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翡梦引
    这日早间,乃是叶仙教的仙气课,开课前,他捋了捋白须,笑道:“我堂中弟子,可有通晓音律者啊?”

    众弟子一听,不知叶仙教此问何意,便都不贸然答话,只静听下文。()

    叶仙教便道:“半月后,雅韵城城主将要举办一场古乐盛会——”

    “雅韵城?”叶仙教此语一出,兰语堂中顿起涟漪。

    “尔等也知,届时,将有各方乐仙名流赴会,切磋仙曲音律。”叶仙教说时,左机却悄声对金宝道:“雅韵城主……据说,很是风流呢。”

    “胡说!什么风流,那叫风雅?你懂什么?”金宝不屑道。

    弟子们暗议时,莫羽非却听得很是专注,因为他对仙城知之甚少,至于雅韵城,他自然也是初次听说。

    “若为师没有记错,上届的古乐会很有意思……”叶仙教说时,不觉微微一笑。

    堂中弟子因无缘赴会,听他此说,不由都安静下来。

    “听说有人——”赫连涛正要接话,忽见众人都看向他,不觉有些脸红,便讪笑着住口了。

    “你想说雪玫樱凋零之事?”叶仙教倒是直率,不觉笑了。

    赫连涛有些尴尬,便笑嚷道:“你们别这么看我啊,那次献媚的人又不是我!”

    “哦,有人献媚苏箫,这事儿我听过!”金宝眼睛一转,不甘落后道。

    苏箫便是雅韵城城主。

    “你们这些猴儿,这些消息倒是灵通!”叶仙教摇头道。

    这次不止莫羽非,连其他弟子也有些发懵。

    便听叶仙教道:“赫连涛只是说了段小插曲,其实也没什么。”

    “师父,那还算小插曲?”赫连涛噗哧笑了。

    叶仙教也不恼,只道:“有人为争古乐会魁首之位,向苏箫献媚也是正常,你们也该听说过,雅韵城的雪玫樱很是奇特,此树已有千年之久,最喜听闻雅乐。若得雅乐,其花瓣便会纷扬下落,好似为奏乐者助兴,且树间更有轻音相伴,以表赞美之意。”

    “听到好曲花却落了,岂不可惜啊?”白芩婉惋惜道。

    “诶,你们不知,那花落之后,树上立时便会长出新的花蕾,惟其如此,才更繁茂呢。”叶仙教笑道。

    “那上次的雪玫樱怎会凋零了?”范庠疑惑道。

    “那花不吃献媚那套呗!”赫连涛小声笑道。

    莫羽非不觉笑了。

    只听叶仙教道:“雪玫樱可是雅韵城的奇树,其性情孤高,自然不喜献媚之乐了。”

    “天哪,听几首曲子就要凋零的玩意儿,我可不喜欢!”金宝嘟囔道。

    “可是亲眼见过雪玫樱洒下花瓣者,都是念念不忘呢。”叶仙教笑道。

    “叶仙教,你见过么?”左机傻问道。

    叶仙教却坦然摇头道:“可惜啊,为师五音不全,哪好意思随掌院仙博前去赴会?那会上尽皆曲艺高手,兴许还有仙曲名宿一展风采。为师刚才说很有意思,可不是指那夺魁之事,而是那届真正的魁首。那位高人恰恰未留姓名,只是趁兴而至,遂随性借台上古琴演奏了一曲,听说那张古琴十分陈旧,然在其指下,却送出绝妙之音,彼时樱花纷纷,漫天飞舞,树间合奏,令人飘然欲仙……”

    堂中弟子听至此,皆遐想无限,半响,堂中阒然无声,仿佛看到了樱花飞扬,落英缤纷。

    白芩婉只恨未曾亲临乐会,不觉问道:“叶仙教,那,那支曲名你可知道?”

    叶仙教道:“本来那老者不愿多言,然城主苏箫听后,大为感慨,自然比场中他人更急于请教那仙曲之名。”

    “然后呢?”范庠问时,不觉微微倾身,只怕错过什么。

    “那老者定不会轻易答他。”莫羽非心想。

    “那老者便让苏箫也显露一手,以樱花飞扬作比试。”叶仙教道,“要知道,苏箫虽酷爱音乐,轻易却不肯显露其才,他这性子,便与那雪玫樱无异。但那曲子着实打动了他,故他略微思虑后,便以同一张古琴,弹奏了一段古曲。”

    “苏箫不是号称仙界琴圣么?”一个清秀少女低声道。这少女名叫何青岫,最擅琵琶,故对乐曲之事颇为关注,只是平时话少,此时却忍不住道。

    “情圣?”赫连涛低笑道。

    何青岫不觉斜了他一眼,那目光之意似说“低俗”。

    “山外有山,琴圣之名未免太过。”严昉摇头道。

    叶仙教却在堂前道:“苏箫既醉心音乐,又是雅韵城城主,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其一段古琴,也是令樱花在片刻间便花开三遍,这等琴艺,也是令人刮目相看!所以英雄互惜,那老者自也不会吝啬曲名了!”

    “哎,叶仙教,你快说啊,那仙曲何名?”左机几乎跳起身道。

    “听说叫作《翡梦引》。”叶仙教徐徐道。

    莫羽非忽觉心头一震,口中不觉喃喃道:“《翡梦引》?”

    “那是何意啊?”白芩婉甚是好奇。

    “此等雅名,为师可就不解了。”叶仙教笑道。

    “弟子倒是听说过《风雷引》,那是凡尘一首古曲。”何青岫谦虚道。

    “不错,‘引’字该是指乐曲开始的一段,至于‘翡梦’二字,却不知作曲者何意了。”严昉思索道。

    莫羽非听了,忽然想到了鱼梦,不觉脸上一热。

    “总之,为师认为此次古乐会机会难得,故一听闻此消息,便告知诸位,凡有意参加者,今日便可报名。”叶仙教道。

    “听说这古乐会每五年才举行一次吧?”范庠说时,既是欣羡又是无奈,因他不通音律,故实觉遗憾。

    “每五年?这也太久了吧。”左机议道。

    “物以稀为贵嘛,年年都举办,还有甚新奇?”金宝论道。

    叶仙教却笑道:“然雅韵城主苏箫却自有其道理,他曾说当他沉浸于音乐中时,只觉光阴飞逝,浑然不觉漫长,所以他每闭关五年,不过短短数日之感。”

    有志于乐曲的弟子听罢,不觉深感佩服。

    又听叶仙教道:“尔等也知道,我鸿鹄掌院仙博玉玄子在仙乐上也颇有造诣,故此次受城主苏箫之邀,赴会交流,且还可随同带上新弟子,已增见识。”

    “咱们铁代弟子也可前去?”堂中弟子顿时兴奋起来。

    “没那么容易罢。”金宝敲着课桌道。

    “报名就行么?”左机遂问。

    “但有个条件。”叶仙教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