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分身出岔
    随后一月中,因仙院课业繁重,铁代弟子一早忙到晚,便都精疲力竭,莫羽非也不例外,故他对那影木山庄之事,便渐渐淡了,虽还偶尔想起紫菱的告诫,然见周围一切都与往常无异,连菜仙们也都复工,故他也就无甚担心。 w?(w?)

    倒是近日来所历之事,让他心中更有紧迫之感,他心知仇敌凶狡,自己若无卓绝实力,报仇之事便是空谈。故此后的学习,愈发用功,对于自身仙气修为更是不敢懈怠。

    每次练气时,他都不禁庆幸那日侥幸保住了仙气,但一想若紫菱未及出手,自己今日便已是废人一个,又不觉心有余悸。因此同堂弟子或觉练气无聊,他却丝毫不敢懈怠,更一直按玉玄子所授心诀,潜心练气,以更好地控制自身体元所产生的强大内力。

    这修炼虽苦,但天道酬勤,他基础原本薄弱,然如今却能在堂中排至中等水平,既见收获,他自然振奋,且每隔几日,便有一次骑射课,这也令他十分快意。当然,有时还能碰到鱼梦师姐,能见其莞尔一笑,也是件美事。

    当然,这些天来,有件事他却惦记着,便是“笑脸蟹”送来的那张字条——那张写有密文的字条。

    其实眼下已是春末夏初,然因鸿鹄仙院的黑藻才渐渐退去,故光阴湖那“指针”仍然指向不准,比外面的季节迟了些,这院内风景,才正初春。

    这日清晨,莫羽非正睡得香甜,却忽被开门之声吵醒,迷糊间,也知是范庠要出门晨修了。他一看沙漏,见时间尚早,便翻身又睡,然刚一入梦,却又听开门之声,似闻有人进屋,随后又听那人匆匆朝范庠那屋走去,他便估计是范庠转身回来取东西,果然不久,那人又关门离去了。这一来,他便没了睡意,却仍懒在床上,忽想早间便是仙术课,不觉心头一跳,心想不知卓仙教要拿那蜥蜴作甚?正想着,却又闻开门之声,他不觉好奇,正欲起身去看,却忽听赫连涛在隔壁大声道:“范香香,你这欠揍的,我昨日几时得罪你了?偏要搅人清梦啊?”

    那人似唬了跳,半响才赔笑道:“赫连兄,想是我昨夜未睡好,今早便……丢三落四的,所以不得不回来取东西。”

    赫连涛便嘟哝一声,又睡下了。

    然莫羽非被其一搅,已睡意全无,索性起了床,却也不去招惹赫连涛,自便出门去了。

    他吃了早饭,便提前到了兰语堂,一进堂中,只见何青岫、莫云薇两人比自己到得还早,打了招呼,他便坐下看书。他手中只有一本藏书馆借来的《分身入门》,书有些发黄,封面也缺了,而何、薇两人手边却各有四、五本卓有功的专著。

    他随手翻了两页,见其中一插图早被人用细毛笔描过了,旁边还用蝇头小楷写着“卓某仙招”,他不觉一笑。

    又看了几页,见其中一段写道:“分身之法,成于快,败于乱;快则分心无碍,乱则分形无均,分心则异体伴生,分形则各心得护。然快乃乱之始,乱乃快之果。初学者,多求快而陷于乱,因乱而惧其快,却不知快之上,更有守心、护心为要,心不宁,则乱象生,乱象既生,则异体失形;失形者,鄙陋各异,或不全,或无形……”他正看得入神,却忽听有人大声道:“其实那七情参死了也无妨,大不了花钱再买一株!”“你想买就能买到?”

    莫羽非抬头一看,正是金宝几人走了进来。

    “别以为仙医苑的草有甚稀奇,只要肯出钱,照样买得到!”金宝说着,便大喇喇坐了下来,遂又从书袋中,取出一本烫金紫皮硬质大典籍来,恭恭敬敬地放于眼前,兀自对着典籍啧啧称奇。

    左机见了,不觉一愣,忽问:“卓仙教又出新书了?”

    金宝也不答话,只将硬质封面一翻,便见一道金光蹦溅,直晃人眼花。

    片刻,金光收了,金宝才又将书一合,悠然道:“这是卓仙教历年来精品合集,趁早买了,以免日后涨价!”

    “哟,金哥大有买卖头脑啊!”旁边几人奉承道。

    “那是!”金宝傲然道。

    几人说话间,严昉、赫连涛等皆已入堂,大家因卓有功严厉,都到得比往日更早。

    莫羽非抬头一看,却独见范庠的位子还空着,不觉心奇。

    在他心中,范庠素来是个规矩弟子,自开课来,其作息几乎轨迹一致:卯时鸡鸣起床,亥初熄灯睡觉。每日晨起后,盥漱毕,便是叩齿提耳,摩拳擦掌,之后便在楼下小馆吃早膳,饭毕,便往古杉林中抱树,或往榕树林间与禽鸟对话,之后便到堂中自习,终月如一日,几无迟到。然今日却似乎要例外了。

    “咦,香香怎还没到?”赫连涛打了个哈欠道。

    “我也正奇呢!”莫羽非道。

    “他不是从不迟到么?”白芩婉一面用手卷过发尖细看,一面笑道。

    “难道又回寝了?”赫连涛不觉笑了起来。

    白芩婉因问何意,赫连涛便把清晨之事与她说了,白芩婉便又是好笑,又是摇头。

    正说时,众人忽见一人疾步走进堂中,实是快如电,轻如风,只是身形却有些模糊,便如隔着层纱般。

    众人正错愕,却见其直奔那空位,一扭身便坐了下来,众人定睛一看,那人正是范庠。只见他一面喘气,一面理了理前额的头发,还顺带鼓腮一吹,直吹得那发“扑扑”飞扬。

    白芩婉看得出了神,她忽然发现范庠原还有些朦胧美,正适合这么远远观。

    赫连涛却自语道:“天哪,这小子敢不是中了邪罢?”

    莫羽非忽想起刚才书中那句:“……乱象既生,则异体失形;失形者,鄙陋各异,或不全,或无形……或形淡,或体轻。”

    他不觉暗忖,范师弟该不是分身不佳,以致“形淡”罢?

    范庠身旁那弟子,名唤乔园,一时禁不住好奇,便伸了食指,小心翼翼在范庠胳膊上一戳!范庠不觉唬了跳,不少弟子便笑了起来。

    何青岫坐在对面,先还微微皱眉,此时也掌不住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