他如此,亦觉欣然。

    阿波转了一圈,忽对赫连涛道:“这位哥哥,你快把脚浸入池中,才好得快呀!”

    赫连涛一想仙医苑那可怖的疗法,忙依言行事。

    阿波心里欢喜,便更热情起来,一面摆上水果,一面道:“你们以后可定要来呀。”

    “如果可以,我们便来!”赫连涛一面吃着火晶瓜,一面道。莫羽非也笑着点头。

    然这话音未落,阿波却拍了拍耳朵,似乎没听清。

    “怎么了?”严昉奇道。

    “你刚才说‘如果’什么?”阿波问赫连涛道。

    赫连涛又重复了遍。

    “什么?我怎听不清了?”阿波抓扯着双耳叫道。

    “怎么回事?”莫羽非紧张道。

    严昉见状,也唬住了。

    “吵死了!刺耳的声音,吵死了!”阿波倒在地上乱踢乱撞,满地打滚。

    “什么声音?”莫羽非扑上去急道。

    “在——我——耳中!”

    莫羽非听他忽转用龙语,不觉大为诧异。

    “你——要替我——保密!”原来阿波是不愿旁人知道那声音所在。

    “好,我——答应你!”莫羽非用龙语回道。

    阿波发作时,赫连涛只冷得牙齿“格格”乱响,身子都僵了,严昉见莫羽非照顾阿波,自己便在赫连涛身后为其传功注热。

    就在这时,却忽听身后有人道:“你们也太过胆大,竟敢——擅闯此地!”

    三人急转回身,一见是掌院仙博玉玄子,不觉心中乱跳。

    “都跟我回去!”玉玄子的震怒,在眉间隐现。

    莫羽非第一次见玉玄子动怒,只觉脊背发凉,然又见阿波疼得迷糊,却又不忍弃之不顾,于是大胆道:“沈仙博,阿波他,病得不轻!”

    玉玄子却冷静道:“阿波,你的病也不是一两天了。药你是有的,快自己涂上些!今日之事,你爹若知道了,可饶不了你!”只因阿波素来狡黠,玉玄子便就不愿多作理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