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破咒而出
    “少来唬我,我可不吃这套!”莫羽非又惊又恼,便恨道。 w?

    “我没唬你,只是你若答应离开鸿鹄,我这便带你出去。”

    “想让我离开鸿鹄?你趁早死了这心!”莫羽非冷道。

    紫菱不觉咬了咬嘴唇,发狠道:“好啊,看来我千方百计都是无益!你既铁了心,那便由你!”

    “你是故意引我至此?”莫羽非忽问。

    “是你们自己要来的。”

    “若正门不被堵,我们早回了!”莫羽非气愤道。

    “那跟我有何关系?”紫菱佯作无辜。

    “除了你,谁会想到调遣石狮。”莫羽非不快道。

    紫菱忽冷冷一笑:“哼,算你聪明!”

    “你以尖刀打在栏杆上为暗号?”

    “你怎知道?”紫菱微惊。

    “你不是说那小刀‘很是有用’么?”

    “可不是么。”紫菱得意道。

    “那听命者是谁?”

    “也不怕你知道,如今赫连铁的慑妖器既在我手中,那其中妖怪自然听我号令。我便遣了三个大力怪,替我效劳!”

    “你竟把妖怪放了出来?”

    “既能放便能收啊,这算什么!我可要走了。”说着,便捻了仙诀,纵身一跃,转眼不见。

    这也是讽刺,那慑妖器本是赫连铁的得意兵器,不料却落在女妖手里,任其调遣。好在紫菱也未太过放肆,故并未伤及他人。

    莫羽非忽见其离开,却也无甚好说。正此时,却听“咔咔”数声,冰面忽然裂开几道长口,像被闪电击中一般。

    他还想跃开,但举目一看,四周却已几无完冰。

    此处就他一人,他也顾不得颜面、顾不得冷了,便试着趴了下来,然身下的冰块却开始浮动,只晃得他的心“怦怦”直跳。

    那心跳竟像榔头,堪堪打在那浮冰上,以致浮冰再难承受他的重量!他一阵战栗,却还竭力压制着内心的恐惧。然一切却恰如紫菱所说,隐藏惧意不过是掩耳盗铃!眼看身下坚冰逐渐融化,他已滑入水中。他挣扎着,一把抓住了旁边的冰面,然冰水却已旋动,他感到身不由己了……

    忽然间,涡流加急,他顿时被卷入漩涡之中,这突来的惊恐淹没了他的呼救!——暗黑的涡流疯狂咆哮,瓦解着他的意志与体力,他头昏目眩,浑身冰冷,哪还能有仙术?他只拼命挣扎呼喊,惊惧间,竟恍惚看到一道黑色人影。

    “鬼影先生?”他惊呼。

    那黑影却不应。

    “不对,这是幻象,我却当真了。”莫羽非自语道。

    然旋转中,黑色人影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清晰。

    莫羽非心惊不已,拼命挣扎,极想在飞旋中将其看个清楚……

    “什么?是黑电妖?”这一惊,他几乎又被冰水淹没!

    “他怎么来了?他是要置我于死?”莫羽非惊道。心中的急流更加凶猛,竟让他忘记了挣扎。他颓丧地随着漩涡一圈又一圈,他开始下沉……

    “喂,小子,原来你也蹦不出我这漩涡啊?真无趣,又是我鬼影的手下败将!”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叹道,“还得等我这老头来救你。”

    莫羽非忽睁了眼,这才发现自己竟在水中,“怎么,我还活着?还用了‘避水诀’?”他不料自己竟能无心使出仙术。

    “什么鬼漩涡,怎不转了?”他自言自语道,“哦,对了,紫菱说过,这是恐惧之流啊!只有惧怕的人,才会身陷其中,我一旦放松了,这漩涡便会自行消失,咳,我之前怎没想到!”

    “你小子原来在这儿。”鬼影飘来道。

    “直冲霄汉!”莫羽非眼见鬼影伸手抓他,便立使心诀,飞身冲出。

    “哟,还活蹦乱跳哪!”鬼影追道。

    莫羽非眼疾手快,飞出后,竟在半空中抓住一绳子。

    “臭小子,竟破了我的仙诀!”鬼影飘在水上,眼看着莫羽非飞出了老宅。

    其实黑漩涡的突破口,乃是受困者内心的束缚。

    莫羽非若毫无担忧,当初便不会被那迷雾所障,自然一眼就能看到那顶上绳索。然他宿仇未报,心忧未除,故一时难破漩涡咒。

    然他身陷绝境后,反破釜沉舟,拼死一搏。彼时畏惧一除,咒诀即破,内力发挥自然无碍,故能冲破水障,飞身跃出,这便是身陷死地而后生。

    莫羽非跃出老宅,总算重见夜色。晚时下了雨,空气尤为清新。他疲惫至极,却惦记着回校之事。摸出限时令一看——时间早过了。

    “又该受罚了!”他不觉一叹。

    那影木老宅本就广阔,莫羽非出了后院,一时不辨方向,只好且寻且走。

    不多时,忽见树丛后有一双琥珀色的光亮,忽明忽暗。他唬了跳,心道:“这里幽僻,难道有野兽?”正想时,却听人笑道:“阁下若还要些别的什么,提前知会一声便是!”

    莫羽非再一看,见那“琥珀眼”还自原地闪烁,这才明白那原是一对车灯。

    须臾,他便走到了宽阔的街上,只见两旁灯火辉煌,热闹无比。他正要问路,却忽见身旁停下一辆车来,此车正是刚才亮着琥珀眼的熊嗷车。

    只见车窗摇下,车内声音道:“莫羽非,你小子还四处闲逛,怎不返校?”

    莫羽非低头一看,见驾车的竟是卓有功,忙道:“卓仙博,弟子是正要回呢。”

    “你倒狡猾,被我发现了,便顺水推舟?”卓有功嘲道。

    莫羽非知道卓有功的脾气,只好一笑。

    “你从哪儿过来?”卓有功忽问。

    “那边。”莫羽非随手一指。

    “胡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卓有功恼道。

    莫羽非只是不想说出影木山庄一事,却不知卓有功为何恼怒。

    “你去那儿干什么?”卓有功的眼神有些戒备。

    “呃,弟子路过而已。”

    “没事路过那儿?”

    “卓仙博,弟子初来这儿,所以随便逛逛。”

    卓有功盯着莫羽非,想了想,道:“上车吧,不然你几时才能回校?”

    莫羽非有些迟疑,他不太喜欢这种熊嗷车。

    “快,还磨蹭什么?”卓有功不耐烦了。

    莫羽非只好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随着一声夸张的熊嗷声,车辆顿时启动,莫羽非随之向后一仰,却听到脑后一团稀奇古怪的声音,不觉头皮有些发麻。

    卓有功从后视镜中看到莫羽非惊愕的表情,于是笑道:“没什么,那是火蜥蜴,课上会用到。”

    “哦,”莫羽非回头看了看那个奇异的包裹,确实有东西在挣扎,却不知那火蜥蜴的模样。

    “卓仙博,这火蜥蜴会出现在我们课上么?”

    “当然。”卓有功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