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欲赴古乐会
    “什么条件?”左机瞪大眼睛。?女?sheng?小说?网 w?

    “掌院仙博说了,这次随她前往的弟子,至少需会得一种乐器,如若有人相邀切磋技艺,那便由同去的弟子上场。”叶仙教道。

    “让我们铁代弟子上场?”何青岫讶然道。她本自恃琴艺远胜同堂弟子,心想即便条件苛刻,此次机会也该非她莫属,不料掌院仙博却要他们亲自登场,这却把她唬住了。

    何青岫虽说琴艺不错,那也仅限于同龄弟子间,她虽有过不少登台表演的经历,却从未见过古乐会这样的大场面。关于古乐会的种种情形,她也只从传授她琴艺的师父那里听过,她师父曾说,你若要想在古乐会上崭露头角,至少还需十年苦功。她师父的话倒也不过,因为古乐会上高手云集,晚辈要想脱颖而出,实是难事。

    赫连涛听了,不觉干笑了两声道:“叶仙教,掌院仙博这不明摆着不让我们去嘛!”

    金宝不觉斜睨了他一眼,道:“不怕出丑就去呗!”

    “你敢么?”赫连涛笑道。

    “青岫,为师知你最擅琵琶,你可有意要去?”叶仙教笑问道。

    “我?”何青岫刚才还盼着这句话,眼下却涨红了脸。

    “哦,咱堂中的琵琶高手,快去,快去,给咱兰语堂争口气!”赫连涛笑道。

    “叶仙教,我那两曲,登不得大雅之堂哪。”何青岫说时,却又暗觉不甘。

    “哈哈,为师看来,音乐重在表达真情实感,再说你琴艺娴熟,又有何惧?”

    “对啊,”左机敲桌道。

    白芩婉见何青岫推脱不去,便觉其矫情,不觉轻哼了声。可惜她不谙音律,不敢自荐。

    “这么看来,我们兰语堂此次是没人愿去了?”叶仙教有些失望了。

    赫连涛环顾左右,似乎没人敢去。

    “师父,我试试!”

    赫连涛唬了跳,这不是莫羽非的声音么?天哪,这小子要干嘛?

    “羽非,你愿去?”叶仙教有些惊奇。

    “是的,师父。”莫羽非平静道。

    这平静下,却有涟漪倏然荡开,引得堂中弟子一阵心潮起伏。

    “莫师哥,你真要去?”白芩婉也是难以置信。但她看莫羽非那神色,绝非戏言。

    “喂,你小子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赫连涛低声道。

    莫羽非笑了笑。

    “羽非,原来你也通音律,为师却还不知呢。”叶仙教悦道。

    “师父,弟子不过略解一二,却不比何师妹。”莫羽非笑了笑。

    何青岫听罢,不觉有些脸红,然她却不愿贸然参加,折损颜面。

    白芩婉见莫羽非报了名,忽道:“叶仙教,弟子也愿去!”

    莫羽非不觉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白芩婉双颊微红,报以一笑。

    “开什么玩笑,你们都要去?”赫连涛望着白芩婉道。

    “芩婉,你也会乐器?”叶仙教问道。

    “这……”她忽觉很窘,她除了胡乱敲过白世龙留在家的那架鼓以外,就没碰过别的乐器了。

    “好了,严肃些,”叶仙教道,“为师虽鼓励你们出去增长见识,却不赞同你们盲目登台,这毕竟关系到鸿鹄的声誉。所以,此次报名者,需至少会得一种乐器。”

    “叶仙教,这演奏中也需融入仙术么?”莫羽非问到了关键所在。

    “当然了!”金宝早有些不忿。其实他也会点儿乐器,不过却是螺号。

    “能参加古乐会者,尽皆是仙城中的奇才,若不以仙术演奏,又怎能体现其超凡之处呢?”叶仙教微笑道。

    莫羽非默然点头。

    玉磬诀的招式一一在他脑中浮现,长啸幽篁、万壑松风……他的心一阵痛楚,如果母亲还在,如果还能回到冰莲岛上的宁静,那该多好。可惜逝去的无法重现,他只能带着母亲的心愿往前。

    晚间,叶仙教领着莫羽非去拜访掌院仙博玉玄子,掌院仙博交代过,凡愿意参加的弟子,都需亲自与她面谈。

    叶仙教本是洒脱之人,然这件事,却有些挂心,故他特意陪同莫羽非前往玉玄子的书斋。

    走近书斋,莫羽非想起了初次到此时的情景,不禁有些好笑。这一次,他却很顺利。

    门外并无鹤卫,屋里却点着灯,隐约似有谈话。

    进去后,莫羽非微微一惊。他没想到,淳于璟也在此。另一人,则是兰香堂的掌堂仙教厉骁。

    厉骁抬起头来,只淡淡招呼了叶仙教。

    莫羽非想起厉骁的绰号“黑旋风”,不觉有些好笑。

    “二位请坐罢。”玉玄子道。

    “这位弟子倒是面生得很。”厉骁打量着莫羽非,一双小眼却透着精光。

    “这是我堂中弟子莫羽非。”叶仙教道。

    厉骁眼中有了笑意,他在想,这样一个刚毅沉静的少年,又会擅长何种乐器呢?

    玉玄子则笑道:“看来我提出的条件还是难倒了不少弟子,”说着,便笑看莫、璟二人,“——除了你两。”其实玉玄子并非有意为难弟子,不过是借此试试他们的胆量和信心。

    淳于璟也在好奇,莫羽非到底擅长什么?

    “羽非,你的长项是?”玉玄子问道。

    “玉磬。”莫羽非答道。

    “玉磬?”厉骁一惊,“你真会?”

    “当然了。”

    厉骁仍是不信,遂道:“你该很清楚规则吧?”

    “叶仙教已说得很清楚了。”

    “你确定你的仙术能驾驭好玉磬?”厉骁疑道。

    “厉仙教,你不必替我堂弟子担心。”叶仙教讽刺道。

    “叶仙教,我是怕你的弟子和你一样,心态散漫,无视鸿鹄的荣誉啊。”厉骁挑衅道。

    “厉仙教,请你注意你的言语,不要诋毁叶仙教。”莫羽非气愤道。

    厉骁看了眼莫羽非:“凡尘来的,脾气倒挺大!”

    “厉骁,你生在仙城,境界也不怎么超脱啊。”叶仙教笑道。

    “你!”厉骁忽然有些语塞。

    玉玄子却说话了:“羽非,你会玉磬奏乐,这倒不容易。”

    “玉磬跟石磬差不多吧?”淳于璟有些不屑。

    “确有相似之处。”玉玄子道。

    淳于璟忽想起宫中朝聘礼仪时所用的乐器,其模样,虽是壮观,却不知莫羽非怎会喜欢这个?

    只听玉玄子道:“既如此,明日为师便在兰蕙阁等你们,那里乐器还算齐全,你两前来稍作演奏,若能通过,到时为师便带你们一道出席雅韵城的古乐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