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战琴易手
    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听了,不觉干笑了两声道:“那这却不好说了,谁知这樱花下落,是因为仙力还是因为其它?”

    苏箫听了,便望了望头顶繁美的樱花道:“这个容易。nv生小说网这雪玫樱,每每心有所悟,花间便会乐音缭绕,有如伴奏。若是生生震落,便无此效果了。”

    “哦,苏城主此话当真?”那领队仙教听了,只觉不信,又道:“即便如此,今日会场上也无人能将樱花震落啊!”

    他此话一出,台下不少人便窃笑起来,心想他果然承认了自己弟子暗使的手法。

    欧阳寒脸色一沉,却又不便发作,却听苏箫朗声道:“虽然眼下看来,尚无人能使樱花动容,但鸿鹄仙院的弟子却还没上场,故此时便下结论,显然为时过早,不如等其演奏完毕后,众人再作评说如何?”

    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听了,只得闷声坐下。

    欧阳寒却飞快地扫过莫、璟二人,只见莫羽非神色冷峻,身姿矫健,不似通晓乐律之人,而淳于璟风姿不俗,又携有一架金凤箜篌,一看便像有力的夺魁对手,因此扬声问道:“你就是鸿鹄仙院的演奏代表?”

    “正是。”淳于璟朗声道。

    其实淳于璟本以为古乐会乃是各方名士高人交流切磋之地,不料眼前来者,却来势汹汹,挑衅至极。不过他倒也胸有成竹,毫无惧意。

    莫羽非见淳于璟昂然应战,心道:“淳于兄有备而来,该不会输给此人。”但见欧阳寒神情倨傲,他又不免替淳于璟担心。

    只听欧阳寒道:“这位兄台,听方才苏城主之言,显是对你寄有厚望。苏城主既是雅韵城的主人,自然眼光不差,故在下也先敬你三分。”欧阳寒说时,神色却有七分讽刺。

    “不敢当。”淳于璟微笑道。

    “可是兄台若要让在下完全心服,便需和在下比试比试!”

    台下之人听了,不觉议论纷纷,都说欧阳寒不识大体,竟敢挑战青轩城的皇族后裔。然他们却不知,欧阳寒之所如此飞扬跋扈,便是因他的身份也十分显赫,原来他便是宝灵城的皇太子,然因年少,故由叔父屋伐代为掌朝。

    淳于璟心知欧阳寒对此次古乐会魁首之位求之甚切,而他内心对此荣耀也十分渴求,只是表面淡然罢了。故面对欧阳寒的挑战,自也不甘示弱,便道:“仁兄请讲。”

    “在下以为,仙城之中比试琴艺,不但要乐曲优美,更该仙技精湛!乐曲虽可以娱人,却也可以夺魂。一个高超的琴师,至少该有一门强项,而这一强项便是其利器!”欧阳寒说罢,只抱手笑看淳于璟。

    “想来,欧阳兄的利器定是这银弦琴了。”淳于璟道。

    “不错!”欧阳寒说时,很是骄傲地看了眼自己的战琴,那银弦琴泛着冷光,颇有迎战之姿。

    “若要比试,在下便用此箜篌。”淳于璟冷静道。

    欧阳寒听了,却摇头笑道:“无趣,无趣!”

    淳于璟心中微颤,便问:“那仁兄的意思是……”

    “咱们调换乐器,再作比试,如何?”欧阳寒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调换乐器?”淳于璟本是沉稳,却也一惊。

    “怎么,兄台是不舍,还是不敢?”欧阳寒挑眉道。

    “这也太过分了!”莫羽非不忿道。

    “羽非,稍安勿躁!”玉玄子低声道。

    莫羽非一看玉玄子,见其脸色凝重,眉蕴怒气,便知掌院仙博也是有气,只是顾全大局,不动声色而已。

    欧阳寒斜了莫羽非一眼,遂问淳于璟:“那么,兄台不愿接受挑战了?”

    淳于璟知道,此刻若是退场,不仅自己颜面尽失,还会累及鸿鹄声望,可若与欧阳寒对调乐器,那便难有胜算了。

    苏箫见欧阳寒出此难题,便朗然道:“淳于公子若是不愿,大可不必为难自己。这古乐会本是怡情悦性,交流会友之地,不必咄咄相逼。”这末一句,显然是在责备欧阳寒。

    “苏城主,请恕在下失礼,只是在下方才也说了,仙城琴师自该与凡尘之人不同,琴是乐器,却也是武器,一个琴师技艺再高,也该懂得自保,若只会以琴寄托闲情,岂不太过柔弱?”欧阳寒说罢,只朝淳于璟冷冷一笑。

    淳于璟被他一激,不觉怒火上窜,因起身说道:“欧阳兄可是暗指在下难以自保?”

    欧阳寒并不答话,只笑看淳于璟。

    玉玄子因知淳于璟沉稳有谋,故只静观其变,莫羽非却想:“这欧阳寒也算本事,竟能触怒淳于璟!”转念又想,“今日我若带了玉磬来,他要挑战的人恐怕还有我!”然玉磬实在太过庞大,不便携带,故莫羽非此番仅背了个行囊,甚是轻巧。

    其实淳于璟不仅精通箜篌,对其它乐器也略晓一二,心想自己若与欧阳寒对调乐器,也不算吃亏,因为欧阳寒事先也不知他擅长箜篌,故也无法提前准备。于是道:“欧阳兄既想对调乐器,那在下成全便是!”

    “淳于兄可别后悔!”欧阳寒冷笑道。

    “璟儿,银弦琴与三弦琴不同,你可要想清楚!”玉玄子不觉提醒道。

    淳于璟点了点头,遂走上台去。

    “请!”欧阳寒见淳于璟走来,左掌运气,劲力一出,蓝光闪耀间便已送出银弦琴!

    淳于璟忽见银弦琴随着劲风袭来,忙拂袖欲卷,然他左手甫出,却觉右手一震,原来欧阳寒已然出掌,要夺他箜篌!淳于璟这箜篌轻易不与人碰,此时他见欧阳寒竟要强取,心中极是不快,忙发力握紧不放,然欧阳寒仙至蓝品,力道劲猛,其掌间仙力霎时间便由箜篌传了过来,淳于璟右臂一酸,箜篌便被对方吸了过去!

    “淳于兄放心,在下对箜篌不感兴趣,只是两样在手,只怕兄台难以专注!”欧阳寒语带讥讽,神情得意。

    淳于璟交手便吃了亏,心中自然不忿,然此时若要夺回箜篌,却显小气,且他心下明白,欧阳寒仙品在己之上,若要硬夺,几无胜算。于是按住怒气道:“欧阳兄,眼下乐器已换,你却要怎么个比法?”淳于璟知此一问,对己不利,然要对方心服,又只能如此。

    欧阳寒听了,不觉笑道:“今日既是古乐盛宴,那在下也不能坏了在座各位的雅兴,故这比试自然离不开音乐。只是为添趣味,在下建议定此规则:比试者均弹奏同一曲目,曲目由苏城主拟定,比试者需尽力弹完整首曲目,而对手则负责夺回自己的乐器。”

    欧阳寒话音刚落,台下便即哗然。众人皆知欧阳寒表面虽说不饶雅兴,实际上音乐是小,夺魁是大。

    莫羽非见淳于璟神色微变,便知欧阳寒确为劲敌,然箭在弦上,已无法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