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分身术(一)
    说起仙术课,莫羽非只觉苦乐参半。 w?

    他一面酷爱仙术奇异多变,一面却不喜卓有功的傲慢威严。其实堂中不少弟子亦是如此,却因卓有功身为鸿鹄仙术总导,地位远胜其他仙博,故弟子都其大为忌惮。

    而卓有功时常出言不逊,也有其因。他自负身怀绝技,却仍屈居玉玄子之下。

    他虽知玉玄子宽厚谦和,然他对此却不以为然,只觉自己一介英豪,却受制于女流之辈,早有不甘。因此倨傲自大,毫无平和之气。

    玉玄子却顾全大局,只要不是原则之事,都不作计较。

    这日仙术课上,众弟子早到了,卓有功步入兰语堂时,正是铃音悠扬,只见他一扫往日戾气,那脸上刀疤微微上扬,竟有三分笑意。

    众弟子甚为不解,便都默然不语。

    他虽仙术精湛,身形却无轻捷之象,腰圆臂粗,高大壮实。他站在堂中,也不说话,只负了手,腆了肚,环顾四座,一时见有几桌上摆了七情参,不觉冷冷一笑,道:“我卓某可不喜欢种花养草,要学这些,请自去仙医苑!”

    有几个弟子听了,慌忙将七情参放到了地上。

    莫羽非却只瞥了眼桌上花盆,没将其移开。

    卓有功忽没了笑脸,堂中一时静得出奇。

    “拿下去!”卓有功怒道。

    “为何?”莫羽非很是平静。

    “一心不可二用,何须多问!”卓有功不觉怫然。

    莫羽非也不多言,左掌一推,便见花盆坠落!

    赫连涛一惊,忙出掌相接,却被莫羽非一把拦住,——眼看花盆就要碎裂!

    刹那间,那花盆却忽自稳住,此时离地仅约两寸。

    赫连涛看得瞠目结舌,只惊道:“你会悬停术?”

    这话一下传到众人耳中。

    莫羽非不觉一笑。

    “区区悬停术,何足得意?”卓有功不屑道,“诸位皆知,这仙术浩繁,有如星辰之多,但高下各异,实不可同日而语!这悬停、变色之类,不过小儿把戏,哪能展现我鸿鹄风格?”

    众弟子听出卓有功言语中讽刺之意,便都有些不快。

    堂中正是沉闷,一阵风却吹了进来,兰语堂的木门忽被吹开,有些体弱的弟子不禁打了个冷噤。

    “关!”卓有功头也不回,仙杖也不用,只拿手一指,便要那木门关上。

    然木门却纹丝不动。

    卓有功竟未察觉异样,正要开讲,忽见几个弟子暗笑起来。他回头一看,见门还开着,不觉恼道:“这门竟不听使唤!”

    而此时,莫羽非却微微皱眉,门开的刹那,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但这种异象,实在不便贸然说出,否则更易让人将他误为异类。

    那日便只有他看到了尖甲女妖,如果这种洞察力是因电体元而起,那他就更不能说了!只是,刚才闪入堂中的身影甚是诡异,鸿鹄虽是仙院,却也难保不出乱子,万一此人心怀不轨,那他实是应该将其揪出,可是,眼下那身影却不知藏到了何处?

    当此间,赫连涛却暗触那盆悬空的七情参,想要试它如何,不料那花盆却只在平面滑动,竟似被个盘子托住一般。赫连涛好奇之下,又轻轻一压,却立觉一股反弹之力!他心下狐疑,一心想弄清莫羽非的新奇手段,忽然盆栽一抖,坠落在地。

    “怎么了?”赫连涛惊道。

    “哦,没什么。”莫羽非掩饰道。他心中一惊,竟忘了手中还控制着七情参。

    刚才那幕,把他震住了。他能说自己看到卓有功身后立着三个人影么?且这三人偏偏还一模一样!这是何等荒唐,这荒唐令他有些胆寒。

    “好了,诸位,这堂课为师将讲授分身术,此术乃是仙术中极为重要的一门,尔等若学得好,以后将受益无穷!”卓有功声音洪亮,以至近旁几个弟子甚觉震耳。

    分身术乃是卓有功之所长,他因熟而生巧,故可随心幻变!此术初练时,皆是化一为二,然随着专研加深,领会到其精妙所在后,便可化一为多,掌控自如。如今卓有功不仅可以秒变百身,各个分身还可独当一面,属于分则各具其志,合则心志归一的境界。然他虽娴熟,却不屑教授弟子基本功夫,故弟子只见他一连幻变了十几次,却丝毫没有把握住基本要领。

    “喂,你看懂了么?”赫连涛问莫羽非。

    “实在太快了!”莫羽非摇了摇头。

    “我连口诀还没记下来呢。”白芩婉噘嘴道。

    “赫连兄,你有办法使卓仙博的动作慢下来么?”莫羽非忽问。

    “我?”赫连涛一惊,遂笑道:“就算有,也不敢呀,卓仙博还不狠罚我?”

    “不,我的意思是,比如观察时,能让其动作在眼前缓缓展开……然后再领会。”

    “对了,延展术便是这样!”白芩婉低声激动道,“不过,那需要高级别记忆能力,铁代弟子很难达到。”

    “哦,你是说那种将所视之物在脑中回放、并徐徐展开的能力?”赫连涛问道。

    “对啊。”白芩婉点点头。

    其实无需延展术,莫羽非便已看到了分身术的一系列慢动作在眼前展开,但却不敢言明。见性眼下,他清楚看到卓有功背后的三个人影合而为一,缓缓演示着卓有功的各种分身动作,且其招式准确,堪比课本示范。

    “这人是谁?怎会突然出现在堂中?”莫羽非暗想。

    正想时,众弟子忽见卓有功摇身一变,刚才的三个分身顿时变作十个,十个卓有功皆面朝弟子,侃侃而谈,堂中顿时喧闹不已!

    众弟子只看得瞠目结舌,只听其中一个卓有功高声道:“这一身十形,不过小菜一碟,今日姑且给你们做个演示!”

    另一个卓有功则道:“我在齐天岛上,单凭这分身术,便吓死了两个玉修电帮的恶徒!”

    又一个卓有功道:“说实话,以为师之才,教你们这些铁代弟子,实是大材小用啊。”

    另一个却认真道:“我所著的《分身一点通》,讲得最为详尽,你们即便没什么根基,也能看懂。你们若是细读,不出一月,便能一身化二,若还有不懂,尽管来问!”

    其它几个分身也滔滔不绝,总之互不相让,喧嚷不已。

    众弟子看着好玩,便有几个弟子率先向“卓仙博们”讨教起来。金宝自是不甘落后,忙向其中一个卓仙博请教如何将虎啸车一分为三,这可对上了卓有功的口味,两人因此谈得十分投机。

    白芩婉一见十个卓有功,个个唾沫横飞,不觉有些厌烦,便转望窗外,却不期瞧见莫羽非微笑的侧影,心中一动,不禁暗想,若是十个莫羽非,个个冷峻潇洒,那该是何等赏心悦目啊!想到这儿,不禁低头浅笑起来。她身旁的莫云薇却正忙着翻书,丝毫无暇他顾。只见那书又厚又重,更把莫云薇衬得小巧可人,原来那书便是卓有功的《分身一点通》,看其庞然之貌,仿佛记载了整个仙界分身史,然翻开一看,却见一半皆是卓有功各地游访之照,并附有随笔一篇,两三页中,又还穿插“卓氏妙语”,故莫云薇寻寻觅觅,才终在一张照片之下找到了“分身控心术”的要诀。

    白芩婉一时心境大好,便左手托腮,微微斜了身,坐得舒舒服服,笑向莫云薇道:“你也太老实,‘卓木鸟’让你买便买,这钱可花得不值!”

    莫云薇正看得专注,半响才道:“可他课上不提入门要诀,那咱们学末又如何应考啊?”

    “藏书阁中难道没有此类书籍?”

    “这类新书,哪能有?”

    白芩婉不觉笑道:“那你好好研读,会了便教我!”

    两人说话间,卓有功便已收回九个分身,独有那闲聊熊嗷车的分身还不愿返回。那分身谈兴正浓,以致那真身一时也难将其唤回。

    “你瞧,招回分身多难!连卓仙博也难使‘分身控心术呢’!”莫云薇笑道。只见卓有功连使了三次招式,才将那最后一个分身收回。

    这最后一招本是败笔,然卓有功因两度不成,便特意摆开架势,放缓动作,大念心诀,以增效力。这一来,众弟子反倒看清了招式,而之前的分身幻变,却如浮云,只令弟子眼花缭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