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猗嗟》戛然
    苏箫早便料到这古乐会的魁首之位会引得无数高手角逐,故对欧阳寒的提议也不以为奇,且他痴迷音乐,一想两位后起之秀将在险况中对调乐器,临场发挥,便觉新鲜有趣!加之玉玄子声名远扬,其门下必然出高徒,故他对淳于璟之琴艺也是颇感兴趣。(w?)(w?)

    此时欧阳寒斜倚箜篌,目光却紧盯淳于璟,淳于璟左手抱住银弦琴,并不敢坐,只怕欧阳寒陡然出手,自己猝不及防。

    他两各立一端,场上虽寂,却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便听苏箫扬声道:“苏某认为欧阳少侠的提议也算新奇,若在座诸位无人反对,那今日这场比试便以此提议为准。”

    其时欧阳寒一曲《怒涛》技压群雄,别院众人气势早已受挫,且眼下乃是鸿鹄仙院面临挑战,旁人观战心切,便都无人反对。

    苏箫见众人目光齐聚场上,便高声道:“苏某有幸,今日得群雄赏光,齐聚苏某敝宴,以切磋交流琴艺。今之来者,皆是文人雅士,先才各位高手所呈曲目,也让苏某大感后生可畏。而眼下两位比试者,乃是要角逐本次古乐会的魁首之位,那在比试前,请允许在下稍作介绍——”说到此,苏箫不觉略提嗓音道:“东面这位,乃是鸿鹄仙院的铁代弟子淳于少侠,西面这位,则是神鹰仙院的铜代弟子欧阳少侠,两位都是来自著名仙院的青年俊杰,后起之秀,前途无量!”苏箫说到此处,璟、寒二人皆是心中一动,便听苏箫又道:“苏某虽不才,却幸得诸位赏识,惶任本次古乐会乐主之位,那么在下便勉强拣曲一支,以助雅兴。”

    “这苏城主话倒斯文!”莫羽非听了,不觉摇头。他见璟、寒二人只如冷峰相对,哪还有半分雅兴?

    只听苏箫道:“在下所选曲目,名为《猗嗟》,此曲乃是赞扬青年射手,倒与两位少侠风姿颇为吻合。”

    莫羽非一听,不觉心头一动:“这不是《诗经》中的一首诗么?”不觉间,便想起母亲昔日教授自己诵读古诗的情景,心中不禁一酸。

    淳于璟听是《猗嗟》一曲,便觉心石落地,心道:“此曲倒是熟悉,只是未曾在银弦琴上试过。”

    欧阳寒见淳于璟面有思虑,不禁冷冷一笑,心想:“此曲何难?我早在铁代便已烂熟了!”

    苏箫见众人多有赞许之色,便又说道:“诸位既无异议,那便定为此曲。只是在下务必提醒二位少侠,这古乐会旨在交流音乐,互增了解,并非为了较量高下,故二位比试时,点到为止,切莫伤了和气!”

    欧阳寒却笑道:“苏城主,这比试之中,偶有失手,在所难免。在下和淳于兄既已站在台上,心中自是有数,您便放心罢。”

    苏箫微微点头,淳于璟却已听出欧阳寒绝不手下留情的敌意,心中不免一冷。

    莫羽非见欧阳寒气势凌人,不觉替淳于璟捏了把汗。

    雅韵城上空,阴云密布,天色灰暗。

    淳于璟右手斜抱银弦琴腔,左手微扶琴杆,脑中《猗嗟》如电驰过。忽然,他心中一沉,“欧阳寒竟用了精铁义甲!”

    原来欧阳寒摩拳擦掌间,淳于璟忽见他指尖闪动,这才注意到欧阳寒为弹银弦琴,早便用义甲护好了十指。

    “那铁片义甲,转眼可变利器,欧阳寒本就仙至蓝品,再有义甲,岂不如虎添翼!”想到这儿,淳于璟便觉心惊。然他为求箜篌音色完美,早便放弃义甲,仅凭肉指弹奏,可在眼下看来,却极其吃亏。

    欧阳寒见淳于璟目光投来,不觉舒开左手五指,冷笑道:“淳于兄是不是在想,在下因义甲在手,便占去了先机,很不公平啊?”

    淳于璟被他一语言中,反倒一窘,只好道:“欧阳兄弹琴所需,理所应当,无妨。”

    然淳于璟话音未落,欧阳寒却已撕下两片义甲,且他手上不停,口中更道:“既要比试,就得公平,我欧阳寒赢就要赢得漂亮!”

    莫羽非在台下听得分明,不觉暗恨道:“这小子当真狂妄,难道魁首笃定便是他的了?”

    淳于璟见欧阳寒且撕且笑,心中越发不是滋味,忽却听玉玄子朗声道:“神鹰仙院的紫鸢裂纹爪可是声名在外,若有义甲遮挡,只怕有碍发挥罢。”

    此话一出,欧阳寒不觉一愕。

    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听了,便勃然怒道:“我紫鸢裂纹爪锐比尖刀,锋如利刃,区区义甲又有何碍?”

    然他话音刚落,台下便有哗然。他一想之下,方觉失言。他这话无疑暴露了欧阳寒的夺魁野心。

    欧阳寒眼见如此,倒也不甚在意,索性断掉所有义甲,两掌一拍道:“在下不才,我院的紫鸢裂纹爪,在下只会些皮毛,还愿各位待会儿不要见笑!”

    淳于璟一时只紧盯欧阳寒的双手,虽见他真甲平整,心中反却悚然。

    “掌院仙博,淳于兄他能应对么?”莫羽非蹙眉道。

    玉玄子凝望着淳于璟道:“璟儿他善于应变,且让他发挥。”

    莫羽非见玉玄子此说,便不再作声,心想淳于璟琴艺在己之上,自己心忧也是无益。

    其实玉玄子并不太在意那魁首之位,她此番带莫、璟二人前来,便是想让两人增强胆识,故欧阳寒的挑战,正是一次锻炼之机。

    苏箫见双方皆已准备就绪,便道:“好了,那淳于少侠先请吧。”

    淳于璟微微点头,便即开始——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眉目扬兮……”

    偌大的会场,琴音悠扬,霎时洗去了适才的剑拔弩张。淳于璟心中微喜,至少这陌生的银弦琴能在掌控之中,尽管其主就在三丈开外对他虎视眈眈。

    莫羽非见淳于璟驾驭还算自如,不由欣喜,然一看欧阳寒竟森然不动,不觉大为纳罕。

    不多时,淳于璟便已弹至“猗嗟名兮,美目清兮”一句,众人正都沉静妙音之中,莫羽非却忽见蓝光一闪,直传至银弦之上!

    刹那间,琴艺陡变,众人错愕。

    “这……”苏箫正自品味,不料乐音忽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