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鬼雕来袭
    这一早,莫羽非似乎不太顺利,没见着郎仙教,却碰上了不是滋味的对头。nv生小说网好在晨风大好,不多时,便吹散了烦闷。

    到了古杉林,他放眼一看,本堂弟子大都到了。

    忽然,有人拍他肩膀,他一猜便是赫连涛。

    “去哪了?”赫连涛问时,正吃着拔丝香芋。

    莫羽非忽觉自己饿了。

    “来一口?”赫连涛咬到一半,口水比拔丝还长。

    “不用,不用!”他忙推开。

    “呀,还敢嫌弃哥?”赫连涛眼一瞪,转眼吃掉了剩下的。

    莫羽非摇摇头,但一想等会运气修炼极需体力,他真想去弄点儿吃的。

    便此时,又见赫连涛从衣袋中取出两颗饱满的核桃来,却拍了拍衣袋道:“可恶,竟没带夹子!”

    “这还不简单?”莫羽非说着,便将核桃夺了过去。

    只听“嚓”的一声,核桃壳陡然碎裂。

    “嗯,味道不错!”赫连涛一愣神,莫羽非已嚼起了桃仁。

    “你小子蛮力渐长啊。”赫连涛微惊。

    “不就是块核桃么?你也不用讽刺我嘛。”莫羽非说时,只觉这核桃香气浓郁,细腻甘甜。

    “喂,给我留点儿!”赫连涛见莫羽非要独吞,忙伸手去抢。可莫羽非眼疾手快,哪还有赫连涛的份儿。

    “我这是乌珍珠,难得的仙补佳品,竟被你独吞了!”赫连涛在后面追着叫喊。原来这乌珍珠属四等补气食物,其长处在于可以快速进补,却不伤身,故颇得弟子们喜欢。

    就在这时,忽见树中一动,一个人影飞身落地。

    “咦,叶仙教。”赫连涛回头一看,竟是叶震宣。他原以为是莫羽非捉弄他,不料却是叶仙教。

    “你跑什么呢?”叶仙教呵呵笑道。

    “哦,没什么,就是……舒活舒活筋骨嘛。”赫连涛摸着头讪笑道。

    “哈,你这法子,太没修仙的意趣。来,为师教你一招,保管身心舒畅!”叶仙教拉住他道。

    这一众弟子见状,便都围拢过来,笑看叶仙教要如何。他们心知叶仙教有股顽皮劲儿,故个个都兴趣盎然。

    “叶仙教,弟子资质平庸,您那高明手段,就饶了弟子罢。”赫连涛央道。

    叶仙教却认真道:“涛儿,不许自贬啊。为师看你很有天赋。”叶仙教笑说着,赫连涛却不敢违逆,只好顺着叶仙教走到一颗树下。

    “莫羽非,我饶不了你!”赫连涛回头寻着莫羽非的身影,恨道。

    “莫师哥,原是你惹的?”白芩婉凑到莫羽非身旁,好奇道。

    莫羽非一笑,却不多话。

    “站直了!”叶仙教拿出仙杖,轻点赫连涛的脊背。

    赫连涛只得依顺,把脊梁一挺,却听“咔咔”微响,自己也是一惊。

    “喂,你小子多久没练气了?竟这般脆响!还比不过我这身子骨?”叶仙教皱眉道。

    “不,不是,叶仙教,我一紧张就这样!”赫连涛慌忙辩解,他心知若是偷懒被知道了,定要受罚。

    “诶,放松些。你难道忘了,养气时什么最重要?”

    “当然是心境!”金宝在旁抢道。

    “这就对了,”叶仙教拍了拍赫连涛,遂退开一步道:“你们且看我——”叶仙教说罢,便调息运气,舒展身姿,一个“杉木引臂擎天式”,徐徐引出,众弟子见他单脚立地,右臂高托,闭目怡然,呼吸深沉,果然便是杉树的神韵。

    白芩婉心觉有趣,又自负有些灵巧,便退开一步,留出余地,也是一样地伸臂曲腿,站得秀挺。

    “哟,瞧咱们白千金,一学便像!涛兄,你也来一个?”左机在旁怂恿道。

    却见赫连涛一面瞧着叶仙教,一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悄悄开溜。

    “呀,叶仙教,他溜了!”左机一抓赫连涛,不料他身子壮硕,却十分滑溜!

    众弟子一看,便觉好戏要来,谁知叶仙教却悠然闭目,全然不闻。

    “哎呀,手臂好酸!”白芩婉被左机一岔,便松了姿势;一看赫连涛,却正躲在严昉身后,要暗袭莫羽非;叶仙教却仍托掌独立,安然不动,竟似睡着了般。

    “这堂课,该不会就这样罢?”范庠禁不住低声问严昉。他原想着小测已过,便该学些新鲜招数,以好应对沧龙选拔,不料叶仙教一个招式,便即睡着,因此不免焦躁。

    “诶,不急,”严昉笑道,“叶老儿自有道理,——嘘,你看!”

    他话音未落,便见两只小雀倏然飞来,落在了叶仙教掌上,叽喳叫着,左点点,右啄啄,叶仙教却仍悠然闭目,全不理会,那雀儿倒也自在,其中一只又微扇翅膀,落在了叶仙教肩上。

    莫羽非见此情景,不觉笑了,他忽想起了郎逸的虎耳帽,那专防鸟粪用的,“看来叶仙教倒是不怕!”他心道。

    “这雀儿甚是胆小,能这般嬉戏,自是将叶仙教当杉树了!”严昉对范庠小声道。

    “哎,竟能这般站着睡觉,真是令人羡慕!”何青岫一直在旁静看,不觉暗叹。

    然就在众人叹服之时,却忽听一声呵斥,尖利灌耳,穿林而来!

    众人顿惊,一面看,一面聚拢在叶仙教周围,只怕来的便是藏身鸿鹄的妖邪。

    就在众弟子惊惶时,那声音更近了,似是呵斥,又似咆哮,听来令人胆寒。便此时,忽见古杉林中一道黑影,斜刺而来,众弟子眼前一暗,早有冷风扑面而过,众弟子胸口一闷,便觉心跳加剧,还不及反应,却又闻尖利之声呼啸而来,众人一退,几乎要踩到叶仙教!

    “天哪,叶仙教!你还没醒?你是要修睡仙么?”左机回头见叶仙教仍是酣睡不醒,不觉惊呼。

    “左师弟,快别吵!像这等深修,是惊不得的,否则气息中断,便有危险!”严昉忙回头提醒。

    “那咱就护好叶仙教!大,大不了跟那怪物拼了!”赫连涛说时,却又暗觉胆寒。

    “大家的伏妖令都在罢?”莫羽非大声提醒道。

    范庠听罢,唬得“咯噔”心跳,慌忙往怀中一摸,只觉贴胸一凉,遂才放心。白芩婉却紧紧抓住了莫羽非的臂膀,只吓得发颤。她虽仙力不弱,却最怕尖嘴之物。

    便此时,众人又闻呼啸声近,然因兄弟齐心,这回倒比先前多了些底气,一时黑影袭来,便有人眼尖:“啊,是鬼雕!”

    那鬼雕一身黑羽,头顶幽绿,忽然一个俯身盘旋,竟从莫羽非眼前掠过,莫羽非一惊,却觉其脑袋一团漆黑,不见眼睛!

    “哦,大家别怕,这鬼雕被蒙了眼的!”严昉忙道。

    白芩婉听了,却仍是抓住莫羽非不放,莫羽非见她真是害怕,便也任她抓着。

    “堂长,你这话何意啊?”赫连涛急道。

    “鬼雕凶厉,首先便是那双眼睛,只要避开其眼睛,便无甚危险!”

    “不错,鬼雕最嗜挑衅,谁要是盯上它那眼睛,便极易诱出自己心中仇恨,鬼雕由此便会化作对手的仇恨对象,一面吸取对手的仇恨,一面借力打力,让对手耗尽体力,含恨而死!”何青岫颤声道。

    “这,这不是黑仙禽吗,怎会在鸿鹄出现?”范庠紧张道。

    “哼,鸿鹄再安全,也难保不被盯上!”金宝一面蹲身避开鬼雕扑袭,一面瘪嘴道。

    “那……‘紫郁症’可是和它有关?”白芩婉问时,脸色竟已苍白。

    “白千金,你也不想想,若是和它有关,还会叫‘紫郁症’么,至少得改叫‘黑郁症’罢?”

    就在众人疑窦丛生时,忽见叶仙教两眼一睁,四肢一收,微笑道:“啊,这一觉,可真是酣畅!”

    众人见其气色红润,心情愉悦,便似刚从远处走来,全不闻近处发生的一切,不禁暗暗称奇。

    “人树同形,天人合一,实是绝妙!”叶仙教乐呵呵道。

    “啊,叶仙教,弟子有事禀报!”左机早就急了。

    “可是看到蒙眼怪物了?”叶仙教正色道。

    “咦,叶仙教,你竟知道?呀,你没睡?你装睡!”左机惊道。

    “万一是叶仙教梦到的呢?”乔园却在旁笑道。

    叶仙教听了,摸着胡须笑道:“这鬼雕呀,可是我叶老儿特地带来的。”

    “什么?!”一众弟子不觉错愕。

    便此间,忽见叶仙教微微扬首,一声清啸,那鬼雕竟倏然飞来,停在了近处一株古杉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