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雅赠
    《玉磬》曲终,全场寂然。(w?)

    欧阳寒“哼”了声,愤然离去。

    莫羽非飞快地拭了泪,方转过身来,向台下鞠了一躬。

    “后生实在可畏啊!”苏箫仰望樱花纷落,心中感慨万千。

    而司空铨眼看魁首之位就要归属莫羽非,不觉冷笑道:“沈仙博,若非你出手相助,只怕莫少侠未必能有此发挥罢?”

    “在下不过是给了弟子一架编磬而已,这乐器是死,人是活,至于弹奏得如何,到底还是看他自己。”玉玄子微笑道。

    苏箫听了,也笑道:“依在下看来,沈仙博倒毫无袒护弟子的意思,否则以沈仙博的仙力,完全可以将石磬变得更为精巧。”

    玉玄子只谦逊道:“在下仙学造诣不深,诸位见笑了。”

    “诶,沈仙博刻意锻炼弟子,可谓用心良苦啊。”苏箫笑道。

    众人也知玉玄子仙力超群,幻变石磬,实是易如反掌,而此番只随意为之,足见其意在考验弟子。

    司空铨见了,仍是不甘,心念一转,便对莫羽非道:“莫少侠,每届魁首得主,皆非浪得虚名之辈!你若真有实力,想必要还原这编磬,也不是难事罢?”

    莫羽非还自沉浸于伤感之中,一时竟未回应。

    司空铨便趁机道:“难道莫少侠竟无法使之还原?”

    玉玄子不料司空铨竟有此招,不觉微微蹙眉。

    淳于璟却盯着台上的莫羽非,心奇道:“他会如何呢?我们铁代还没学还原术啊。”

    莫羽非忽却抬头道:“司空仙教,您刚才说什么?”

    司空铨不觉脸上一热,急道:“你不会便是不会!难道还想搪塞过去?”

    “不会什么?”莫羽非诧异道。

    “莫少侠,司空仙教问你能否将这编磬还原。”苏箫笑道。

    莫羽非微微一怔,“哦,苏城主,今日多谢您的花瓶,晚辈这便试试!”

    “什么,他会还原术?”淳于璟暗惊。

    玉玄子见莫羽非此说,也是微惊,心想:“虽然还原要比幻变简单,但他入校不久,难道已修得还原术了?”

    苏箫却笑道:“今日比试,重在音乐,我那两只花瓶,能作石磬,也是它们的造化了!”

    “苏城主,您太客气了,晚辈这便使之复原!”

    莫羽非说罢,便放下竹枝,遂双掌交叠运气,不多时,便有绿色仙气从掌间溢出,形成一团云雾,只见云雾越转越快,忽然,他两掌陡出,便见云雾飞窜而出,便如一条绿龙,奔向编磬!

    绿绳一滑,石磬归位,花瓶重现,翠竹依然!

    “好手法!”台下有人赞道。

    原来莫羽非学了护救葫芦后,又向叶仙教请教了复原碎片的方法,不料此时正巧派上了用场。

    众人正都点头称赞,却忽听司空铨高笑道:“小子,你那还原术,到底还是欠些火候!”便见他指着场中道:“那椅子下不是还有一块么?”

    众人顺其所指一看,果然左边椅子下还有一枚石磬。

    玉玄子忽心中一沉,“是了,方才确实多了一块,羽非定是不曾注意!”

    原来刚才玉玄子幻变花瓶时,本想着十六枚,然不知怎的,最终却是十七枚,她便将多出的一枚留在了椅边。

    莫羽非只顾着绳上的石磬,却不知椅脚下还有一枚。

    “我说嘛,铁代弟子毕竟功底不够扎实!”司空铨得意道。

    “魁首即便是他,也是侥幸!”欧阳寒在司空铨耳边道。

    莫羽非心觉蹊跷,凝神一想,只觉不对,因问道:“苏城主,请问这两尊花瓶可曾变回原来模样了?”

    苏箫走近一看,不觉点头道:“看来并无二致。”

    “苏城主,您仅凭目测,只怕不准罢?”司空铨疑道。

    “司空仙教,这两只花瓶在此放置时日已久,也算是苏某的老朋友了,对于老朋友,苏某不该认不出吧?”

    司空铨不愿得罪苏箫,不觉干笑两声道:“咳,苏城主,在下并非怀疑您的眼力,在下只是觉得……苏城主太过宽厚,或许花瓶走样,也不好说出口来。”

    莫羽非一听此话,便知司空铨是暗讽他还原不力,因此道:“苏城主,晚辈想向您请教一事。”

    “哦?”苏箫一奇,“请讲。”

    “不知苏城主可否记得这花瓶的尺寸?”莫羽非问道。

    “当然记得!”苏箫笑道,“这花瓶其实也是我雅韵城的一双宝贝,早在我祖父在位时,便已存在于此,其高四尺两寸,瓶口直径为十寸。”

    莫羽非点点头,遂道:“苏城主,在下才疏学浅,只怕未必将其还原到位,苏城主若是愿意,可请人量一量。”

    苏箫不觉哈哈一笑道:“我看这两花瓶好得很,莫少侠又何必挂怀?”

    司空铨却急道:“苏城主,这两只花瓶既是尊祖父时期的宝贝,您岂能大意了?”

    苏箫心知司空铨心有不甘,于是笑道:“那苏某便命人一测。”

    不多时,便有一仙童手持铜尺而来,遂就花瓶高度,宽度一一细量。

    司空铨在旁看得仔细,只怕小童虚报。然他亲眼所见,果然与苏箫方才所说无二。

    小童测毕,苏箫便问:“如何?”

    “禀城主,这两尊花瓶,高均为四尺两寸,瓶口宽度均为十寸。”

    “甚好,甚好!”苏箫听罢,心中着实满意,遂转向莫羽非道:“莫少侠,看来此次古乐会的魁首真是非你莫属啊!”

    司空铨在旁听了,心中虽恼,却也不再言语。

    随后,苏箫便携莫羽非走到场中,当众宣布道:“今之古乐会,群贤济济,各院高手大展才华,实是难得的盛况!此会素来重在以琴会友,以音悦性,而今之比试,倒也让在下大开眼界,不得不叹后生可畏啊!恐怕从此在下闭关时长,需以十年为期,区区五年,只怕功夫太浅哪。”

    “苏城主,老夫还等着下届的古乐会呢,您闭关十年,老夫岂不该归田种菜了!”

    众人听了,都笑了起来。

    苏箫忙拱手笑道:“诸位如此抬爱,苏某实在感激不尽!诸位若是愿意,五年后,在下自然恭迎各位!”

    “好!”“好!”众人不觉鼓掌道。

    “那么,请允许在下宣布本届古乐会之魁首,乃是鸿鹄仙院的莫少侠——莫羽非!”苏箫朗声道。

    众人又是一片掌声。

    苏箫兴致奇高,遂道:“诸位也知在下最是惜才,今能幸会莫少侠这般人物,实是欣喜!在下虽无甚珍藏,却也还有些清雅之物可表心意。”

    台下众人皆知苏箫酷爱收藏各类珍奇乐器,此番定有稀罕物事要赠与莫羽非,不觉好奇大增。

    莫羽非听了,心中一跳道:“却不知是何物?”

    便听苏箫命道:“快把我尊玉磬取来!”

    “玉磬?”众人皆惊。

    片刻后,玉磬便被呈上。莫羽非一看,只见其虽只手掌大小,然却制作精良,晶莹可爱。

    “苏城主,您……”莫羽非不觉大为疑惑。

    只见苏箫笑道:“莫少侠请勿见怪,这玉磬虽不华贵,却也是仙界难得的珍品,自然要跟随懂它的人。”

    “苏城主,您谬赞了,在下不过略通音律,如此贵重之物,在下不敢收。”莫羽非忙道。

    “诶,莫少侠若是拒绝,那就是不愿给苏某薄面了?”

    莫羽非想了想,遂道:“既然苏城主如此厚爱,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方接过玉磬。

    欧阳寒看在眼中,只恨得握紧双拳!心想自己若出手再快些,这玉磬定归自己了。

    淳于璟心中也极不是滋味,他眼看莫羽非笑着走来,只好勉强一笑,算是道贺。

    比试后,苏箫又安排了樱花盛宴,其间美酿佳肴,自是丰富。

    酒过三巡,苏箫便有些醉意了。玉玄子师徒三人皆不饮酒,却见苏箫笑着走来道:“莫少侠……实是难得的人才,你,你……跟那人还真有点儿像!”

    莫羽非也不好接话,却听苏箫又道:“莫羽非,这名字有意思……”

    莫羽非听到这话,不觉心中一紧,只怕他要说出不该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