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连环幻变
    便听苏箫醉醺醺道:“‘羽’‘非’,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翡’字么?”

    玉玄子见其说得蹊跷,因笑道:“苏城主,不想您倒还喜欢探究名字!”

    苏箫却道:“若不是莫少侠……超群绝伦,苏某倒也不会有此兴趣!”

    “苏城主,您过奖了!晚辈获此殊荣,不过一时运气而已。? w?”莫羽非听苏箫解字,不觉大为紧张。

    苏箫却摇头道:“少侠不必过谦。”说着,便敲着脑门道:“苏某倒是想起一句话来……”

    玉玄子见苏箫谈兴甚浓,只好道:“苏城主请讲。”

    莫羽非心头一跳,却见苏箫笑道:“想必……你们也听过那段童谣吧?”

    “童谣?”莫羽非不觉一愣。

    淳于璟却心中一沉,“难道是……”

    便听苏箫缓念道:“‘翡非翡……玉之美,玉之美,魔锦悔!’”

    淳于璟听了,不觉嘴唇微颤。

    玉玄子却笑道:“苏城主,您今日兴致极好,却是有些醉了。”

    苏箫哈哈一笑,拍着莫羽非的肩膀道:“好曲,好酒,好名儿!”

    淳于璟却想:“那日金瑶伞母便已解过此句,此句分明便是寓指本王使命,何时又跟莫羽非扯上关系了?”

    莫羽非却极为困惑,因问道:“苏城主,您说这话是何意思啊?”

    “不可说,不可说啊。”苏箫说罢,举杯一饮而尽,遂翩然而去。

    莫、璟二人都正急听解释,却不料苏箫竟抛下个未解之谜,便自离去。然淳于璟自恃身份尊贵,也不好追问苏箫,便问玉玄子道:“掌院仙博,那童谣到底何意啊?”

    玉玄子只一笑道:“这坊间童谣,不过游戏玩乐之歌,你们又何必深究?”

    “可弟子却觉此曲极为不同。”淳于璟若有所思道。

    “虽是如此,然其词如此隐晦,实令人难解啊。”

    淳于璟见玉玄子此说,只好作罢。

    其实玉玄子对此童谣,也确实不解,只因知其与魔锦千丈有关,故更为谨慎,不愿多言。

    樱花宴上,各色美食,数不胜数。溜珠虎斑鱼,花揽水晶虾,七星芡仁米,香酿苏果丸……

    玉玄子只喜素食,便尝了尝香酿苏果丸,味道果然独特,与鸿鹄仙馔馆的果丸相比,实是各有千秋。

    莫羽非比试过后,早觉腹中空空,正要下箸,却忽想:“可惜赫连兄却没来,他若见了,不知有多欢喜呢!”又一想,范庠定也喜欢,于是便将自己盘中美味,各拣了些,放在粽叶中包好,准备带给涛、范二人。

    其间,又有不少仙院师生向玉玄子及莫羽非道贺,淳于璟看在眼里,只觉如鲠在喉。

    后来好容易得了空隙,淳于璟便向莫羽非道:“莫兄,今日你喜获魁首,小弟还没单独给您道贺呢!来,小弟敬你一杯!”

    莫羽非不料淳于璟竟还特地道贺,忙笑道:“淳于兄客气了,其实淳于兄的琴艺并不逊于他人,只是对手出招太烈,你才受制于人的。”

    玉玄子听了,便道:“璟儿,羽非说得不错。你琴艺精湛,或许在欧阳寒之上,但他有备而来,下手狠辣,夺魁之心却在你之上!”

    淳于璟不觉看向莫羽非,冷笑道:“这么说来,莫师哥的野心更在欧阳寒之上了?”

    莫羽非听他话里带刺,不觉一惊,忙道:“淳于兄,你这是误会!在下连乐器都没带,哪来什么准备?”

    “是啊,可我虽有准备,却还不如不备呢。”淳于璟自嘲道。

    “璟儿,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此番多加总结,下次必然更能应对。”

    “是,弟子谨记仙博教诲。”淳于璟见玉玄子沉下脸来,忙拱手道。

    ...

    樱花宴后,苏箫亲自将玉玄子师徒三人送至芳樱洲畔,方才作别。

    鸿鹄那辆青凤车就在不远处的林地里,莫、璟二人便随着玉玄子朝那儿走去。

    天色阴沉,只比先时更暗了,玉玄子忽想起来时的蹊跷,不觉放慢了脚步,打量周围是否异样。

    莫、璟二人见了,亦警觉起来。

    一阵风起,林中顿时沙沙作响,莫羽非忽想起欧阳寒那凶狠的眼神,背上不觉一阵寒意。就此时,却见玉玄子停下脚步,指着一丈开外的青凤车道:“我看这车不像啊。”

    莫、璟二人一惊,竟异口同声道:“不像什么?”

    玉玄子不答,只用见性眼细看。

    莫、璟两人便忙察看。

    “你两可觉有异?”玉玄子低声道。

    “沈仙博,这车不是青凤,却像是孔雀。”淳于璟紧张道。

    “嗯,你算是瞧出些异样,但若再细看,却知其不是孔雀,而是绿雉!”玉玄子皱眉道。

    “恕弟子眼力不精。”淳于璟窘道。

    莫羽非也仔细检测了一番,却只发觉那“青凤”的头顶和羽翅有些不像。

    “这是连环幻变的结果!”玉玄子冷道。

    “连环幻变?”莫羽非一愕。

    “不错!此人用此手段,便是想诱我三人入车。”玉玄子不觉冷笑道:“不过,他却太过小看为师的见性眼了!”

    “掌院仙博,这人或是想以此试探您的仙力呢。”淳于璟忙道。

    “倒也有可能。”玉玄子蹙眉道。

    “沈仙博,那我们的青凤车却不在了?”莫羽非惊道。

    玉玄子点了点头,道:“看来此人跟踪我们已久,今日来时铜镜误报,定也是他动的手脚。”

    莫、璟听罢,不觉唬了跳,忙环顾四周,仿佛那人便在背后某处,伺机而动。

    “沈仙博,那我们眼下该如何?”莫羽非急道。

    “为师倒要看看谁这般大胆!”玉玄子说罢,右手一挥,顿有仙气奔出,直袭“青凤”而去!

    霎时间,那辆“青凤”便现出原形来,果然只一辆青雉车。

    “沈仙博,好手法啊!”树林上端忽然传来一阵笑声。

    莫、璟二人俱是一震,莫羽非忽惊道:“这声音在哪听过?”

    “阁下还不肯露面么?”玉玄子冷呵道。

    “沈仙博,今日有所得罪,还请您见谅!”那人声音忽近忽远,让人捉摸不透。

    “那就快把青凤车还来!”玉玄子命道。

    “这个自然。在下刚才不过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沈仙博请看身后——”

    玉玄子忽觉背后似有微风拂过,忙转身一看,只见青凤车正在身后。

    “掌院仙博,这辆不该是假的吧?”淳于璟警惕道。

    玉玄子仍使见性眼查了一遍,遂道:“料他也不敢了!”心中却想:“此人在我眼前偷换车辆,亦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可见仙力了得。”

    正想时,忽听那人道:“沈仙博门下出高徒,实是可喜可贺啊。他日若能邀莫少侠做客敝处,在下便很开心了!”

    莫羽非忽心中一动道:“对了,这声音很像柳玉影,他上次不是请我去齐天岛么?”

    “你到底何人?若是诚心请客,岂有不见面的道理?”玉玄子不觉有怒。

    “莫少侠,你若愿意,那便后会有期了!”那人说罢,遂笑着离去了。

    玉玄子越发疑惑,因问莫羽非:“你认识那人?”

    “不,不,弟子并不认得!”莫羽非忙道。他心想若那人真是柳玉影,那也不能承认,否则极易被人误为他与电帮有染。

    “为师听其话语,倒像你们早认识了。”玉玄子凝视莫羽非,只觉不信。

    “没有的事,”莫羽非摇头道,“仙博您看,此人行事诡谲,恐怕说话也是颠倒!”

    淳于璟在一旁静观,心想:“这莫羽非还真是不可小觑,今日刚获魁首,便有稀奇古怪的朋友前来道贺了!”

    玉玄子见莫羽非急得脸都红了,遂道:“没有最好!你初来仙城,还有许多不明白之处,交友之事,更要慎重才是!”

    “是,弟子知道了。”莫羽非忙应道。

    说着,师徒三人便先后登上青凤车,向鸿鹄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