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勇士出炉
    便见西面阵列中,立时走出四个弟子,个个身姿挺拔,气质不凡,更奇的是,他们根本不用走到鼎旁,而是“嗖!”的一下“闪影“过去,只看得铁代弟子咋舌不已。 w?

    赫连涛见了,不觉一哼,莫羽非却暗觉羡慕,一想自己待会儿只能平淡无奇地走过去,便觉有些可笑。

    这访兰堂后,便是咏兰、佩兰两堂弟子投简。

    “一、二、三……”左机飞快数道。

    “干嘛呢?”金宝奇道。

    左机也不理会,只管数完,方叹道:“哇,竞争激烈啊!”

    “怎么,有多少?”

    “咏兰堂共有九人报名,九个当中选两个!”左机咂嘴道。

    “那咱们堂中几人啊?”赫连涛急道。

    “大概有七人。”严昉很快道。

    “哦!都有谁啊?”

    严昉便一一说了。赫连涛听罢,愈发忐忑不安,只怕自己没戏。

    说时,莫羽非却忽见台上那弟子有些眼熟,一想竟是那次罚运黑藻时,遇到的石星。石星肤色黝黑,眼睛却十分明亮,只见他投罢竹简,便微微一笑。

    “嗬,这人肯定有两下子!”左机一见石星,便断道。

    “是不是因为跟你一样,都是娇小选手啊?”乔园不觉回头笑道。石星虽不高,但却体型匀称,瘦而有力。

    左机一恼,便在背后给了乔园一拳。

    一时铜代投毕,便轮到铁代。

    依次自然是仙力最强的兰香堂,随后兰猗堂,最末兰语堂。

    众弟子看向兰香堂时,一眼便见淳于璟走出阵列。

    只见其风姿俊逸,神色泰然,正是一堂堂长风貌。

    白芩婉见了,不禁暗拿他和莫羽非作对比,一较之下,仍觉莫羽非俊朗亲切,不觉嫣然一笑。正想着,却忽听一片唏嘘。

    “什么,闪影术!”左机惊道,“他竟会这招?”

    原来淳于璟竟用了超越铁代所学的仙术,瞬间移形了。

    紧接着,兰香堂另两人也是闪影过去。

    莫羽非见了,不觉深为难堪,很显然,这一开始,淳于璟便占了上风!至于“闪影”之类的高级仙术,他是一个不会。他低头看着竹简,几乎懊悔自己写下了名字。

    “看来哥只有露一手了!”赫连涛啐了口,便把两手一搓。

    “你也会‘闪影’?”莫羽非惊道。

    赫连涛不觉冷笑道:“哥这招叫‘太极步’,便是以太极速度缓步过去,羡煞那闪影的急性子!”

    周围一圈弟子听了,皆大笑道:“妙招,妙招!”

    便说时,兰猗堂的弟子也已投毕。此堂弟子倒是中规中矩,均是步行过去,这倒让兰语堂少了些压力。

    时至兰语堂时,一众弟子便起哄让赫连涛露一手“太极步”,赫连涛便跳起身,摆开架势,来了个“左右野马分鬃”,逗得一群弟子皆笑了。

    “赫连涛,还不快去!”叶震宣说时,却也好笑。

    “是,师父!”赫连涛微一抱拳,便大踏步朝方鼎走去。

    随后,兰语堂另几个弟子也起身前去。

    “莫师弟,走罢!”严昉见莫羽非迟迟未动,便叫道。

    莫羽非点点头,遂豁然起身,忽觉周围目光有些灼人。

    刚走出几步,便听有人低语道:“他就是罚运黑藻的那个?模样倒不错啊!”

    “嘿,听说他从光阴湖死里逃生,不知是真是假?”

    一路走去,又听人道:“他是凡尘来的?竟能考到这儿来?”

    旁人的议论,倒也罢了,但有两道目光,他却难以回避。

    一道目光,严肃而忧虑,凝聚了掌院仙博的殷殷关切;另一目光,阴沉而冰冷,却是淳于璟的高度警惕!两道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竟令通往方鼎的路显得异常艰难。

    他紧握竹简,终于走到了胆识鼎前,却不敢抬眼凝视掌院仙博的眼睛。

    “莫羽非,你考虑好了?”玉玄子忽严肃道。

    “掌院仙博,我不想错过这机会。我……会尽力控制好的!”他决心道。

    玉玄子听罢,眉头微舒。

    莫羽非随即投入竹简。

    忽然,仙气一卷,竟将竹简高高抛起,底下弟子不觉一阵惊呼,却见竹简随即又落下了。

    玉玄子见状,不觉微奇,心想:“难道是这孩子仙气特异所致?”

    莫羽非自己也是大为困惑,然他既见竹简落入鼎中,便不再过问,随即便回至队中。

    随后,便听玉玄子道:“眼下各堂已报名完毕。接下来,便由胆识鼎负责初选。胆识鼎将从每堂中选出两名最具胆识者,代表其堂参赛,入选者将正式进入本次沧龙选拔!”说罢,玉玄子便走至鼎旁,按动虎额正中按钮——刹那间,虎面发光,虎眼骤亮!方鼎既启,鼎中顿有仙气溢出,不多时,便见雾气缭绕,氤氲鼎上。

    “现在,所有竹简开始经受公正而严厉的检验,半刻后,胆识鼎将告诉我们初选结果。”玉玄子注视着方鼎,高声道。

    听到这话,莫羽非竟忽紧张起来!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太过在意,而现在,他却渴望自己被选中。他期待地望着神秘的仙气,仿佛感到了其中蕴藏的神圣力量。

    半刻的时光,竟变得十分漫长。

    终于,仙气一卷,竟托起一块竹简来!

    玉玄子取过一看,遂朗声道:“咏兰堂入选者:萧泰然!”

    这话音未落,咏兰队列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玉玄子又将竹简示与众弟子过目,果见竹简之上便是“萧泰然”三字。那文字经过仙气熏蒸,便显出蓝橙色来,台下弟子见了,不觉叹服不已。

    莫羽非便对赫连涛道:“他这级别已与神鹰仙院的欧阳寒无异!”

    “怎么忽然觉得自己何其渺小?早知要这样展示,我就不投了!”赫连涛无奈笑道。

    莫羽非却道:“试试又何妨?”

    原来那简上字迹一经仙气考验,便会显出书写者仙力级别。这仙力级别,通常有七级,分别对应七色,由低到高乃是“赤、橙、黄、绿、蓝、靛、紫”,其中又有细分,每级间又有七等,以绿品为例,初为“绿赤”,遂至“绿橙”“绿黄”……,“绿紫”之后,便可升至更高一级,即为蓝品,而蓝品仙力在铜代弟子中却不多见。

    故从竹简来看,萧泰然至少也是蓝橙级。说“至少”,是因有的选手或隐瞒实力,故竹简只能窥见一斑。

    “你估计自己能到什么级别?”赫连涛忽低声道。

    莫羽非摇了摇头。

    “哎,说说嘛!”

    “紫品!”莫羽非不觉笑了。

    “吹牛!”赫连涛撇嘴道。

    其实莫羽非为避免仙气泄密,只好尽量隐忍,故刚才运气时,只敢使用三分力道。他心知力道既轻,自然难以入选。

    说话间,铜代勇士皆已出炉:分别是访兰堂陆顷(蓝绿品)、辛娥(蓝橙);咏兰堂萧泰然(蓝橙)、晏棠(蓝赤);佩兰堂石星(绿紫)、鲁朋来(绿蓝)。这入选六人中,蓝品者便有四人,这实令铁代弟子压力不小!

    须臾,又一竹简飘然出炉。

    便见玉玄子取过竹简,朗然道:“铁代兰香堂:淳于璟。”说时,便将竹简示与众人。

    台下顿时一片唏嘘。那简上名字绿中带紫,也就是“绿紫”级别,这在铁代之中自是佼佼者了。

    便听玉玄子又道:“兰香堂尹骊珠,绿蓝品。”

    白芩婉见了,不觉惊道:“她这般娇滴滴的,竟是绿蓝级别!真是不可貌相啊。”

    “兰猗堂吕峤,绿蓝品。”

    “兰猗堂裴嵘,双绿品。”

    赫连涛见了,愈发慌张,不觉暗忖:“我虽勉强可达绿赤级,然刚才却有些紧张,会不会被那方鼎误判啊?”因问严昉:“严兄,你说紧张会否影响那结果啊?”

    严昉不觉咳了声,道:“也不好说。”他自己却也忐忑不安。

    随着兰香、兰猗两堂名单公布后,终于到了兰语堂。

    仙气微起,那被托起的竹简是那样圣神可爱。

    空气似乎凝滞了片刻,玉玄子的声音却穿越而来。

    “兰语堂:赫连涛!”

    霎时间,赫连涛成了目光的焦点,他不知所措了,他似乎感到自己眼眶微润,却不敢去擦眼睛。他恍恍惚惚看到笑脸与疑惑,庆贺与鼓励,那些声音却都轻飘飘的,他自己仿佛已变成了竹简,飘在仙气之上,轻悠悠的,落不下脚来。

    “运气!那叫运气!你居然有绿橙级,你平时不是绿赤么?”左机不忿道。

    “左师弟,发挥是很重要的!”白芩婉劝道。

    而剩下的那个名额却让人更为提心吊胆了。

    范庠感到空前窒息,他几乎抓住了自己的喉咙。

    严昉却握紧了拳头,脸上也绷紧了。

    莫羽非反却有些淡然,此时他已不寄太大希望。

    大家眼巴巴地望着玉玄子取过竹简,便都倾耳等结果,却见玉玄子低头一看,便凝眉不语了。

    “掌院仙博,快说啊!”众弟子心中暗呼。

    “快说啊!”那呼唤变成了渴盼。

    玉玄子抿了抿嘴唇,终于道:“兰语堂入选者:莫羽非。”

    莫羽非听了,不禁一呆,赫连涛却一把抱住大叫道:“咱两入选了!”

    莫羽非被他抱得生痛,才忽觉有些真实。

    然此间,玉玄子却有个微妙的动作:在她左手展示竹简时,忽右手搭凉棚,抬头望了望天空,仿佛有某种奇异的光亮划过。不少弟子见了,也都抬头一望。

    玉玄子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分散众人的注意。当大家收回目光时,她也收回了竹简,因此几乎无人注意到那简上字迹。而她却看得分明,那字迹,是银绿色的!玉玄子很清楚,银色,正是电体仙气受检后的结果,当然,此气之强,自然会脱颖而出,被胆识鼎选中,但同时也说明,莫羽非无法充分控制自己的内力,才导致了仙气外露。

    玉玄子对此一直十分谨慎,因她知道,对于一个铁代弟子而言,要想驯服电气,极其不易。但她却相信,若能用心培养,莫羽非定能控制好自身内力,将之用于正途,而非如世人所见,电体便是妖邪。

    “年轻人,总是这般好胜。”玉玄子不觉心叹。可是没有求胜之心,凡事都冷冷的,岂不更是令人担忧?所以玉玄子很清楚,莫羽非有他的自由,任何人都不能替他选择,而他一旦选择了,就必须学会面对与承受,若不如此,便无法成熟。

    所以胆识鼎既已决定,那么入选弟子便该勇往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