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江风号
    金瑶伞母的鹿鸣车降落后,赫连涛因腿伤又裂,痛得额上浸汗,莫羽非便在车旁候着,扶他下了车,余者也先后下车。(w?)

    莫羽非抬眼一望,只觉“江风号”古朴大气,心下着实喜欢。那船舱乃为三层高的阁楼,“江风”二字高悬匾额之上。

    “大家难得一聚,咱们便到顶层坐会儿。”金瑶伞母说时,已接过珍珠犬抱在怀里。那顶层正是吃茶闲聊之地,众人便随之登楼而上。

    莫羽非心知青花伞神忙于烧炭,走不开身,白芩婉却不见追风二神,问后方知其正忙于备菜。

    到得顶层,只见两扇黄梨木门洞开,堂中早设下一张大圆桌,桌上铺着暗红桌布,桌心布有银色八角摆饰,更有各色凉菜琳琅争艳,众人不觉一惊。

    “哟,难得追风伞父如此勤快,竟早早备下这一桌菜肴,就等咱们众伞眷齐聚哪!”春桃伞母眉飞色舞道。

    “我看不像,上回聚会,也没见他这般用心!”金瑶伞母摇头笑着,遂对莫羽非等人道:“都别拘着,随意坐罢。”

    春桃伞父见菜肴诱人,便围着桌子转道:“我来审审,都有些甚么花样?——呵,醋汁龙肝瓜、酒鬼小花豆、尖椒美人茄……咦,这是什么?”春桃伞父忽凑近道:“七香九苏根!——这等稀罕物,哪弄来的?”

    “什么?”春桃伞母惊道:“这菜也上了?”

    “有何不可?”春桃伞父道。

    “这九苏根是我特地托人带回的,想是下月给咱船长过生日用的,不料追风兄却提前用了。”

    “咳,无妨,只要大家高兴!”金瑶伞母笑道。

    正说时,却听一阵脚步声响,知是有人上楼了。

    众人回头一看,却见追风伞神,两人一前一后,捧了菜肴而来。

    “哟,今日追风伞父可是亲自出马啦。”金瑶伞母笑道。

    追风伞父身形高大,端着个精巧小汤罐,也不答话,只一径走到桌前,放了汤罐,才笑道:“早些好!”

    莫羽非见追风伞母捧了个大盘凉品,走得气喘吁吁,忙上前接过,又请她坐下歇会儿。

    金瑶伞母却只望着追风伞父,笑道:“我的亲厨神,今日是哪位贵客,能烦劳你这般忙上忙下啊?”

    追风伞父呵呵一笑,两眼更小了,只听他道:“船长您消息灵通,怎却反来问我?”

    “到底何事?我却不知!”金瑶伞母奇道。

    追风伞父不觉转向赫连涛,笑吟吟道:“涛儿,今日令尊可要造访敝船呢!”

    “什么?家父要来?”赫连涛诧异道。

    “是啊,我可要恭喜令尊荣升二品仙令史啊!”

    赫连涛微惊,入校来,他便未与父亲联系,此事自然不知。

    白芩婉在旁,却早觉不快,心想:“我爹职位比之更高,只是你不知罢了,眼下却如此冷落于我。”也难怪她气恼,这追风伞父本是其护身神,然自进门以来,却未曾注意到她。

    莫羽非对此却不甚在意,心中倒是挂念青花伞父,心想他此刻尚在锅炉舱忙活,自己若能帮忙便好。

    春桃伞父却想起刚才在鹿鸣车上,自己对赫连涛言辞不善,因说道:“涛儿,令尊升迁之事,你竟不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也是刚才得知呀。”赫连涛有些尴尬道。

    春桃伞父撇了撇嘴,手却忽然伸向了九苏根。

    “喂,别乱来!”追风伞父一挥手,便有绿光击去。

    “哟,你还动真格啦,又不是你老子来访。”春桃伞父笑骂道。

    “别瞎闹!”追风伞父斥道。

    “今日要来的是贵客,不可乱了规矩。”金瑶伞母吃了口茶,笑道。

    “追风兄,看来今日你是要大显身手咯?单算凉品便是上次聚会的四倍,到时热菜一上,这桌哪还容得下?”春桃伞父笑道。

    追风伞父二话不说,站在桌边,伸手一探,便勾起桌心那银色八角摆饰来,笑道:“有了这个,还愁没处搁菜?”

    众人一看,见他手上原是个小巧雕花叠样架子。

    “哦,我还道只是摆设,原来竟是盛菜的银架子!”金瑶伞母摸着珍珠犬的下巴道。

    “就凭这个?巴掌点儿大小,托个狗盘子倒还勉强!”春桃伞父讥道。

    “咳,春桃子,你到底是不是伞神啊?”追风伞父嘲道,“这托架虽小,难道就不能变大?”追风伞父说着,便把托架往桌心一放,两手聚气,往那架上一推,只见绿光覆盖下,那托架“嗖嗖”变高,其叠样花式纵向展开,竟足有四层,其底座近伞盖大小,双排架子,正好托菜。

    “如何?”追风伞父指着架子,得意道。

    “妙极!当真状如宝塔,气冲云霄!”金瑶伞母击掌道。

    春桃伞父却皱眉道:“那热菜高耸,叫咱爬梯吃饭呀?”

    “咳,都说你灵光,今却呆僵!”追风伞父忽问道:“涛儿,你觉如何啊?”

    “想来追风伞父自有妙策咯。”赫连涛不觉挠头笑道。

    “不错,真是虎父无犬子!说话一语中的!”追风伞父满心讨好,只管胡夸。

    “追风伞父,你到底有何法子呀?”白芩婉不耐烦道。

    “我今日便要来个现吃现做,不仅要让贵客尝到我的手艺,还要让其赏足整个过程。故那托架上只放备好的生馔,待下面凉品用毕,撤了凉盘,再取这架上之物,现场烹制,以尽色香味之美欲,——那才叫地道哩!”追风伞父喜道。

    春桃二神听罢,不禁垂涎起来。

    白芩婉却不屑道:“伞父又何需这般费事?伞神们不都习惯粗茶淡饭么?”

    “嘿,瞧你这孩气话!伞神既来此地,也得入乡随俗嘛。”追风伞父训道。

    不多时,青花伞母得空,也走了上来。莫羽非一看,忽觉椅子不足,忙说:“还少了把椅子!”

    “怎么会?我今早数过了。”追风伞父肯定道。

    “有多少?”金瑶伞母问道。

    “十一位。”追风伞父快速道。

    “嗯,是有十一把椅子。”春桃伞母点头道。

    “可总共有十二人哪!”莫羽非提醒道。

    “是么?”追风伞父皱眉。

    “你可别把贵客忘了。”金瑶伞母笑道。

    “船长,瞧您说的!您左边的尊位便是留给贵客的。”追风伞父指着座位道。

    莫羽非看此情形,终于忍不住道:“青花伞父还在船舱呢,你们别把他忘了!”

    追风伞父微微一怔,心想:“是了,还真忘了他!”

    “哎,一时记错,也是有的。”青花伞母见气氛有些尴尬,只好解围。

    追风伞父不觉干咳一声。众人一时都有些不自在,却见莫羽非忽起身道:“我去锅炉舱看看!”青花伞母便也随去。

    追风伞父见其离去,不觉摇头道:“这孩子也是,这里待不住,却偏往船底去!一看便是出自小户人家,没见过什么世面!”

    “咳,岂能人人能都像璟儿、涛儿一般,富贵大方,行事得体呢。”春桃伞父说着,又转至九苏根旁,斜了眼那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