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绝招
    “诸位听着,这鬼雕本是黑仙禽,我等原不该养,但因黑欲王部下惯养黑神兽、黑仙禽,故我等若不熟知并驾驭此禽,真正临敌之时,便会一败涂地!因此鸿鹄便引入了黑类神兽仙禽,关在禁林之中,专供教学使用。()(w?)这鬼雕便是其中一种。

    要知道,鬼雕生性凶残,大致可分两种,一种天生嗜血,主人若想驭之,必以自身之血喂之,方可将其驯服;另一种食素,但须得主人亲自栽种毒仙草喂之,方可驾驭。”叶震宣说时,那鬼雕仍不时发出呵斥之声。

    “嘿,骂谁哩,鬼东西!”赫连涛听其叫骂,不觉气恼。

    “这家伙生性暴躁好战,这不过是它的叫声,只是听来便跟呵斥无二!”叶震宣笑道。

    “叫声便如此,那骂声岂不更厉害?”范庠不觉微惊。

    “咦,灵禽语中怎没提到它?”左机忽奇道。

    “怎么,你还想用鸟语跟它骂战啊?”乔园不觉笑道。

    “至少可以叫它闭嘴啊!”左机不服道。

    “你就等着跟它斗嘴罢!”何青岫笑道。

    便这片刻功夫,叶仙教已轻挥仙杖,陡然将那鬼雕化作了五只!

    一时间,古杉枝上,五只蒙眼黑雕,姿态各异,森然孑立!

    众弟子见了,不觉一震,却听叶震宣道:“今日这五只,便作尔等陪练,待会儿五人一组,分作三组练习!”

    “啊,那该怎个练法?该不是口水战罢?”左机奇道。

    “鬼雕既以仇恨为生,你怎能跟它较劲?”严昉不觉笑道。

    “这倒说对了,”叶震宣点头道,“你们一旦和它斗气,便是落入圈套了!”

    “那是叫我们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么?”赫连涛立觉不忿。

    “我说你小子!”叶震宣不觉笑道:“此刻鬼雕还没睁眼,你倒先动了气!”

    他话音未落,却忽听鬼雕一阵乱呵,叶震宣只作不闻,众弟子却一阵烦乱,就连涵养极好的严昉也是微微皱眉。莫羽非却不知何故,忽觉一股恼恨,猛袭心间!

    却忽听叶震宣大声道:“尔等可知,为师带来这鬼雕,是何目的?”

    “不就叫人受气么?”白芩婉已松开了莫羽非,却满心不快。

    “为师是要尔等先过养气的难关!此关一过,养气便是无限广境!”

    “哎,叶仙教,到底是何难关啊?”金宝说时,却已暗从地上捞了颗石子,想要暗算那鬼雕。

    叶震宣看在眼里,不觉笑道:“这一关,便是‘忍气’的功夫!”

    “什么,要我们‘忍气吞声’?”左机跳脚道。

    “诶,左师弟,‘小不忍则乱大谋’嘛。”乔园小声笑道。

    “去,少装腔!看你待会儿被骂成脓包!”左机不觉恨道。

    此时叶仙教正转身喂那鬼雕毒草,因此两人便继续斗嘴。

    “哟,左宝宝,瞧你,青筋都暴起了!何至于哪?”乔园笑着,一根胖手指便指着左机。

    左机正要反击,却忽见叶仙教转过身来,只好收了手,暗骂乔园:“你就是只‘鬼雕’!”

    这时便听叶震宣道:“我这鬼雕虽吃素,却不可小觑。我之所以给它带上眼罩,便是为了保证尔等安全。

    今日训练前,尔等需先知道,鬼雕受训后,乃是一种作战猛禽,对手一旦放出鬼雕,便是要诱敌愤怒,再借怒击怒,最终将敌方力量消磨殆尽!所以要想应战鬼雕,必须知其特长与弱点!——诸位当中,可有人知其特长?”

    “鬼雕擅长激怒对手,一是凭借目光,二是凭借叫声。”何青岫说时,显是胸有成竹。

    “嗯,青岫所言不错!”叶仙教点头道,“眼睛乃是鬼雕的核心武器,鬼雕不仅能以声音扰人,更能以双目诱人,其目光凌厉,更带有一种致命魅惑,以致对手极易为其所虏,从而与之对视。

    然对手一旦触其目光,便会怒火中烧,甚至在其眼中看到心中所恨。可是对手之怒,正是鬼雕力量之源,鬼雕遇上愤怒,便如饿虎碰到鲜肉般震颤,它那犀利之眼,一面蛊惑对手,一面则从对手眼中疯狂捕获愤怒,只要对手愤怒不歇,它便力量不竭!

    所以对手一旦陷入愤怒,鬼雕便可借力打力,从而将对手至于死地!这类黑仙禽,尔等必须学会应对!——不知诸位可是想到了应对之策?”

    “啊,有了,只需避开其眼,然后一箭崩了它!”赫连涛便比了个射箭动作。

    “我曾听说鬼雕十命,要想杀它,只怕没那么容易!”严昉冷静道。

    “不错,它既是黑仙禽,仅凭尔等手头功夫,确实还太欠火候。”叶仙教摇头道。

    “凡事有利有弊,叶仙教,您既说鬼雕之利在眼,那其弊是否也在彼处?”莫羽非忽道。

    “诶,这话有点儿意思,小子,你还想到了什么?”叶仙教饶有兴趣道。

    “弟子在想,这鬼雕或许和人一样,也有好恶;它既好怒气,多半便不喜宽和之气,如此推来,若对手眼神温和宽厚,那它便难以得逞了!”

    “不错,这话算是道破了机关!鬼雕之眼正是一对双刃剑,它既能诱敌,亦能为敌所诱,故既能伤敌,亦能为敌所伤。只是应战时,却鲜有对手能抓此特点,予以还击;往往是一见其眼,便嗔怒不已,以致深陷恼恨而不能自拔!”

    叶震宣说时,却忽见莫羽非眼中闪过一道怒意,虽只在刹那,却大有凌冽之感。

    叶震宣心底暗奇,却继续道:“因此,要想反击鬼雕,便需在眼神上下功夫,确切说来,更是在心态上下功夫,而这心态,便是‘忍气’的心态。

    尔等需知,忍气乃是一门隐蔽而艰难的学问,好些人不屑此功,乃是因对其误会至深,以为忍气便是强忍恶气,憋坏自己。殊不知这忍气当中,还有境界之别。

    最末者,乃‘下忍’之境,即不予还击,却怒形于色;稍强者,乃‘中忍’之境,即隐藏怒色,然心中犹恨;最强者,则为‘上忍’之境,达此境者,心境平和,不起嗔怒。而三境之中,唯有‘上忍’,才是对抗鬼雕的真正境界,然修至此境者,却不多见!”叶震宣说罢,忽见赫连涛举手,因问:“你有何问?”

    “叶仙教,那照此说来,要应对这鬼雕,光装出一副笑脸,那是毫无作用咯?”赫连涛说时,不觉露了个嬉笑鬼脸。

    “你这鬼脸,也不能说全无作用,”叶仙教笑道,“它至少可以压服你的怒气,以免你的力量被鬼雕吸走,然这却无法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你鬼脸一停,怒气便来,甚至还有反弹之力,以致怒气来得十分猛烈!那时候,鬼雕的机会便来了。”

    “那我们就一直笑呵呵地看着它,不就行了?”乔园笑着,双下巴便更为明显了。

    “我就不信你看着鬼雕,还能笑得出来?”何青岫白了他一眼道。

    “诶,待会儿你们见了鬼雕,若是真能轻松笑对,那倒是占了上风,为师只需再教你们一招,便可将其拿下了!”叶震宣说时,却见莫羽非仍是眉头紧锁,毫无笑意。

    “叶仙教,那是何招啊?”左机问时,挂了一脸傻笑。

    便听叶震宣道:“这一招叫作‘狭路探宝’!‘宝’,其实是鬼雕唯一的弱点,却是对手取胜的关键!要知道,那鬼雕能有十条命,便是因其破绽极少,唯有此处——”

    叶震宣说时,便指着自己两眼之间,“也就是这儿,是其致命弱点!它此处有块白色井纹,俗称‘雪井’,一旦被击破,它便无力反抗了。”

    莫羽非听罢,便朝树上一望,却见五只鬼雕,皆是眼部被遮,因此未见那‘雪井’到底何貌。

    却又听叶震宣道:“然难点在于,这‘雪井’恰好在其两眼之间,故想避其目光而袭其弱点,便是几无可能。那应战者的目光,便如行走狭路,探取宝贝,十分不易!故交战时,对手多是身陷愤怒而无暇反击,因此要想‘狭路探宝’,必先学会忍气,只有心中无怒,才能静心瞄准,一旦瞄准,便要迅猛出招,一发中的,那鬼雕再横,只要‘雪井’被袭,登时便会昏厥!”

    “什么,只是昏厥?命还真够大!”金宝惊道。

    “叶仙教,那若以利器攻其弱点,它还活得了么?”左机问道。

    “鬼雕既是黑仙禽,自是刀枪不入,便是利器也伤它不到啊。”叶震宣感慨道。

    “这样说来,这是只不死鸟咯?”赫连涛却有疑惑。

    “尔等若想取其性命,只怕仙品不够哪!”叶震宣摇头道。

    “那要什么品级?紫品么?”左机急道。因按惯常修仙,紫品已是最高,故左机便如此猜测。

    “嗯,若以紫品驾驭利器,恐怕便能得手了!”叶震宣若有所思道。

    “叶仙教,你一出手,必能取其性命吧?”金宝不禁笑猜道。

    “为师养之多年,早已将之驯为助手,又怎会取其性命呢?”

    “哦,那弟子待会儿是否还要手下留情啊?”赫连涛不觉笑问。

    “嘿,为师倒希望你能克敌制胜,只是这说来容易,只怕待会儿你一见到它那双眼,便要怒火中烧呢!”

    赫连涛听罢,不觉收了笑容,心却道:“哼,我不理它便是,它又能拿我如何?”

    便此时,忽见叶仙教道:“范庠,你有何疑问?”原是范庠站在后排,被前排弟子挡了些,便忙举手提问。

    “叶仙教,弟子有些不解,那鬼雕既是双眼厉害,那为何不先袭其眼呢?”

    “它眼光之利,哪容得你先出招?”莫羽非忽回头道。

    “不错!”叶震宣点头道,“它目光之快,总是远超对手出招的速度,因此想要伤其双眼,除非先令其麻痹,然你若能使其麻痹,又何须毁其双眼呢?”范庠听罢,不觉微微脸红。

    “好了,为师今日便先为尔等示范一次,之后尔等分作三组,每组五人,实战演练!”然他话音未落,却忽闻一声诡唳,众人一惊,却觉那声音并非树上鬼雕所发,而是来自东面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