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银弦怒涛
    芳樱洲上,雪玫樱如霞似锦,分外妖娆。?女?sheng?小说?网 w?树林间乐声阵阵,更添雅趣。

    然古乐会场外,却设有隐形墙,凡入场者需凭城主特制的樱花门卡,方能入场。

    “此卡需运仙力,方有感应,你两试试。”玉玄子却示意淳于璟先行,她暗中有些担心莫羽非。

    淳于璟会意,立时持卡走向门前那仙鹤石柱前,将门卡对准鹤顶,运气一刷——那卡上樱花顿时一闪,鹤顶随之一红,六尺木门骤开。淳于璟立时迈了进去。

    “羽非,就是那样,去罢。”

    莫羽非不禁有些忐忑,他可是第一次使用这种门卡,至于能否以仙术启之,他实是无底。他的掌心已经汗湿,他竭力回想着运气法诀,只盼能顺利通过。

    可是当他掌运仙气,将门卡置于鹤顶时,门卡并无反应。

    “仙气需从指间注入卡中,且力道不可太过。”玉仙子见他不得法,忙提醒道。

    他便依言又试,却只觉仙气横溢流散,却难以集中于指尖。

    “合并分流,聚散融汇乃是仙气运用之基本方法,仙气课上,叶仙教应该说得很清楚吧。”玉仙子凝眉道。

    莫羽非不敢分神答话,只默然点头。他心中暗急,不觉加大了力道。却听“嚓”的一声,樱花虽亮,门卡却碎了。

    “这?”他不觉一呆。

    “哎,你运气过急,这门卡承受不起!”玉玄子不觉摇头。

    淳于璟在门内看着这一切,虽暗暗得意于自己顺利通过,然因莫羽非的拖累,他也无法入场,便觉不快。然他却佯作关切道:“掌院仙博,要不……弟子先出来?”

    玉玄子一想,却道:“不必了,你先进去,我和羽非稍后便去。”

    “这……”淳于璟似觉不妥。

    “那场中自有我鸿鹄席位,你坐下便是,不必多虑。”玉玄子道。

    “嗯,那样也好,否则苏城主会觉我们太迟了。那弟子先去了。”淳于璟说罢,微微拱手,便即离去。

    莫羽非见了,越发着急,因说道:“沈仙博,此卡既废,弟子便已没了入场资格。您还是别管弟子了,弟子在外等你们便是。”莫羽非虽是此说,心中却有些不甘。

    玉仙子却笑道:“这是什么话!为师既带你来,又怎会弃你而去?我这儿不是还有一张卡么?”玉玄子说着,递给莫羽非道:“你再试试!”

    莫羽非一愣,“沈仙博,那你呢?”

    “为师不去也罢,只要你两能开阔眼界,便不虚此行。”

    正说时,却见木门忽开,出来的乃是一青衣童子。只见其向玉玄子行礼问道:“请问这位可是鸿鹄的掌院仙博玉玄子?”

    “正是。”玉玄子道。

    那童子忙道:“我城主已恭候您多时,因未得见,故特派小的前来相迎。”

    “那正好,”玉玄子不觉笑道:“我这弟子一不留神,损了门卡,正是不便呢。”

    那童子不觉好奇地看了莫羽非一眼,遂道:“也无妨,二位请随小的进去便是。”

    莫羽非听得此言,方舒了口气。

    进去后,只见雪玫樱林立道旁,一望无尽。便听小童指着前方道:“这路程稍远,二位若不介意,倒可略展轻功驰至。”

    玉玄子一想,今日确实耽搁不少,这童子的提议倒也不错。

    于是由童子在前引路,二人随之御风前行。

    ﹡﹡﹡﹡﹡﹡﹡

    不多时,便闻琴声渐近,那曲调清雅,令人闻而忘忧。

    “这是鲲鹏仙院的代表曲目,名为《霜天》。”那童子微笑道。

    “嗯,”玉玄子点头道:“后起之秀,实在不错。”

    莫羽非不免有些紧张,心想自己那手击磬功夫,只怕难以匹敌。

    须臾,那童子便将二人引入会场之中。莫羽非放眼一望,淳于璟正笑着迎来。随后,师徒三人落座,只见会场主持道:“接下来上场的,乃是神鹰仙院的铁代弟子,欧阳寒,擅长乐器——银弦琴,其曲目名为《怒涛》。”

    主持者话音刚落,便见一玄服弟子携琴傲然登场。

    “原来是他。”莫羽非心中微微一惊。莫羽非想起仙基礼上,欧阳寒野心勃勃的眼神来。

    这一次,欧阳寒虽携琴出现,却不见半分柔和。

    他那琴乃鹰饰琴首,琴体墨色,唯弦银色,透着冷光。

    欧阳寒微一倾身,意作行礼,随即坐下,却不拨弦。沉默中,他微微闭眼,似在酝酿,这一刻,莫羽非看到了他眉宇间的寒意。

    忽然,欧阳寒手指触弦,飞速弹拨,顿有蓝光传至弦上,一阵清音霎时漾开。然此音却与刚才的《霜天》全然不同,莫羽非听来只觉阵阵头晕,心中慌乱。

    “蓝橙仙力!此人竟已仙至蓝品!”淳于璟见其蓝光之中微含橙色,心中也是剧震。要知同龄弟子中,此等仙品极为罕见。

    “快屏息凝神!”玉玄子随即警告道,“这弟子用了扰魂术,你两小心!”

    莫羽非立时用上了叶仙教所授的凝神驻心术,以抵抗不断袭来的琴音。

    然随着欧阳寒指尖力道改变,其琴音的干扰性越来越强!

    一**琴音有如雷鸣,震得莫羽非胸闷难当。淳于璟虽竭力调息,

    强作镇定,然随着琴音幻变,亦觉心中烦闷。

    “好,这一曲极好!”右边邻座的两个弟子却欣然起身鼓掌道。

    莫羽非忍住烦渴,斜眼看去,只见那两弟子身着黑色劲装,胸前皆有白色的鹰首图样。

    “哼,同院弟子,相互捧场!”莫羽非心中冷笑道。

    忽然间,欧阳寒指法一变,只在中间那根弦上挑动了三下!这三声铿锵,有如裂帛,那蓝光倏然窜至琴首,鹰眼骤亮!

    欧阳寒嘴角噙笑,起身致敬,忽见雪玫樱纷纷下落,四下寂然。

    主持人微微一愣,似慑于台上无形的寒气,竟踌躇不前。

    “欧阳寒,好样的!”神鹰仙院的弟子们毫无顾忌地喝彩道。

    欧阳寒也不急于退场,只缓缓转身,朝向北面看台道:“苏城主,依您看来,在下这曲《怒涛》如何?”

    莫羽非随之望去,只见对面台上,便有一人徐徐起身,其风姿不凡,有种出尘之美。

    “天下竟有这样清雅脱俗之人!”莫羽非不觉暗暗感慨。

    此人正是城主苏箫,只听其道:“欧阳少侠仙艺精湛,令人佩服!”其音爽朗,却暗含劲力,犹如松风入耳,令人心生清凉。

    莫羽非不觉为之一震,心想其千里传音的功夫好生厉害!

    欧阳寒听罢,不觉孤傲一笑,遂道:“多谢苏城主赞誉,却不知在下离本届魁首还有多远?”

    此话一出,台下顿生哗然,欧阳寒这话分明便是在挑战魁首之位!

    苏箫却淡淡一笑道:“魁首之位并非由我苏某定夺,其终归谁手,还得看其余弟子的演奏,以及今日到场观众的评判。”

    欧阳寒听得此话,不觉冷冷一笑,道:“据在下所知,苏城主乃是仙乐界的高人,在下若能听您一番点评,那是远胜旁人百句!”

    苏箫见他执意索问,便道:“若只从琴艺来看,欧阳少侠似乎刚猛有余,然琴技却稍显生硬。”

    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不觉霍然起身道:“苏城主,您这也太苛刻了罢。听说您这雪玫樱能闻音识雅乐,方才我院弟子曲终之时,那樱花纷纷下落,这便足以说明欧阳寒的琴艺水平之高了!”

    苏箫听了,不觉摇头笑道:“这却不然。这雪玫樱毕竟只是柔弱花朵,若以仙力震之,同样可以使其下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