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紫鸢裂纹爪
    原来蓝光袭至琴弦时,淳于璟便觉指尖剧震,幸而他早有提防,一开初便将仙气注于指尖,这才使手指免于震破。? w?(w?)然琴音中断,却是难免。

    众人正是惊异,欧阳寒却已欺近淳于璟身边,伸手便要夺琴!淳于璟立时抱琴跃开,手中却又弹起“仪既成兮,终日射侯……”欧阳寒见淳于璟身轻如燕,指法不乱,不觉暗悔轻敌,刹那间,十指幻变,鹰爪陡生,正如饿鹰扑食,便朝淳于璟袭去!淳于璟心系琴音,眼观敌手,见鹰爪扑来时,忙幻影避开。

    “好家伙,竟会幻影闪身!”欧阳寒咬牙切齿间,便是一道“裂断虹霓”,追击而去!

    这“裂断虹霓”乃是紫鸢裂纹爪中最为阴狠的一招。欧阳寒当众使出,旁人不明就里,还以为只是普通搏击,然中招者,表皮虽只留裂纹,皮下经脉却已寸断!好在淳于璟反应迅捷,就在欧阳寒鹰爪袭来之际,早将琴杆挥作利剑,左削右击,将其鹰爪格挡开去!欧阳寒见其以琴还击,不觉怒火更盛,左手趁势抓住琴杆,右腿却向淳于璟下盘扫去!淳于璟忽觉脚下生风,忙使“竹摇清影”飞身而起,双手却不离琴,欧阳寒左手亦抓琴不放,两人相持之中,淳于璟却乘隙弹得一句,欧阳寒急怒之下,右手五指一屈,便朝淳于璟左手抓落!此招凌厉无比,淳于璟却左手一滑,避开袭击,带出尾音。

    “厉害!”台下众人见了,不禁拍手喝彩。

    莫羽非也是大感佩服,心想:“淳于兄能在如此险况下,奏完‘展我甥兮’一句,当真难得!”

    玉玄子亦含笑点头,心感满意。

    欧阳寒屡夺不成,又见众人竟为淳于璟鼓掌喝彩,越发怒不可遏,眼见淳于璟已弹至最后一段,他之夺琴便更显紧迫!

    忽听他大喝一声,遂飞身跃起一丈多高,双臂横展,犹如鹰隼,两道蓝光登时灌注两臂,便有无数紫羽从两臂窜长出来!

    “翮剪荆棘!”欧阳寒俯身扑向淳于璟,两翼顿时收拢,堪堪就要打在淳于璟脸上!这“翮剪荆棘”乃是紫鸢裂纹第九招,此招声势迫人,仙术幻变,且又直袭面孔,威力极大!

    淳于璟见情势急变,便在欧阳寒双翼拍来的刹那,忽将银弦琴朝空一抛!

    “啊!”只听一声惨呼,紫羽惨然飘落。

    原来银弦琴的琴头雕刻锋利,加之淳于璟将仙气注于琴身,故琴在上冲之时,力道奇劲,登时便将羽翼打落不少。

    众人见此奇招,不觉惊呼。

    “这也太过分了!”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起身怒道。其院弟子也同声附和。

    淳于璟不料自己这招“直冲云霄”竟有如此威力,眼见欧阳寒神情阴冷,心中不觉一凛,手上便忘了弹琴。

    两人对视间,自有一股寒意迅速凝聚。

    “淳于兄,小心!”电光火石间,莫羽非忽见欧阳寒分身三人,将淳于璟团团围住,不觉大惊。

    “这弟子分身术已是娴熟啊。”玉玄子暗想。玉玄子心里清楚,淳于璟比欧阳寒低一年级,仙力自然不占优势,只是为使弟子多经磨练,她才准其上场比试的。然此刻欧阳寒使出了分身术,淳于璟恐是难以抵挡。

    “掌院仙博,仙术中还有分身法啊?”莫羽非惊异道。

    “不错,只是你们入校不久,还未学得。”玉玄子说时,目光却紧盯台上。

    然她话音未落,淳于璟的袖袍却已灌满仙气,只听袖间“呼呼”作响,似有暴风涌动!

    欧阳寒见其仙气充盈,一时也不敢妄动,因淳于璟一直谨慎,故出招间并未走漏仙力品级,欧阳寒虽以自己蓝品为傲,却不敢妄揣淳于璟的仙力级别。

    忽然间,淳于璟斜抱银弦琴,飘身向左,直袭左侧的欧阳寒!

    欧阳寒的分身见淳于璟主动出招,忙出掌相击,然淳于璟擅使“月移花影飘身法”,故此番出手只是虚击,实形却已击向前方的欧阳寒!

    欧阳寒虽用分身,却也分散了自己精力,一时间见淳于璟身形飘忽晃动,不觉有些眼花,待定下神时,却听淳于璟又已弹得一句!

    “臭小子!着实狡猾!”欧阳寒暗骂道。

    然欧阳寒毕竟长于应战,片刻间,便找到了淳于璟之破绽,那便是淳于璟虽轻捷灵动,却缺乏刚劲之势。故欧阳寒心念一合,三个分身立时同使紫鸢裂纹爪,朝淳于璟右手抓去!

    淳于璟见此招来得甚为狠辣,只好右手急避,左手却向后一扬,欲将弦琴后撤。然他却忘了,欧阳寒分身在后,早已扑将上来,又是一记鹰爪,狠落在他左手背上!

    淳于璟吃痛一呼,玉玄子和莫羽非都是心头一紧!

    转眼间,淳于璟那如玉的手背上便有三道殷红裂纹,犹如血色枯枝布于手上,鲜血随之渗出……

    “还我银弦!”欧阳寒冷呵一声,登时便将银弦琴夺了回去。

    淳于璟平生几乎未受皮肉之苦,此时陡见手上古怪裂纹,不觉心惧,然众目睽睽下,又不便表露,只好强忍,气势却不免弱了下来。

    “好了,此番到此即可!”苏箫见琴归原主,忙宣息战。

    欧阳寒却扬声道:“淳于兄,若比试到此便罢,那本届古乐会魁首之位便归在下了!”

    淳于璟一曲未了,手又受伤,已是无心比试,然自己箜篌却还在欧阳寒手中,一时进退两难。

    欧阳寒见淳于璟眼含怒意,不觉悠然一笑道:“淳于兄若是默认在下的魁首之位,那便等在下以此箜篌奏完《猗嗟》,如何?”

    “箜篌还来!余者本王不要!”淳于璟声音微颤,手背仍在渗血。

    “哦,原来阁下是青轩城的小王啊,真是幸会!”欧阳寒手持箜篌,并无归还之意。

    “掌院仙博,弟子想去扶淳于兄一把。”莫羽非见比试已告一段落,便向玉玄子请道。

    玉玄子点了点头。

    莫羽非便一个箭步冲上台去。

    欧阳寒还想在台上炫耀一番,不料莫羽非忽然上台,对淳于璟甚为关切,对他却不理不睬,不觉怒意横生,心想:“这小子好生无礼,竟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