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反客为主
    淳于璟见莫羽非前来,不觉心头一热,却听欧阳寒道:“鸿鹄弟子怎这般不懂规矩,竟擅闯比试场地!”

    莫羽非便笑道:“刚才苏城主说了,比试已告段落,眼下正是歇息时间,难道欧阳兄还不肯停么?”

    欧阳寒忽被他一语噎住,心想:“这小子竟敢当众讥讽本王,本王岂能轻饶了他!”于是冷冷一笑,拨弦弹起了箜篌。nv生小说网

    “你!”淳于璟眼睁睁看着爱琴在人手中,却因伤痛难忍,无力夺回。

    “淳于兄,别急,我来取回箜篌!”莫羽非低声道。

    欧阳寒正弹得起兴,忽听莫羽非道:“阁下也不必费事了,阁下即便奏完此曲,在下也是不服!”

    欧阳寒听了,不觉怒火上窜,两眉一竖,停手道:“你是来搅局的?”

    “哼,”莫羽非微微冷笑,“无趣,无趣!”

    欧阳寒只觉此话耳熟,一想,刚才自己便是这般讽刺淳于璟的,不觉一阵羞恼。然表面却佯作不知,只冷问莫羽非:“你却想如何?”

    “在下并非无理取闹,只是觉得适才的比试有失公平。”莫羽非冷静道。

    “什么?有失公平?”欧阳寒两眉一蹙,由惊转怒道:“真是荒唐!”

    “欧阳兄,今日在座诸位皆是乐界名宿高手,虽是切磋曲艺,然凡事也先有个‘理’字!诸位且听我一说,再来评理不迟。”莫羽非朗声道。

    “莫少侠请讲。”苏箫听了,便示其继续。

    欧阳寒本要阻挠,然见苏箫此说,只好作罢。

    只听莫羽非道:“首先,方才那场比试,规则乃由欧阳兄单方提出,这点便有失公平;其次,淳于师弟始终以乐曲比试为重,而欧阳兄却屡屡出手伤人,这实在有悖今日古乐会之初衷;另外,欧阳兄乃是铜代弟子,而淳于师弟只是铁代,两者根基不同,在下以为,淳于师弟已发挥得很是不错了。却不知在座各位有何看法?”

    台下众人听了,大都认为莫羽非言之有理,不觉点头。

    神鹰仙院的领队仙教却将桌一拍,豁然起身道:“大胆小子,你这是存心捣乱!”

    “晚辈不敢。”莫羽非微微拱手道。

    那领队仙教忽却转向玉玄子道:“沈仙博,瞧瞧您的好徒儿!”

    玉玄子却饮了口清茶,淡笑道:“司空仙博,我那徒儿所言不是之处,您尽管指正便是。”

    司空铨本想使玉玄子难堪,没想却令自己陷入窘境。然话已至此,只好顺势道:“那在下就直说了。”遂转向众人道:“刚才这位鸿鹄弟子所言之理,在下并不认同。第一,那比试规则,虽是由我神鹰仙院的弟子提出,然却是大家认可的;第二,我院弟子要取回银弦琴,必然就要出手,这比试之中,失手也是正常,却非故意为之;此外,欧阳寒作为铜代弟子,技高一筹乃是应当,所以最终赢得比试,也在情理之中!”

    众人听了,一时也觉有些道理,不觉议论纷纷。

    “当然了,这古乐会的最终胜负,还得由苏城主定夺才是。”司空铨话虽此说,心中早已急不可耐。

    不料苏箫却道:“莫少侠,你可还有什么要讲么?”

    司空铨不觉哼了声道:“他还有什么好说!胜负早已分明!”

    莫羽非却笑道:“依照刚才所定规则,欧阳兄尚只弹奏了第一段,并未赢得比试啊。”原来那《猗嗟》共有三段,适才淳于璟已奏至最后一段,故欧阳寒确未得胜。

    欧阳寒听了,不觉冷笑道:“难道你这师弟此刻还有本事从我手中夺回箜篌?”

    “欧阳寒,你别欺人太甚!”淳于璟咬牙说时,左手却丝毫不敢发力。

    欧阳寒说罢,便要开始第二段。

    “且慢!”莫羽非忽道。

    “你又怎的?”欧阳寒扬眉道。

    “若要公平,那我鸿鹄仙院一方也该定条规矩!”莫羽非果断道。

    欧阳寒听了,眼现讥讽,心恨道:“竟敢跟本王谈条件!”然他不愿被人说成胜之不武,半响道:“说罢。”

    只听莫羽非道:“其实在下无意魁首之位,但也不愿此位错归他人。”

    “你什么意思!”欧阳寒勃然怒道。

    “诶,欧阳兄别急,在下不过是想向欧阳兄讨教讨教,才好心服口服呀。”莫羽非淡淡一笑道。

    “就凭——你?”欧阳寒不觉笑了。他一开始便认定莫羽非对音乐一窍不通。

    “怎么,欧阳兄不肯赐教?”

    “我怕你输得太难看!”欧阳寒一字一顿道。

    莫羽非忽然双瞳一收,顿有冷光闪过。

    欧阳寒不觉浑身一颤,“难道这小子真会乐器?”他登时清了清嗓,以此掩饰窘态。

    “欧阳兄,既然要开始新的比试,那架箜篌可以物归原主了罢。”

    欧阳寒侧目看了眼手中箜篌,忽然一掌,便将其推向了淳于璟。

    “莫师兄,多谢了!”淳于璟拿回箜篌,心才稍安,遂对莫羽非贴耳道:“你得多加小心!不必强求魁首之位!”

    莫羽非微微点头,心中却想着掌院仙博的叮嘱:“你要切记,任何情况,都不得泄露你的体元!”

    欧阳寒见淳于璟离去,不觉冷笑道:“你又是什么规矩,说来我听听!”

    莫羽非忽回过神来,道:“这个简单,不换乐器便是。”

    “你不会银弦琴?”欧阳寒嘴角一勾,笑得甚是轻蔑。

    “在下只是不大嗜好别人的乐器。”

    欧阳寒不觉皱了皱眉,遂道:“其余规则不变?”

    “不错。”

    “那你可占了便宜!本王适才比试,已大耗仙力,你此刻才来,岂不不公?”欧阳寒不满道。

    “这样吧,此番欧阳兄无需再弹,只要在下不能奏完一曲,便算欧阳兄赢。”

    欧阳寒心念飞转道:“那我直接伤他手指,不就得手了?这倒简单!”于是道:“那便如此。”然见莫羽非并无乐器,遂奇道:“你的乐器呢?”

    “没带。”莫羽非不觉一笑。

    欧阳寒一愕,心骂道:“这小子竟敢当众戏弄本王!”

    却听莫羽非扬声道:“苏城主,今日晚辈来得匆忙,便未将所使乐器带来,不知城主可否将贵府乐器借来一用?”

    莫羽非在来时路上,便听玉玄子说起苏箫所藏乐器,件件皆是珍品,此时情势所迫,只好大胆一借。

    只见苏箫笑问道:“莫少侠,却不知你所使乃是何种乐器?”

    “是玉磬。”

    欧阳寒听了,不觉心惊道:“那是何物?”他因未曾见过,只觉没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