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居心叵测
    莫羽非心下惶急,赫连铁却瞧在眼里,便道:“这世间之物,真是绝妙至极,所谓一物降一物哪!既有妖孽,便有慑妖之器,既有恶妖,便有慑妖神器!譬如这‘铁莲蓬’,其莲子如钉,一旦全盘飞出,便能打中对方各处要穴,我再施仙力,便可将妖气从穴位中飞速吸出。 w?”

    “你这是怎的?”赫连涛见莫羽非额上浸汗,不觉奇怪。

    莫羽非手心冰冷,竟至不闻。

    “对于寻常妖孽,用上两层仙气便是;但若对付玉修帮的电妖——”

    “少说也得八层仙气!”追风伞父抢道。

    莫羽非听罢,只觉心中一沉,青花二伞神听了这话,也是郁郁不快。

    “伞神怕是未曾与其交手罢?对付那种歹人,就得用上全力!”赫连铁忽然用手将那“莲蓬”一紧,只听所有“铁莲子”顿时“嗖嗖”转动,大有呼之欲出之势。

    莫羽非听得那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只觉脊背发凉,但却竭力保持镇静,心颤道:“赫连铁这是有意试我,我定要尽力忍耐,否则被他吸走仙气,不但仙力尽废,还要被人误以为妖!”

    赫连涛见莫羽非神色紧张,不觉骇异,一时又不便问,只近耳悄声道:“你没事罢,要不出去透透气?”

    赫连铁却忽道:“涛儿,爹近来忙于公务,也不曾过问你学业,今日倒要借此时机,考考你!”

    赫连涛听罢,不觉一惊,忙道:“爹,你看今日大家聚会,你这一问,万一我……我又不知,岂不难堪?”赫连涛说着,只盼此刻有人

    能替他解围,然莫羽非心神不定,白芩婉又最喜捉弄,更别说淳于璟,恐怕只等着看他笑话,而众伞神却觉父亲考验儿子,很是正常,于是都只笑等赫连铁发问。

    便听赫连铁道:“我问你,人有十二经脉,却有多少经别?”

    “也是十二罢。”

    “怎如此犹豫!可见记得不牢!”赫连铁皱眉道。

    “络脉多少?”

    “呃,十二罢。”赫连涛头皮发麻道。

    “胡说!该是十五!”

    众目睽睽下,赫连涛不觉脸上一热。

    “手太阴肺经上可有中府?”

    “还考这个?这下完了!”赫连涛心叫道,嘴上却说:“有。”

    “可有尺泽?”

    “有。”他眼珠一转,心想赌运气罢。

    “足阳明胃经可有合谷?”

    “有。”

    “该打!连合谷在哪也不知,都学些什么?”

    “可有地仓?”

    “没!”赫连涛一想经脉上怎会有“地仓”“粮仓”之说,便猜没。

    “一塌糊涂!——你可是全凭瞎猜?”赫连铁忽怒道。

    “孩,孩儿不敢!”赫连涛心跳道。

    “那我问你,足太阴脾经除太白外,还有甚么?”

    “还有‘公孙’。”莫羽非见问得紧了,便在旁悄悄提醒。

    赫连涛一听“太白”“公孙”,不禁暗忖:“看来这经脉上全是些人名……”

    赫连铁见他半响不答,不觉皱眉道:“你竟一个不知?”

    “不,孩儿记得!——还有‘子美’!”赫连涛急道。

    “混账!何来‘子美’?你是哪里听来的脂粉名字?”赫连铁只气得脸都黄了。

    “爹,这怎是……脂粉名呢?我想既有‘李太白’,便该有‘杜子美’嘛。”赫连涛辩解时,便偷瞄莫羽非。

    这话旁人不解,莫羽非却知其因由,不禁暗觉好笑。原来那日他给赫连涛说起了凡尘诗人,其中便说到李、杜二人。刚才赫连涛一时无法,便拿此搪塞。

    赫连铁早把一切看在眼里,便冷笑道:“莫贤侄,我听你说‘公孙’,很好,想来是用心学过!”

    莫羽非听罢,不觉脸上一热,心想这赫连铁真是敏锐。

    白芩婉却暗自紧张,因她素来不喜背记之事,心忖若是问到自己,只怕不比赫连涛好多少。

    “莫贤侄,涛儿多惹笑话,不如你来一展身手,也好挽回鸿鹄仙院的颜面!”赫连铁说时,眼露嘲讽。

    莫羽非心想:“我若拒绝,反显小气。”于是坦然道:“晚辈不才,但可一试。”

    “好!”赫连铁遂问:“手少阴心经都有什么穴?”

    赫连涛一听,暗惊道:“这是要莫师弟一一背全不成?”

    莫羽非心下一转,便道:“这条经络之穴位便是极泉、青灵、少海、灵道、通里、阴郄……神门、少府、少冲。”

    “竟记得这般清楚!”赫连涛暗惊。

    赫连铁听了,不觉鼓起掌来。众伞神也点头微笑。

    淳于璟先时极为紧张,心想莫羽非若是背得娴熟,便会抢他风头,但若吞吞吐吐,赫连铁或许转而便会考他,他又怕自己应对不妙。

    此时他见莫羽非一气呵成,不觉暗生妒恨。

    旁边的白芩婉却一脸倾慕,只觉莫羽非神采飞扬,更胜往日,赫连涛却又羡又羞,心想早知要考,便该温习了再来,心中不觉埋怨父亲。

    赫连铁拍完掌,忽笑道:“莫贤侄果然用功,想必其他穴位也是一清二楚。只是口上问答,未免纸上谈兵,若是能避开我这‘铁莲子’,那就更是真功夫了!”赫连铁说时,只把铁莲蓬拨得“嗖嗖”直响。

    “他原是这等用意!”莫羽非这才反应过来,然为时已晚。

    他一听到铁莲蓬的尖锐声,只觉五脏六腑都皱缩了。

    只听赫连铁道:“莫贤侄可知,这十二枚铁莲子,若是瞬间齐发,恰又打中十二仙穴,该是何等滋味?”

    赫连铁这话,旁人只觉好奇,然莫羽非听来,却觉字字如锥,他虽强忍惊怒,却觉自己嘴唇微颤。

    赫连涛忽见莫羽非双瞳透出墨绿光亮,不觉一惊,忙悄声道:“你……你眼睛怎……?”

    “怎么了?”莫羽非紧张道。

    “有绿光!”

    “你错看了罢?”莫羽非挤出一丝笑容,然心却“扑扑”直跳,他知道电体之气已按捺不住了。

    赫连铁却故意盯着莫羽非,问身后侍卫道:“青牙,上次败给这铁莲蓬的那两个电妖,现下如何?”

    “回大人,那两个电妖,一个因丧失仙气,神志不清,现还被囚在地牢甲室,另一个因丢了仙气,便自绝食,眼下快不行了。”

    “哼,这就的电妖的下场,真是罪有应得!”赫连铁冷道,“莫贤侄,据我所知,那其中一人,曾经却是鸿鹄弟子,可惜啊,可惜。”

    赫连涛素知父亲说话扫兴,却不料此时竟令众人难堪,然因自己功课生疏,心觉理亏,便也不敢说笑解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