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铜镜魅
    这晚,莫羽非刚进寝舍,便见赫连涛在灯下吃青柠糕。nv生小说网他见莫羽非回来,劈头便问:“你当真要去?”

    “当然。”莫羽非一面解外袍,一面笑:“你怎么又在吃?”

    “哼,你小子行啊,还通音律,我怎么没看出来?”赫连涛抹抹嘴,笑看莫羽非,半响道:“你还有什么瞒着哥的?”

    赫连涛此话无心,莫羽非却心中一紧。他和赫连涛虽是亲近,却从未向其透露自己的真正的身世以及惨烈过往。他不愿将其卷入血腥,也害怕赫连涛知道后会远离自己,让一切顺其自然罢。

    赫连涛见他脸色一郁,也不再追问,只道:“都怪你,丢下哥要去参加什么古乐会,弄得哥没了心情,仙史课的作业还一字未动呢。”赫连涛说时,掸掉了桌上的糕点碎屑。

    “喂,你别赖我啊,哪次作业你主动过?”莫羽非哂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书面的我虽懒怠些,练气修仙我可不赖。”赫连涛纠正道。

    “咦,范师兄歇下了么?”莫羽非这才见范庠屋子没点灯。

    “是啊,他趁着下午无课,特地去仙医苑领了葫芦籽,自己跑到玉弓沙场练习护救葫芦,累个半死才回来!”赫连涛瘪嘴道。

    “何必那么辛苦?”莫羽非笑道。

    “我猜他是怕考差了,被罚光阴湖!”赫连涛低声道。

    “以他的实力,不必担心吧。”莫羽非淡淡一笑,只觉范庠太过紧张。

    就在这时,莫羽非随身带着的青花小伞却振了起来,他忙从袖中取出,展开小伞传来的纸条一看:羽非,今晚因顾及你之颜面,为师不便明言。此次古乐会,你最好别去。眼下魔锦千丈又卷土重来,黑电妖亦踪迹不明,你身份特别,定要谨慎行事,不可疏忽大意。——玉玄子”

    莫羽非将纸条握在手中,眉头紧锁。

    赫连涛见他神色黯然,半响,才试探道:“是青花伞神么?”

    莫羽非摇了摇头,默然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莫羽非此次报名,并非钟情音乐,而是想借此机会,接触各方人士,心想或许便能碰上柳玉影,甚至打探到有关黑电妖的线索。而待在鸿鹄,他便很难有此机会了。

    他知道玉玄子是出于安全考虑,但让他静守于鸿鹄,他只觉难耐。他想了想,便取过银针笔回道:“掌院仙博,弟子深知您的顾虑,但弟子也不能为求安稳,便足不出校罢?且此次前往雅韵城,弟子私以为还可仰赖掌院仙博您之庇护,故甚觉安全。却不知掌院仙博可否给弟子机会,以瞻仙乐界各方名宿之风采?——弟子:莫羽非”

    莫羽非写完后,心中仍是忐忑,也不知自己这番表达能否换来玉玄子的通融,但他还是抱着希望,将纸条放入青花小伞中,轻点机关,送了出去。

    玉玄子还未歇下,便收到了莫羽非的短笺。其实她早料到,莫羽非沉默冷峻的面容下,那颗复仇的心从未平静!也正如莫羽非所说,足不出校,未必安稳,且有她同行,也该无甚大碍。毕竟,真正的强者,无一不是经风雨,见世面……她打算带莫、璟二人同去。

    翌日,莫、璟二人同往兰蕙阁试演,淳于璟的箜篌自然是优雅动听,莫羽非的玉磬也有其独到之处,玉玄子在琴艺上对弟子并不苛刻,故两人随即通过。

    ﹡﹡﹡﹡﹡﹡﹡

    半月转瞬而去,这日,莫、璟二人随掌院仙博玉玄子登上鸿鹄专用的青凤车,飞往千里之外的雅韵城。

    青凤车内,陈设虽不华丽,莫羽非却觉十分舒适。雕花窗框,半卷竹帘,座椅柔软,兰香清雅……车首还有一青铜镜面,玉玄子轻点椅旁按钮,其座椅便滑向铜镜,只见其在镜上写道:鸿鹄东北方,二千里九百里,雅韵城。写罢,便又退回原位。

    “沈仙博,这车无需驾驶么?”莫羽非见玉玄子退回身旁,不觉惊异。

    “我已将目的地写入镜中,此车自会将我们送达。”玉玄子笑道。

    莫羽非心中佩服至极,他透过前方车窗,只见青山白云倏然后退, 心想凡尘不过马车、牛车,仙城却有“虎啸”、“青凤”,还有那日见到的“至尊貔貅”!来此确实大开眼界,试想自己若能亲驾一辆虎啸车接母亲凌空俯瞰仙城美景,是何等快事啊!只可惜母亲却不在了。

    淳于璟见莫羽非忽转黯然,不觉纳闷,然因心系古乐会上演奏之事,便也无心多问。

    这日玉玄子心情甚好,便又谈及苏箫所擅长的古琴以及往届古乐会的种种趣事。不知不觉间,窗外天色渐暗,玉玄子放眼一看,才见青凤车已飞入一山谷中,两旁树林幽深,阴云沉沉。

    “不好!”玉仙子说时,早已滑向铜镜前,指尖轻触镜面,顿有一行字浮出。

    “鸿皓东北方,两千九百里,雅韶城?”玉玄子一看,不觉大惊,“这定位铜镜怎会出此差错?竟生生偷换了两字!”

    莫、璟二人听罢,都是诧异,忙滑动座椅,凑近查看。

    莫羽非一看,果然“鹄”变作了“皓”,“韵”变成了“韶”!他心中一沉,只觉不妙,难道掌院仙博并非多虑,危险已经驰至?

    “沈仙博,这车有自驾装配么?”淳于璟询道。

    “当然!”玉玄子说时,已启动前排机关,顿有一排“铜扣”弹出,她随即触动按钮,调整方向。

    淳于璟心想:“早知鸿鹄专车这般不济,我便该调遣一辆宫中‘貔貅’!”但转念又想,“以沈仙博的脾性,定是不喜那排场,咳,也罢!”

    玉玄子既已发现问题,倒也应对有余,只是心中却奇怪,她之前还派鹤仙将“青凤”细查了一通,查后并无异样,可这半途怎就转向了?难道还有人能窜改铜镜之识别力?真若如此,此人必定行踪隐蔽,技赛鬼魅,而他目的何在?玉玄子一时也难解。

    然如此一来,时间却耽搁了不少,当师徒三人抵达苏箫设宴的芳樱洲时,古乐会已开始了近半个时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