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意外迎战
    见叶仙教击败红顶鬼雕,兰语堂的弟子们便围了上来,个个脸上都是钦佩之情。nv生小说网(w?)莫羽非也是满心佩服,却更有些不安,他感到鬼雕很难对付。

    “叶仙教,你这身手太俊了!弟子可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您老快教教咱们!”金宝最是着急。

    叶震宣听罢,不觉笑道:“为师倒要问你,我这功夫俊在哪了?”

    “咳,弟子嘴笨,不能尽述!就是……各种……”金宝一听旁人笑了,便急道:“就是各种玄妙,让人眼花缭乱,实在痛快!”

    “要我说,师父您那招变树最是精彩。凭那鬼雕乱闯,终是逃不出您老的掌心!”赫连涛赞道。

    “叶仙教,您变作杉树后,那鬼雕左冲右撞,伤了好些枝叶,您就不疼么?”白芩婉一想其尖嘴钢爪,便觉发怵。

    叶震宣却笑道:“那枝叶皆是仙气所化,故变换随性,来去自如,哪能伤到什么筋骨皮肤?”

    “师父,这么说来,凡是变作他物,便可自保咯?”左机眼睛一转道。

    “那还要看你如何化法,若是静心守一,心思澄澈,则仙气通达,源源不断,自可任遣仙气,为我所用。然若底蕴不够,运化欠佳,则处处捉襟见肘,难以自保。

    故多少人浅尝辄止,却因自身修养不足,而贬其价值。其实这仙气看似缥缈柔弱,实则威力无穷:柔者,绵长、浑厚,却内蕴刚强;刚者,坚实、劲猛,却源起柔弱,故这刚柔之间,其实并无绝对界限!”

    “啊,原来这仙气竟有这般妙用!”范庠不觉暗叹。

    “咦,叶仙,那您最后又是怎样击中鬼雕的?”左机不觉奇道。

    此问一出,一众弟子皆是屏息静听。

    “哎,憾事哪!”叶震宣不觉摇头,“为师就差这最后一笔,它却自晕了!”

    众弟子一愣,随后却笑了,赫连涛更抢说道:“叶仙就是好玩,这收官之笔,还要给咱留点儿悬念。”

    “不对不对,是要给点儿惊喜!”乔园眨了眨眼。

    “什么啊,是又卖关子吧?”金宝噘嘴道。

    莫羽非却忽然道:“不,叶仙并未击中鬼雕。”

    此话一出,众人顿惊。

    叶震宣却笑了:“羽非,你还真是敏锐啊。”

    “你怎知道?你看到了么?”左机向来自诩机敏,顿时便有些不服。

    “感觉。”莫羽非略略一笑。

    白芩婉见了,芳心微动,心忖:“莫师哥的感觉也是与众不同啊。”

    一旁严昉却奇道:“难道鬼雕自己会昏掉?”

    叶仙教也拍了拍脑袋道:“其实为师对此也是好奇,想来那鬼雕该不会是撞晕的罢?”

    “哎,不管怎样,那鬼雕总是栽在您老手下啦!”赫连涛笑道。

    “咳,就差点睛之笔,实乃美中不足。”叶震宣不觉摇头。

    不料他话音甫落,便见两个弟子指着身后高处,惊呼道:“不好,鬼雕来了!”

    叶震宣回头一看,果见自己那五只鬼雕,竟展翅斜飞而来,个个眼上,竟全无眼罩!

    惊愕中,他忙作哨召回,然五只鬼雕陡见一群鲜嫩弟子,竟发了凶性,顷刻间,便已驰至众人头顶,呼啸盘旋,野性毕露!众弟子或战或逃,一时大乱。

    “心意魂魄,五身合一!”叶震宣仙杖一出,便见两道蓝橙光芒顿将五雕团团围住,急欲迫其五身合并。

    “莫师哥,小心哪!”白芩婉忽惊道。她眼见莫羽非突然冲入那鬼雕阵中,自己却又不敢阻拦。

    “莫师弟,你快过来,莫要与之交手!”混乱中,严昉也大呼道。

    “严兄,你也太小心了!”莫羽非回头说时,已手运仙气,呼作冰镖,瞄准了其中一只。

    “莫羽非,快住手!这实战训练,不急一时,为师自有安排!”叶震宣说时,不免心急。原来他仙气急运,却见那鬼雕左奔右突,心杂意乱,根本不服合并。他一听严昉呼喊,才知莫羽非竟和鬼雕拼上了。

    莫羽非听得喝令,自知便该住手,然他一见鬼雕目光,顿觉怒火中烧,一枚冰镖,竟自脱手而出!那鬼雕也极是机敏,一见冰镖来袭,忙侧身挥翅,轻拍冰镖,这一拍,却力道奇巧,竟令冰镖倒身飞旋,直袭原主!莫羽非陡见生变,却飞身夺镖,竟毫无退避之意!

    “羽非,赶快收摄心神,平息怒气,莫要中了鬼雕圈套!”叶震宣见他怒火攻心,不觉急道。

    然莫羽非一味夺镖,却不知鬼雕目光如电,竟比他夺镖还快!只听“嚓”的一声,那冰镖竟被电光击碎!他眼见冰镖就要到手,不料却剩一地冰片。

    冰片落地,怒火升腾!

    那鬼雕目光之厉便在于:击中冰镖的刹那,更击中了他的心。

    另几只分身见了,哪还贪念其他弟子,都只循着这热腾的怒气,飞扑而来。

    “莫羽非,赢战鬼雕,乃是以退为进,忍一时之气,方可瞄准目标!”叶震宣心念一转,索性顺势指导。

    然莫羽非一见五雕来袭,哪还有心忍气?他目光一扫,便欲将之齐灭而后快!而那五雕见其怒火炽盛,不觉贪心大起,目光瞬间便如冰水回流,以致莫羽非的怒气登时外泄!

    然莫羽非眼中寒光一闪,却自不乱,似乎那怒火之中却有冰刀压阵,一时间,他口念仙诀,催动内力,一个“白凤交错鹰叠”掌,便从指间呼出八柄飞镖!五雕正吸食快意,对那冰镖却不屑一顾,谁知莫羽非双眼一闭,八镖齐出!五雕正是胃口大开,不料对方怒气忽断,惊异间,又见飞镖“嗖嗖”飞来,夹头夹脑,竟难以躲避!五雕顿时两两相碰,阵脚大乱,其中两只更被冰镖击中,昏厥落地!

    原来莫羽非听得告诫,便知情势不利,然他怒火既起,一时间也难以平复,故鬼雕目光一来,那怒气便随之外泄了。然怒火一去,他反倒痛定思痛,刹那间,竟心生一计,便是佯作恼怒,却暗察鬼雕“雪井”所在。这一来,鬼雕因陷贪婪,便失于防备,他却一面暗运仙气,催生冰镖,一面留神观察,暗记五颗“雪井”。虽是顷刻之间,他却已悉数掌握,故闭目之时,正是出招之机,因此那八道飞镖,均按记忆所发,两枚击中,已是不易!

    “莫师哥,身手不错啊!”白芩婉见其盲掷冰镖,不觉拍手叫好,其他弟子也是暗赞。

    “羽非,注意冰镖力道!”叶震宣见其准心极好,然冰镖力道却嫌不足。

    莫羽非听得师父指点,便运掌催镖,顷刻间,又见三镖在手!

    那受挫鬼雕,一看自己分身落地,不觉惊怒交加,凄啸之下,便要重发猛攻!

    这一回,莫羽非却欲将其一举击溃!

    突然,却听一声惊叫,众人竟见其中一雕分作三身!如此一来,又是五雕叫阵了。

    “是谁?”叶震宣忽见鬼雕分身,不觉一愕。他前后一想,只觉不对,忙开了见性眼,四周查看,不料真见一身形窜动,闪入林间。

    “嘿,哪里逃!”他急忙飞身追去,只怕走了妖邪!

    然那妖邪诡异,身形一晃,便已不见。叶震宣正自纳闷,却忽见右边林中有影一晃。

    “呵,还想逃!”他两眼一亮,提气便追,追出一阵,才看清那原是只猿猴!

    “怪了,这猴儿难道竟会分身之术?”他既用见性眼,便知这猿猴绝非伪装。他越想越奇,只怕其中有异,然忽想那边还有鬼雕,便忙飞身赶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