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胆识鼎
    自从沧龙招选以来,铜、铁两代弟子便分外忙碌。nv生小说网(w?)

    多日来,不仅白天各类仙课压力不减,晚上又还多出特训课来。

    忙碌之间,时光转瞬即逝,一晃初选将至。这日晚间,莫羽非却遇到了一件令他委屈而颓然的事情,那便是掌院仙博玉玄子的忠告。

    玉玄子告诉他,最好不要参加此次沧龙选拔,因他仙气尚不稳定,需要沉寂下来静心修炼。然选拔考验难度极大,稍有不甚,他便可能损伤元气。

    这番告诫着实有些挫伤他的雄心,他便又发信求助伞神,谁知青花伞母亦是同样说法,劝他不要参赛,唯青花伞父却说,试试无妨。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他忽觉自己竟在水中拼命游着,又听岸上人呼道:“莫羽非,你还不快上来,前方有血鲨!”他一惊,便醒了,只觉满头大汗。

    这一觉,睡得不*稳,很快,黎明便到了。

    清晨,铜、铁两代弟子均来到云涛坛,开始沧龙选拔的初次投票。

    偌大的云涛坛中放着一个巨大的方鼎,只见此鼎正面有一虎头,十分威严。

    两代弟子分班落座,场上便由掌院仙博玉玄子亲自主持。

    便听她道:“诸位,今日是鸿鹄沧龙军扩招选拔的初次投票。我左边的这个方鼎名曰‘胆识鼎’,凡愿参赛者,待会儿请用仙气将自己名字写在纸上,再投入鼎中。

    切记,此鼎具有识别‘胆识’的能力,故尔等写名时,务必慎重,不可游戏之,否则若被判作仙气不足,缺乏胆识而无缘赛事,那便可惜了!另外,请诸位谨慎对待此事,因为一旦被选中,则不能退赛,这是一直以来的规则。”

    玉玄子说时,莫羽非却一直凝眉沉思,内心深为矛盾所缚。

    一方面,作为鸿鹄弟子,自然希望能入选沧龙,那可是莫大的荣誉,几天前,他还幻想过自己过关斩将,冲破层层考验,在仙院众弟子的欣羡中成为沧龙勇士的情景!那时候,鱼梦也定会发现他的与众不同;而另一方面,这希望的光环却被残酷的乌云遮挡了,而这乌云,或许更是意味着倾盆大雨!这是掌院仙博的警告,也是青花伞母的提醒,他不能视而不见。

    正想着,却忽被赫连涛碰了下胳膊。

    “喂,想什么呢?”赫连涛道。

    他摇了摇头,无心答话。

    “紧张么?”赫连涛自己有些忐忑。

    “没什么可紧张的。”莫羽非淡道。此时,他几乎已决定不去参赛了。

    “你怎么这么淡定?”赫连涛狡笑道。

    范庠正巧坐在他俩前面,一听“紧张”二字,更觉“怦怦”心跳,再一望那胆识鼎,几乎有些目眩了。

    “范师兄,你没事罢?”白芩婉忽见范庠脸色青白,神色恍惚,不觉一惊。她自己因心觉没戏,便不打算参赛,此时反倒泰然。

    “没,没事的。”范庠勉强微笑了下,但嘴唇却有些颤抖。

    只听玉玄子又道:“为师还需提醒诸位,届时,判官将从参赛者的笔迹中提取仙气,并注入参赛者的铠甲之中,这便是为确保参赛者身份无误,因为只有仙气吻合者,才能将铠甲点亮,此外,也只有仙气吻合,方能使铠甲发挥其护身作用。因此,为师不希望出现任何替人报名的乱象,这只会耽搁选拔时间,却无法蒙混过关。”

    玉玄子话音一落,弟子们便窃窃私语起来。赫连涛便拍了拍前面的白芩婉,道:“哥我本想投你一票的,看来不成了!”

    “你敢!”白芩婉反手便要打他。

    很快,各堂仙教便开始分发报名简,那是鸿鹄特制的小竹简。莫羽非一看,只见各堂领简的弟子不少,他目光一转,不期更看到淳于璟,不料他已领了竹简,正回看自己,那眼神中还颇有挑衅之意!刹那间,他冷寂的心又复燃了!

    “小子,想好了没?”他回过神来,便见叶仙教微笑道。

    “怎么,别说你不去啊,那就没意思了!”赫连涛忽见他神色犹豫,不觉皱眉。

    堂中弟子听了,便都转过头来看着他,可说三分好奇、七分紧张,因为他们看来,莫羽非虽非仙力优异,却总有些出其不意,他若参加,自己似乎便岌岌可危!

    “哎,赫连兄,这种事怎好勉强啊!”范庠只怕多了对手,便笑劝道。

    赫连涛一急,又忙问右边严昉:“严兄,那你去么?”

    “试试罢!”严昉冷静道。

    “对啰,你看,”赫连涛忙又转向莫羽非,“咱兄弟三,要去都去,不许落单啊!”

    “你傻啊,”莫羽非不觉一笑,“每堂只能两人入选!”

    赫连涛心中“咯噔”,不觉微怔。他一激动,竟把规则忘了。

    “诶,这选拔归选拔,情谊归情谊,可别混为一谈!你们真要参加,便都大胆报名,何须顾忌许多!” 叶震宣便鼓励道。

    莫羽非一听,不觉心中一动,便在众人注视下领了竹简,两颊却有些发烫。

    “哎,不就一选拔嘛,也没什么大不了!”赫连涛故作轻松,心中却是一紧。其实他对自己能否入选,也无甚把握。

    不多时,参赛者便调息运气,鼓足劲头,以食指为笔,仙气为墨,在那竹简上写上了级代、堂名及姓名。

    赫连涛写得极为仔细,写好后,又端详了一阵,却心嫌字迹太过拘谨,然这字迹一旦落成,便无法再改了。往旁一看,莫羽非早写好了。

    “哟,你这龙飞凤舞的,那方鼎认得出么?”赫连涛惊道。

    “咳,又没规定字体,怕什么!”莫羽非一笑道。

    赫连涛又转看严昉,只见其笔力沉稳,入竹三分,自是高人一筹!他这一看,便更觉没底。严昉倒是脸含笑意,颇为自信。

    “哇,‘严’——‘昉’——”左机一看那两字,不觉大赞:“好有仙气!”

    白芩婉看了,也笑道:“堂长,你可真该参加书法大会啊!”

    严昉得赞,也是微觉得意,却听金宝哼道:“这沧龙招选,又不管你字写得如何,拼的可是仙力!”

    然范庠却道:“谁说字迹不能反映仙力呢?这仙气足,则字迹遒劲,力透竹简;仙术妙,则运笔流畅,游刃有余!”

    众人听他一说,都禁不住想看他写得如何,却见他紧握竹简,丝毫没有展示之意。

    正此时,便听玉玄子在台上道:“诸位请注意,现在开始报名投简。请各堂弟子做好准备,依次前来。首先,有请铜代访兰堂!”玉玄子便向访兰堂掌堂仙教点了点头,意即开始。

    云涛坛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微风一过,似乎也能让人心弦震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