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巧斗骰子
    原来这影木老宅有规定,凡年未满十八者,只能体验老宅“百年风貌”,成年者,则可体验老宅“沧桑历史”。(w?)此说法乃隐语,实指老宅内机关之多与陷阱之深。

    出于安全考虑,影木庄主便对老宅各处作了划分,遂定下年龄限制,以防不测。但总有人难抵诱惑而错入了门,或因仙力不济而无法通关。

    眼下莫羽非等也只好摸黑一试,看能否赶回仙院,于是三人便随紫菱进入“百年风貌”,开始老宅之途。

    老宅是石砌的,四人刚一进入,便觉阴冷扑面而来,令人寒颤,赫连涛便暗暗靠近莫羽非,似觉踏实些。进门右转,是间不大的屋子,屋中有张石桌,却没凳子,桌上点着支红烛,火光跳动着,把人脸照得半明半暗,赫连涛瞟了眼同伴,竟觉人人都有些阴森。那烛旁还有只石蛤蟆,大张着嘴,莫羽非看了,只觉心怵。

    却见紫菱从衣袋里取了钱,投入那蛤蟆口中。

    “一人两贝珠!”紫菱轻快道。

    忽听“咔咔”声响,那蛤蟆竟大嚼起来。

    “都快投啊!”紫菱催道。

    三人虽是惊异,却纷纷投了。

    那蛤蟆一股脑嚼完,便睁了眼,开口慢道:“念往昔,繁华竞逐;叹如今,深宅幽幽!喜迎各位探望老宅,往后再多给老朽带些贝珠啊!”说罢,便又闭了眼。便此时,却听身后“隆隆”声响,四人转身一看,一道石门便已打开。

    “走!”紫菱率先走了进去,三人紧随后。

    他们走过一段石道,便到了一间厅堂,那堂中除了一面素屏风,竟无他物。莫羽非正心奇,却见紫菱四处寻看,转了一圈,忽盯着一屋角道:“原是在这儿!”

    “是机括么?”严昉疑道。

    “不错。”紫菱点了点头。

    便听她回头道:“这是间骰子屋,我们须得掷骰才能过关。不过,这骰子上并无点数,只有词牌,词牌所言,便是老宅各地。我们掷中哪面,便通往哪地。”

    “这都什么呀?”赫连涛本就紧张,听紫菱连珠炮似地说了,脑中却是发懵。

    “咳,你不懂无妨,听我安排便是!”紫菱果断道,“还有,那词牌本身便是陷阱,稍不留神,便被它骗了!不过其上内容都会在那屏风上出现一次,待会儿我按动机括后,你们便每人牢记两句,之后汇总,才好决定如何掷骰!”

    “那便按我们所站顺序来记。”严昉提议道,莫、涛二人便即同意。

    紫菱见他们已定,便道:“你们注意看屏,我要按了!”她话音未落,便听“哒”的一响。

    一时果见那屏风上龙飞凤舞,便像有人挥笔草书一般。

    严昉看时,只见是“风入松之……”,还未看清,下句又是“玉连环之……”,一语未清,又是“鹧鸪天之……”,心慌意乱间,六句暗语便已写毕,顷刻却又隐没不见了。

    严昉只急得满头大汗,赫连涛则更是焦躁,眼见对方一挥而就,自己却早已眼花缭乱,末了,心还突突乱跳。三人中,倒是莫羽非多记住了些。

    原来那词牌竟与凡尘所用词牌无异,他因曾学过,便觉眼熟,故尽力记下几个,只是对其前后所言,却不甚明白。

    就在此时,忽见一白影飘出,手中还托着个大骰子。便听那影子幽道:“吾乃此屋主人,号鬼影先生,想和诸位玩把骰子,不知诸位意下如何啊?”

    “鬼影先生,你且等我们商量片刻!”紫菱忙道。

    “还要商量?哎,我可不想等哪。”说罢,便玩起了手中骰子。

    紫菱忙将莫羽非三人聚拢道:“咱们得赶紧!他若不耐烦了,便会消失,一旦消失了,我们便很难出去了!”他三人听罢,不觉心中一紧。

    紫菱便问严昉:“那一、二词牌,你可记住了?”

    “像是‘风入松之松阵……’”严昉便觉犯难。

    “只说词牌便可!”紫菱急道。

    “是‘风入松’和‘玉连环’吧。”严昉不安道。

    紫菱又问莫羽非:“那三、四词牌呢?”

    “是‘鹧鸪天’和‘如梦令’。”

    “那最后两个呢?”她又转问赫连涛。

    赫连涛猛一想,脑中便飘过两个词,因讪笑道:“别的我忘了,却还记得两个,便是什么‘眼儿美’‘醉花阴’!”

    严昉不觉好笑,心想他怎就记得这些。

    却听紫菱纠正道:“是‘眼儿媚’!”说罢,又道:“那咱们四人所记一合,便有了六句完整的,便是‘风入松之松阵奇局’,‘玉连环之环环相扣’,‘鹧鸪天之鸟语谜题’——”她一时思路断了,莫羽非忙提醒了句,她便又道:“对,是‘如梦令之晓梦蝴蝶’,‘眼儿媚之星蝶乱舞’,最后是……‘醉花阴之美人酣睡’。”

    “这有何用?”赫连涛不解道。

    “这其中便有一个是穿越镜之所在!”紫菱道,“但会是哪个呢?”

    “你们还要商量么?我可有些困了。”鬼影先生在他们身后打了个哈欠。

    “就好了!”紫菱忙道,又说:“快想想,他就要消失了!”

    莫羽非转身一看,果见鬼影先生更加模糊了。“是风入松么?”他急道。

    “不像!”紫菱摇头。

    “眼儿媚?”赫连涛胡乱猜道。

    紫菱亦摇头。

    “我看那词牌之后的内容才是关键。”严昉皱眉道。

    “不错!”紫菱点头道,“有几个绝无可能!”她说时,正自心念电转,忽眼睛一亮:“像是‘晓梦蝴蝶’!”

    “你怎知道?”赫连涛奇道。

    紫菱心急,便也不答话,忙上前一把抓住鬼影道:“老先生,咱们要掷‘如梦令’!”

    那鬼影已是恹恹欲睡,忽睁眼道:“你说什么?”

    紫菱便又说了遍。

    “好啊,那就看你本事了!”

    莫羽非三人因从未来过,故几乎一无所知,只好让紫菱出手。

    便见鬼影先生忽将骰子一抛,那骰子便悬在空中飞转起来。

    紫菱立时催动仙气,便见一股闪烁蓝光从她两掌间飞射而出,直逼那骰子而去!那鬼影却绕着骰子四处翻飞,似要让那骰子继续乱转,紫菱却屏住气息,只潜心注气,眼见那骰子便渐渐停了下来,落地时,正是“如梦令”三字朝上。

    “哼,你这小丫头,”鬼影见紫菱赢了,便气道:“不玩了!”

    “多谢老先生的骰子!”紫菱不觉笑道。

    她话音未落,便见“如梦令”三字一亮,随即右侧便有一扇门开了。

    “快走!”紫菱急道。

    四人忙又走过一通道,来到另一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