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黑漩涡
    这里果然有面镜子。? w?这是一面雕花椭圆古镜,奇怪的是,这镜中只映着影木老宅的外貌,却不见其它影像。

    “‘梦幻穿越镜’,果然在这儿!”紫菱不觉一笑。

    严昉听了,不觉沉吟:“镜中花,水中月,如梦如幻……哦,难怪紫菱要猜‘如梦令’了,这正是暗指梦幻穿越镜啊。”

    其实紫菱刚才并无把握,不过看了所有词牌,排除之下,竟猜了个准,加之她仙术精湛,又巧胜鬼影,故一步到此,便省了不少时间。

    正此时,众人却听身后“哗”的一声巨响,像是石板滑开的声音。他们回头一看,竟见一条软梯从顶上落了下来。

    “总算逃出来了!”有女孩颤道。

    “是白芩婉?”赫连涛叫道。

    便见软梯上先后下来两人,正是白芩婉和莫云薇。

    “你们也在这儿?”莫羽非惊道。

    白芩婉见了莫羽非,忽眼圈一红,委屈尽显。忽见旁边还有个俏丽的陌生女子,便忍了泪,拉住莫羽非道:“今日也不知怎的,那正门竟被石狮堵了!我和云薇便到此寻找穿越镜,不料却输给了鬼影,一下竟陷入了‘松阵奇局’,那奇局很是复杂,我两几乎迷了路!好容易才找到出口,到了这儿。”莫云薇在旁点了点头,大约也是受了惊吓,脸色苍白。

    “这下你倒走对地方了。”紫菱笑时,微显讥诮。

    “可是时间不多了啊。”白芩婉愁道。

    “穿越镜在此,你怕什么!”紫菱笑道。说罢,便转向镜子,忽使仙力,一举激活了古镜顶端的那枚苔绿玛瑙。

    古镜中的老宅消失了,转而出现了水纹。

    “你们看着镜子,心中需想着鸿鹄学院那道侧门。”紫菱命道。

    顷刻,众人便见那镜中有了影像,正是仙院西面那道门。

    “看到了?”紫菱一笑,微显得意,“以这镜子宽度,可一次通过两人,你们快走吧。”

    严昉一看,知道莫、涛二人不会抢先,便对白、薇二人道:“你两先走。”作为堂长,他倒擅于安排。

    “快呀!”紫菱催道,“跨进去就行了。”

    白芩婉便拉了莫云薇的手,战兢兢跨了进去,两人瞬间消失了。

    “喂,我可要和你一组!”紫菱忽凑近莫羽非道。

    “我?”莫羽非微惊。

    紫菱见了,便对他贴耳道:“你若不愿,那我就让赫连涛奉陪!不过你别忘了,我是谁。”

    莫羽非忽见她眼中寒光一闪,妖气毕露,不觉心道:“她虽将我等领到此地,但却存心不明。我那师兄二人都还不知她的身份,一旦落入她手,只怕比我还险!”于是对严、涛二人道:“你两一组,先走,我随后就来。”

    赫连涛不明就里,还对莫羽非暗地眨眼,仿佛洞穿了什么隐情,莫羽非不觉笑着摇头。

    “咱们走罢。”严昉认为莫羽非心中有数,便对赫连涛道。二人随即入镜消失。

    莫羽非见了,也要跨入镜中,却忽被紫菱拦住。他回头一看,却见紫菱诡秘一笑,右袖一挥,便借袖端之力,将镜子转了个面。

    “你这是做什么?”莫羽非不解。

    紫菱轻轻一笑:“我留你,自然有原因。”

    莫羽非眉头一蹙,不知紫菱又有什么鬼点子。

    “我要你……”紫菱一语未毕,却猛然一退道:“你别动!”

    原来莫羽非已取出了限时令。

    莫羽非看了看手中令牌:“你怕这个?”

    紫菱避开眼道:“我只是不想看到而已。”

    莫羽非心想:“我若拿此令牌挟制她,她必会罢手。”

    “别以为你有了令牌,便能唬住我!”紫菱忽道。

    莫羽非也不想激怒紫菱,遂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么?我是要你知道‘黑漩涡’!”说罢,又轻施仙术,点中了苔绿玛瑙,不过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却是镜子背面。

    “请。”紫菱邀道。

    “我为何要跟你同去?”莫羽非不快道。

    “你还是信不过我?”紫菱眼中有些薄薄的恼怒。

    莫羽非不答,眼神却是“我凭什么信你。”

    紫菱忽然笑了:“你还真是愚钝,从一开始,我就在帮你,你却始终对我很提防。就因为我是尖甲女妖?”

    “我处境尴尬,可不想误会再深。”莫羽非冷道。

    紫菱望着他,忽冷笑道:“你原是个怕事的,我还真错看了人!”

    莫羽非被她一激,便觉道:“我怕什么了?”

    “怕跟我这妖沾上关系!”

    莫羽非见紫菱娇嗔薄怒的样子,不觉想笑:“好,算我怕,这有错么?”

    “有!”紫菱恼道。

    莫羽非抱臂而立,看她论辩。

    紫菱却贝齿轻咬,不说话了。

    “怎么,其实没理可说?”莫羽非淡淡一笑。

    紫菱撇嘴道:“值得说给你听么?”

    “你既将我强留下来,就该把话说清楚。”

    紫菱想了想,终于道:“走到今天这步,我是不得已。不过,为了我爱的人,我甘愿如此……”

    “他让你如此?”莫羽非疑道。

    “当然不是,他并不知道。”

    “你背后还另有其人?”

    紫菱点了点头。

    莫羽非半信半疑地看着她,紫菱眼中隐隐的泪光,让他心中微微一动。

    紫菱忍住了泪,道:“我曾尝试过很多办法,终是无所突破,后来发现,你或许是能帮我的那个人。”

    莫羽非一怔,心想紫菱仙术远在他之上,为何还求助于他。

    “纵观眼下仙界,几乎无人能与黑欲王抗衡,而各路门派,也因忌惮魔王势力,不愿与之正面冲突。我与其花时间与他们周旋,不如联手一个目标明确、潜力雄厚的人,这样或许还有胜算。”紫菱说这话时,沉稳了许多,显是经过深思熟虑。

    “你想联手的人是我?”莫羽非的情绪很是复杂。

    “不错!”紫菱双目一亮,“仙界很难再找到你这样的人。你的体元优势,会让你独一无二。”

    “你就这么确定?”莫羽非奇道。

    紫菱摇了摇头,笑道:“虽然你看起来不坏,但是关于电体元的传闻可不好。”

    莫羽非不觉冷哼一声:“那你还找我!”

    “为了救我所爱的人,也为了我自己,我必须尝试和你联手。”紫菱看着光洁而修长的指甲道:“尖甲女妖的恶名已折磨我很久了。”

    莫羽非想了想,却道:“你是救过我,我不会欠你人情,可是要我和你联手,不可能!”

    紫菱听了,不觉柳眉倒竖:“和我联手应敌,有何不可?”

    “不必了。”莫羽非拒绝道。

    “哼,迄今为止,还没有几人敢拒绝我,你算是一个!不过,我不会和你计较。不久之后,你就会看到真相。”

    莫羽非正是困惑,却忽然被紫菱抓住胳膊,跨入了镜中。

    他还来不及挣脱,便觉浑身骤冷,仿佛落入冰水之中,真是又冷又痛。转眼间,已双脚落地,到了另一处。紫菱这才放开了他。

    他回头一看,已不见古镜,只有一片灰暗,像阴冷的隆冬,再看前方,却是白雾茫茫。

    “这是何地?还在老宅中么?”他惊道。

    “这是‘黑漩涡’的所在处,影木老宅中最可怖的地方。”紫菱冷道。

    “来这干什么?”莫羽非不觉有气。

    “让你磨练磨练,否则你自保都难,还何谈与我联手?”

    “什么?”

    莫羽非话音未落,却忽听脚下传来“嘭嘭”声响,他低头一看,只见那光滑的地面竟逐渐裂开!他大叫一声,身子却已蹦至一丈之外!

    “这是冰面?”他低头惊道。

    “不错。”紫菱道。

    他心中一跳,便想趴下避险,然一见紫菱仍气定神闲地立着,便如何也趴不下去。然这片刻之中,他却又听到冰裂之声。

    “你脚下开裂了,还不快趴下!”紫菱故意道。

    莫羽非却只轻轻跳开,换了个立足处,一时躲过了危险。

    “有些怕了?”紫菱笑道。

    “有什么好怕的?”莫羽非嘴上虽说,两眼却只盯着地面,急思逃脱之法。

    “你知道我为何站得稳?”紫菱道。

    莫羽非不答,只忙着跳开,其实他早调动了全副轻功,却仍要踩碎冰面。

    “别忙乎了,这不是普通冰面,你要站得稳,除非心无惧!”

    “心无惧?”

    “这冰面乃是恐惧之流所结,寻常人到了这儿,恐怕早就踏破冰面落下去了,虽死不了,却也苦不堪言!他们只有等到鬼影先生前来相救,才得以脱离。

    不过,你倒还有些胆识。我看你虽有惧意,却藏得深,不过隐藏不是办法,所以冰面迟早裂开,那下面乃是黑漩涡,落下去可不好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