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秘语
    课后,赫连涛因手掌麻痒,只好自认倒霉,去了仙医苑;严昉因觉分身术颇有难度,便想找个清静处再练。nv生小说网

    莫羽非惦记着小蟹送来的那张纸条,却因不识其文字,便想向人请教。按说可以请教蔺仙教,但蔺仙教定会反感此事,于是他便想到了仙语科的郎仙教郎逸。

    这郎逸为人亲切,又好与青年弟子一同探究,故莫羽非便转而问他。郎逸倒也爽快,欣然应允。于是莫羽非便按约定,此时前往其书斋拜访。

    鸿鹄之中,还特为各仙教设有书斋。仙教书斋皆在鸿鹄东北角上,临近掌院仙博的庐舍青泥潭。书斋一带十分清幽,各书斋虽相距不远,却又独成院落。

    莫羽非从幽兰书院出来后,经过藏书阁,又过了仙医苑,再往北,便到了书斋一带。只见绿树掩映,庭院雅致,鸟语婉转,花香淡淡,实令人心旷神怡。

    走了几步,便见一石块,其上标注着各书斋方位。莫羽非便按其上所指,朝郎逸所居处走去。

    一路上,景致极好,或花架香蔓,或流水潺潺。

    到了闲情居前,忽见几许芭蕉,翠叶如扇,亭亭而立,又别有意趣。那芭蕉之后,乃是座淡雅书斋,只见其窗户开敞着,窗下还有只小仙鹤正在信步走着,丝毫不受惊扰。

    莫羽非正要前去叩门,却忽见郎逸开了门,笑迎道:“羽非,我正等你呢。”

    莫羽非忙问了好。

    进了屋,郎逸笑道:“你且莫笑,我这儿多是些古怪玩意儿,别人看了,多要摇头的!”

    莫羽非便见其左面木墙上挂着一幅骏马图,那图中三匹骏马,或吃草,或饮水,竟如活的一般。屋中乃是排长书架,书架最上层摆着奇花异草,居中那盆,尤为有趣,其枝条墨绿,圆润而细长,柔枝低垂,婷婷袅袅,枝端似还有个花苞,正轻轻拍打着下面放置的书籍。再看右面墙上,则悬着一副古琴。

    他正心奇,却听郎逸问道:“来点儿什么茶呢?蝶岛春还是天姥茶?”

    莫羽非一听天姥茶,便想起范庠那日用的天姥草,忙笑说:“就蝶岛春吧。”

    郎逸便轻哼小曲,仙杖一挥,那几上茶具便自行动起来。

    “羽非,你说的奇怪字符到底是何模样呀?”郎逸奇道。

    “哦,弟子抄写了个别字符,请仙教过目。”莫羽非忙取出纸条递与郎逸。他因虑及那书信内容不便泄露,故只从中选取了个别字符颠倒抄录了。

    郎逸一看,见纸上写着的奇特字符,不觉大惊。

    “郎仙教,你可认得这文字?”

    “有人以此文给你写信?”郎逸瞪大眼睛。

    “是。”

    郎逸不觉眉头深锁:“这人可不一般!”

    “为何?”

    “这可是仙界禁语,寻常人怎会识得?”郎逸低声道,“据我所知,鸿鹄仙教中,解此语言者仅有三人,然都不会以此写信与你;仙院又不授此课,故弟子们亦无人掌握。这样看来,此人倒像是位校外高人。”

    “不是。”莫羽非摇头道。

    “这么说来,对方是我仙院之人?”郎逸奇道。

    莫羽非点点头。

    郎逸不觉沉吟起来,忽想:“难道是湖底的阿波?”

    但在他看来,阿波脾气刁钻古怪,又怎会给莫羽非写信?

    他虽知莫羽非见过阿波,却不知两人交情。且他更受母亲玉玄子的嘱咐,不敢透露阿波身份,故只笑道:“你小子胆儿也忒大,竟敢为了禁语跑来找我。蔺仙教第一个便不饶你!”

    莫羽非听了,忙笑道:“弟子之前并不知其为禁语,只想着郎仙教您擅长仙语,行事又洒脱,待人也亲切,所以……才敢贸然请教。”

    “得,得,你倒乖巧,捧得我舒坦!”郎逸笑着,将茶递与莫羽非。

    莫羽非接过茶品了一口,却见郎逸沉默半响,方道:“这文字你还是不知为妙。”

    “为什么?”莫羽非不解道,“难道这也算触犯校规?”

    郎逸却摇头:“这与校规何干?倒是与你性命相关!”

    莫羽非不觉一怔。

    “哎,你来自凡尘,自然不知其中利害。我劝你还是打消这念头罢。”

    “郎仙教,一门语言怎会如此危险?”莫羽非困惑道。

    “这不是寻常语言,其中颇有利害关联。”

    莫羽非不觉心忖:“阿波到底用了什么语言,竟让郎仙教讳莫如深?”

    就在这时,莫羽非忽听里间传来悠长的呼噜声,不觉一惊。

    “啊,这是睡袋的声音。”郎逸呵呵笑道。

    “睡袋?”

    “对啊,我以仙术特制了一个睡袋,好补我睡眠不足。”

    “什么睡袋?”莫羽非奇心大起。

    郎逸便领他进屋去看。那地上果然有个浅棕色的绵软之物,正一起一伏呼呼大睡。郎逸走上前去,在其身上拍了两下,那睡袋翻了个身,便安静些了。

    “真是个有趣之物,”莫羽非笑道,“可是,拿它怎么补觉啊?”

    朗逸不觉有些得意道:“白天它若睡得香,晚上便可为我助眠。”

    “是么,这么神奇?”莫羽非眼睛一亮。

    朗逸难得听人赞他那些稀奇古怪的发明,此时心中无比受用。

    莫羽非看着呼吸均匀而绵长的睡袋,忽问:“郎仙教,你晚上睡不好么?”

    “是啊,常常头疼惊醒。”郎逸微叹。

    “这么严重?”

    “哎,顽疾啊。”朗逸摇头道。

    “你去仙医苑看过么?”

    “当然去了,不过……”朗逸晴朗的笑容忽然隐没了。

    莫羽非见状,也就沉默下来。

    朗逸却忽然岔开话,笑道:“你看,我这儿太杂乱了。”

    莫羽非环顾四周,果见再无空闲之地,除了一个红木书柜外,还有椭圆的鱼缸,挂衣衫的栖树,那树枝上挂满长衫,枝条都弯曲了,此外,地上还堆着数卷有情简,有些书简并未捆上,因见有人来了,便在地上一卷一舒地,喁喁私语。

    莫羽非隐约听到它们在议论自己。

    “喂,这样可不太礼貌啊。”郎逸指着书简,笑斥道。

    “没什么。”莫羽非也笑了。他大概听出它们在说自己擅闯湖底禁区的事。

    “羽非,有些地方还是不去的好,免得惹上麻烦。”郎逸提醒道。

    莫羽非手中握着阿波写的信,想起他可怜巴巴的眼神,心中替他难过。阿波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何会被囚于湖底?但视其吃穿用度,又不像囚徒待遇……

    莫羽非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芭蕉野鹤,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恰逢阳光斜照,桌上古籍香茗,令莫羽非颇为宁定。

    一想同在鸿鹄,阿波却身陷幽暗湖底,不见天日,实是可怜可叹。但郎仙教的劝诫,也必有其道理,莫羽非不愿令之为难,遂起身告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