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尖甲女妖
    “行了,行了,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哪用这般动情?”追风伞父在旁低嘲道。 w?()

    然他话音未落,莫羽非却已发起第二次冲击,他已竭力调整了脉息,并汲取了刚才的教训。这一次,莫、涛二人的联手却更为默契,他们共受剧痛,也相互支持……

    一阵动人心魄的静默,生命在这静默中挣扎涌动。

    赫连铁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确实看到了铁莲子在慢慢移出,但他却贪婪那莲子周围氤氲的妖气——他缓缓举起铁莲蓬,瞄准了赫连涛的伤处,只等“莲子”跳出!

    “噗!”

    一股黑烟终于喷射而出,铁莲子也随之跃出。众人顿时唏嘘不已。

    虽是如此,赫连铁却对铁莲子视而不见,只见他高持神器,口念仙诀,照准黑烟,一阵猛吸!

    “爹,快住手,疼啊!”赫连涛一声惨呼,却早已疼得满地打滚。

    “妖气不除,我枉自为人!”赫连铁手中不停,口中恨道。

    “爹,求你了……”赫连涛疼痛蜷曲,竟似一条被烫的小虾,众人也不觉惊惶。

    “你冷酷无情,确实枉自为人!”话音驰至,赫连铁手中的莲蓬突然被夺。

    “谁?”赫连铁怒目四顾,却不见对方踪影。他一时还没破开对方的绳咒,故双腿仍被无形的绳子紧缚着。

    青牙、鬼耳立时跃身而上,催气护住赫连铁,万怕他受伤。

    这一次,莫、涛二人总算死里逃生,莫羽非心下明白,尖甲女妖这一招,算是救了他们!

    其实刚才赫连铁只见黑烟,不见电气,根本无法指证莫羽非就是电妖。但他眼见莫羽非竟凭自身仙气逼出了铁莲子,不禁又妒又愤,于是便将一通怒气撒在那黑烟之上。

    然他却不知,莫羽非因冒险遮掩了电气,故那股腥臭的黑烟,竟是电气与毒气的混合!他发力凶狠,一吸之下,黑烟已尽,却还猛吸白气,莫羽非因大耗元气,且心脉受伤,哪能抵挡他的一阵猛攻?若非尖甲女妖及时出手相救,莫羽非便有废功之灾!

    就在莫羽非遭此劫难时,赫连涛也是命悬一线。他之所以疼痛难忍,便是因父亲吸气过猛,以致未经分流的强劲电气竟从他的体内穿行而过!

    莫羽非因天生电体元,且养气已久,故尚能承受,但赫连涛面对电气,根本难以抵挡。他刚才的致命经历,便如遭受了电力猛攻,其苦痛之烈,可想而知。

    而伞神等众,一是不明就里,二是惊惶不小,故此时仍未回过神来。这前后情由,也就莫羽非最为清楚。只是他却不解,他并无妖魔之气,为何却能驱出铁莲子?

    其实这铁莲子是因染了妖气,故一遇龙涎,便如饿狼扑食,不愿离开(妖类追求龙涎以增长妖力)。而那龙涎,正是源于阿波那池水,赫连涛因在水中疗伤,故伤中便留有残迹。

    其实要驱这驳杂的妖气,乃需更为强大的仙气,正也好,邪也罢,均可驱之。故春桃伞父等,便误以为只有电妖的强力可用,其实莫羽非不过是用自身的电气替其疗伤罢了。他既坦然面对自身体元,并无妖邪之心,其仙气其实并无毒害。

    待众人回过神来,忙给莫、涛二人分别服了“柔蕙仙丹”,以固住仙气。

    莫羽非含了药丸,只觉一阵苦凉,一看赫连涛,也正对己苦笑,两人心意立通。众伞神则忙着将他二人扶到楼下静养。

    “伞神们请留步!”赫连铁腿不能动,却佯作庄重,只在椅上命道。

    众伞神一愕,便慢了脚步。

    “我铁某还有话问那小子!”

    “哼,赫连大人,拜您所赐,他俩这会儿已极为虚弱,你便有话,也不急此时罢?”青花伞母愤然道。

    赫连铁却全不理会,只冷道:“莫羽非,我那慑妖神器可是你拿了?”

    莫羽非一听这话,不觉身子微晃,险些就要摔倒,幸而青花伞父将他紧紧抓住,才勉强站稳。

    “赫连大人,你也太过欺人!你无凭无据,怎能污人清白?”青花伞母见莫羽非黯无血色,不及辩解,便越发不平。

    “莫羽非,你那些把戏,我铁某也不屑揣度,但东西若还在你手中,你最好立刻还来!”

    “咦,赫连大人,你怎这般健忘?方才夺你宝贝的,显然是一隐身女子,这与我莫师哥有何关系?”白芩婉心下不忿,便脱口而出。

    “你!”赫连铁急怒之下,竟致语塞。

    其实众人都这知事情蹊跷,只不便说穿,心怕赫连铁颜面无存,谁知白芩婉却心直口快,一语说破。

    就此之间,莫羽非四处搜寻那女妖身影,却一直不见。正纳闷时,却忽见其从帷幔后走出,微微一指赫连铁的脚下,便见一根紫色细绳旋即滑落。

    尖甲女妖狡黠一笑。

    莫羽非这才明白,原来她竟用仙术捆住了赫连铁。

    旋即,却见女妖从袖中取出那铁莲蓬朝他一晃,显是得意说:“这东西在这儿呢!”莫羽非见了,微微一怔。

    赫连铁忽见莫羽非神色异样,不禁回头一看,然却只见墙上壁画,并无其他异象。倒是他这一转身,忽觉脚下自如了,不禁心中一跳,却又不好太露喜色。

    莫羽非此时却深感矛盾,他原将这女妖视作妖邪,只想除之而后快,然刚才她却救了他。如此想来,她抢夺铁莲蓬,必有其因,只是她是敌是友,一时难以明辨。

    莫羽非正想着,忽见女妖闪身欺近他刚才的位子,忽出五指,在那火晶瓜上一抓!

    “呀,这火晶瓜上怎会忽有爪印?”白芩婉眼尖,虽不见女妖,却一下瞧到了皮开肉绽的火晶瓜。

    莫羽非心中猛跳,以为众人都看到了女妖。实际上,只有他的见性眼有此视力。

    赫连铁心头一凛,青牙立时上前查看。

    “禀大人,那确是尖甲女妖的手迹!”青牙肃然道。

    赫连铁背上一阵发凉,看来女妖就在此地,他却无法将其捕获。他恼恨,却懂得进退。于是起身拱手道:“今日不再叨扰了!多谢伞神款待。——咱们走!”青牙、鬼耳立时跟上。

    “赫连大人……”追风伞父忙跟上相送。

    赫连铁走后,莫、涛二人被安置在了青花伞神的房内,青花伞母为他二人疗了伤,遂让二人静养。随后,春桃、追风两位伞母又送了伞国特产金芹仙草和北烛灵丹,供他俩恢复体力。

    赫连涛虽受电伤,所幸莫羽非之仙气无毒,且青花伞母医治得法,那仙草灵丹又甚对症,故翌日便感松缓些;莫羽非虽不及他恢复快,但因有玉玄子所授心法辅助调息,故也略有好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