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红顶鬼雕
    众人循声一看,便见一人正昂然走来,其肩上正是栖着一只鬼雕,那鬼雕红顶黑羽,也是蒙着两眼。?女?sheng?小说?网 w?

    “哈,方兄,你来得正巧!”叶仙教立时上前热情道。

    “揭疤大师!”莫羽非一见之,便觉亲切,然旋即又是一阵难过,他忽又想起了过世的母亲。此时鬼雕一声声叫啸,阴森尖利,令他烦乱不堪。

    “我这鬼雕可不是吃素的。”方天游对叶仙教笑道。

    “那我正好试试这些年养气的功夫。”叶仙教点头道。

    “叶老头儿,你可要小心些,莫被它惹恼了!”方天游笑着,摸了摸那鬼雕脑袋。

    莫羽非盯着那鬼雕,心头突突直跳,他隐隐察觉自己怒火上窜。

    只听叶仙教低声道:“你可还在用动物鲜血喂它?”

    方天游便两手一摊,“不然呢,你可别指望它改口吃素。”

    “你可被它袭击过?”

    “怎、怎么会?”方天游说时,却有些窘。

    叶仙教之所以此问,便是因红顶鬼雕为嗜血之禽,一旦凶性发作,便有袭主的可能。

    “怎么,叶仙教,你可是养气高手啊,难道还怕我这鬼雕会令你动怒?”方天游有些得意。

    “诶,‘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嘛!”叶仙教笑道。

    两人说时,一众弟子也是议论纷纷,一想着等会儿要应战鬼雕,不少弟子便紧张不已。

    白芩婉见莫羽非一脸冷峻,便更靠近些,柔声问道:“莫师哥,你说叶仙教为何要另寻鬼雕呢?”

    不料莫羽非却冷哼一声,道:“自己养顺手的东西,杀来也不过瘾!”

    白芩婉一听,心头一凛,忽觉莫羽非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然她也不便深问,只好作罢。

    其实叶仙教另请鬼雕,便是希望增大挑战难度,他要来一次货真价实地示范,所以必须另请“考官”。

    他既与方天游说定,便转向弟子道:“为师在此设一屏,我这边,便用作实战场,为保尔等安全,尔等便在屏外观摩。要知这实战之中,自是不容分心,故于关键处,尔等可要留神了!凡有不通之处,先默记于心,等为师制伏了鬼雕,汝等再问便是。”说罢,便看着一众弟子道:“为师所言,可都明白了?”

    “弟子明白!”一堂弟子齐声道。

    “好,那就看仔细了。”叶仙教说罢,便挥仙杖,只见一道蓝橙光芒登时从其竹杖激射而出,刹那间,一道屏障便已筑成。

    “呀,真有屏障了么?”左机睁大眼睛,却不见屏障。

    “你拿头一撞不就知道了!”金宝忽坏笑道。

    原来叶仙教为了弟子观摩,便令屏障全然透明,故众弟子便都不见屏障。然他们对此倒不甚在意,一个个只都紧盯叶仙教和那蓄势待发的鬼雕!

    “那便开始罢。”叶仙教说时,与方天游肩上的鬼雕不过两丈之隔。

    “叶仙教距那鬼雕也太近了!”严昉见状,不觉着急。

    “叶仙教应该拿得准。”莫羽非冷静道。

    正说时,便见方天游凑近鬼雕耳边,低语了一句,遂才摘掉其的眼罩。

    莫羽非一看,只见这鬼雕双眼幽蓝神秘,雪白井纹,森然醒目!

    一时间鸦雀无声,连树上那五只鬼雕也噤声了,它们似乎嗅到了一个异类,一个嗜血者,这来势,咄咄逼人!众弟子见了,不觉心中一颤。

    眼下,红顶鬼雕锋锐的目光,却只瞄准一人,那便是叶仙教。因为方天游已有嘱咐,此番迎战对象便是叶震宣。

    而此时叶仙教的神色,也令众弟子忐忑:他一贯的微笑不见了,只剩一张冷峻的面孔,怒火,似乎一触即发。

    然方天游却知道,叶震宣并未中计,他不露声色,乃是为了蓄积内力,虽无笑颜,却也不起怒意,这招看似平淡,却恰能挫败鬼雕。

    因为鬼雕一绝,便是先声夺人,然若首战不利,不能以目光激怒对手,便会挫己傲气,故这第一回合,鬼雕已暗落下风,只是表面看来,却势均力敌。

    红顶鬼雕一战不利,怒火顿起,陡然振翅便向叶仙教扑去,叶仙教却一声清啸,化作两人,只见其左分身,陡施金鳞火,分散鬼雕心神;右分身则手持玄冰镖,直击鬼雕‘雪井’!

    谁知那鬼雕一见火舌,登时凶性大发,忽然间,咆哮声猛长数倍!那飞镖虽快,却只击中其胸,火舌虽烈,却被巨翅扑灭!急怒,能使鬼雕目光陡变,刚才的幽蓝瞬间变作眩目的冰蓝——直袭叶仙教!叶仙教飞镖失利,又遇寒光来袭,一时浑身冰冷。

    莫羽非不觉替叶仙教捏了把汗。

    “哼,这嗜血鬼雕果然诡异。”叶仙教冷笑道。然这一笑,却忽觉胸口火热,烦闷难耐。

    “不对!这可是怒气欲起之兆!”叶震宣心中一惊,忙平息心火,摒除杂念,便此刹那,却已合并分身,跃过鬼雕头顶,转至其后了。

    这一回,他算是避过一险,然却忽然意识到,这嗜血鬼雕,竟能致对手于冰火两重天!这可比单一的怒火来得凶险!

    “叶老头儿能如此镇定,看来还是有那么两刷子!”方天游暗想。

    原来这鬼雕最早的主人,据说是一修仙毒手,此人性情孤僻,怨念横生,从前一直以自身之血喂之,故此鬼雕早已浸染其性,变得冷血毒辣,其制敌之道,正是冰火夹攻之境!故叶仙教能及时制伏心火,不受其控,已是不易。

    两个回合下来,一众弟子都暗替叶仙教心紧,然他们却不知,叶仙教这身形一晃,却又见转胜之机!

    “不错,鬼雕的背面,即是制胜的关键!”叶震宣幡然悟道。

    他这一变,变了位置,也换了视角!

    “叶仙教应该是看到了转机。”莫羽非暗想。

    事实确实如此,叶仙教不仅看到了鬼雕的背面,更洞见了战情的背面。明处,是鬼雕凶矫异常,远胜同类;暗处,却是其暴躁莽撞,远逊同类!这一悟,顿使他底气复生。

    试想叶仙教若心浮气躁,被表象所激,或许不出三招,便会受制于敌;然危机关头,他却收摄心神,平复心气,更在转换间,洞见生机,这若不是他多年的养气功夫,又岂能做到临危不乱,化险为夷?

    且说那鬼雕眼见人影从头掠过,却扑打不到,不觉怒火炽盛,狂怒中,立时反扑,一双利爪便要直取对方脖颈!叶仙教见状,早已飞身避开,然手中飞镖,却十分迅疾!

    谁知那鬼雕狡猾,一见飞镖袭来,顿时一头化两,偏作“丫”形,飞镖虽快,也只穿空而过!在旁弟子见了,不觉着急跺脚,然叶仙教却微微一笑,因他深知这“狭路探宝”,极其不易,若是性急求快,反会错失良机。

    鬼雕也极是刁钻,飞镖刚过,它便陡然复原,顷刻间,又回身飞扑,瞬间便将那飞镖衔在了口中。叶仙教忽见利器被夺,不觉微恼,鬼雕一见,自是正中下怀,于是利喙一挫,飞镖即断!它既挫对手利器,两眼更是犀利,两道冰蓝目光竟如电闪,直欲搅乱对手心神!叶仙教心呼不妙,忙避其目光,心中却默念仙诀,旋即又复归宁静之态。

    众弟子忽见叶仙教闭目静立,不复出招,却见鬼雕两眼炯炯,猛扑而上,不觉惊呼!

    然刹那间,却见叶仙教已摇身变作一颗杉树,将那鬼雕罩在了其间!

    鬼雕急怒,只胡啄乱抓,一时间,树叶作响,簌簌下落,看得众弟子好不心疼!然便如此,杉树仍是岿然不动,那鬼雕东奔西突,却冲不出杉树之围。似乎它冲得越远,杉树便长得越快,一来二去,鬼雕便有些泄气了。

    直至此时,方听叶仙教道:“尔等今日看到了,若要应对鬼雕,先便要忍气,为师养气多年,刚才面对这嗜血之物,也几欲动怒,故尔等要想取胜,必须先练忍气功夫!”

    然他话音未落,众弟子却都惊叫起来,原来那鬼雕竟轰然落地了!

    “嘿,我就知道,叶仙教能让它乖乖落地!”金宝兴奋道。

    叶仙教收了仙术,恢复常态,然却盯着地上鬼雕,皱眉不语。

    “叶兄,恭喜啊,你这养气功夫实在厉害!”方天游拍手笑道。

    “咳,可惜啊,可惜!”叶仙教却摇头大叹,说时,已拾起那鬼雕。

    “这又有甚可惜?你别瞧它这样,不出半个时辰,便能醒来!”方天游接过鬼雕笑道。

    “我呀,是可惜没能在这刁滑家伙的身上,一试靶力!”

    “什么!那它怎会昏厥?”

    “我还想问你呢?今早没给它吃足不是?”叶仙教一面说,一面解除了屏障。

    “嘿,你又不是不知,鬼雕半载只吃一次,上月方才喂饱,今日何需再喂?”

    “咳,方兄,我不过说笑罢了,今日倒要谢你!之后我请喝酒如何?”叶仙教笑道。

    “那可一言为定啊!”方天游不觉笑逐颜开。说罢,便鬼雕往肩上一搭,出了场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