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质疑
    初选结束后,一切便又恢复如常。nv生小说网

    兰语堂因有仙药课,众弟子遂往仙医苑而去。

    一路上,大家便七嘴八舌,围着莫、涛二人前行,严昉却有些沉默。众弟子只以为他因落选而不快,其实他却在担心莫羽非,因他看到了那银绿字迹,不觉暗暗心惊。

    却听金宝道:“刚才我看了,其实入选者大都是绿初级别(即绿赤、绿橙),所以你俩不必担心,到时全力发挥便是!”

    “是啊,有时一紧张,绿紫或还敌不过绿橙呢!”范庠说时,却有些顾影自怜之意。因他本是颇抱希望,谁知结果却大出意料,这尴尬之余,便只好归因紧张。

    “哎呀,不管了,总之局面已定,咱便全力支持涛哥、莫侠了!”左机个子小巧,声音却大。

    “你俩可要争气啊!”乔园说时,已笑出了双下巴。白芩婉见了,不觉好笑。

    “是,堂长大人!”赫连涛便抱拳答道。

    便此时,却听后面忽然有人高声道:“谁是莫羽非,自己站出来!”

    一众弟子不觉大奇,心想怎会有人胆敢挑衅?这鸿鹄之中,一来院矩严谨,二来惩罚严格,故极少出现这等公然挑衅之事。

    众人回头时,却见三名弟子,均是高大,中间那人尤其魁梧,只见其肤若古铜,目似寒冰,面色阴沉,颇有怒气。

    “那不是咏兰堂的萧泰然么,他来作甚?”一众弟子低语间,不觉讶异。

    莫羽非微惊,却随即走出人群,道:“找我么?”

    萧泰然一看,不觉微微皱眉,“你就是莫羽非?”他见莫羽非眼神干净,却又不像妖邪之人。

    “有什么事么?”莫羽非冷静道。

    “我来是想问你,你仙力到底是何品级?”萧泰然严肃道。

    莫羽非想了想,道:“刚才不是展示了么?”

    “不错,正因看到了,所以奇怪!”萧泰然不觉有怒。

    严昉一听,只觉苗头不对,便走了过来。

    萧泰然忽见这来者老沉持重,不觉一惊,只道是碰上了这堂中仙教。

    却听严昉道:“我师弟的竹简,在下刚才也是见到了,却不知师兄为何来此责问?”

    萧泰然听其口称“师兄”,忽反应过来,这人其实也是该堂弟子。然因其容貌庄重,言谈客气,萧泰然便压下怒气道:“好,你既说瞧见了,那便请你告诉我,你这师弟是何仙级?”

    “喂,我倒想问你,你有何资格问我师弟仙级啊?你这铜代弟子太也霸道,真不怕人笑话!”赫连涛上来便急道。

    “哦,”萧泰然见了赫连涛,不觉微微笑道:“你就是刚才那‘太极熊’?”

    他话一出口,随来两人不觉哈哈大笑。

    “你说什么?”赫连涛惊怒道。

    “你太极打得不错啊,得此美名可是恰如其分!”萧泰然忍俊不禁道。

    赫连涛一听,只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对方原是嘲笑他刚才在场上那逗趣之事。

    莫羽非见了,便忍不住怒气上冲:“你们既冲我来,何必牵扯我师哥!”

    “嗬,莫羽非,还挺义气啊。”萧泰然不觉冷笑道。

    “你们有事便说,无事便走!”莫羽非不觉恼道。

    “哟,萧师哥,你瞧他那嚣张劲儿!竟敢命令我们!”旁边两人还火上浇油。

    “所以得给点儿颜色啊。”萧泰然点点头,低声道。

    莫羽非却未听见,只对严、涛二人的道:“咱们走!”

    “等等!”萧泰然突然呵道,“莫羽非,你以为我萧某是无理取闹么?我可没这工夫!我告诉你,若不是因你竹简上仙气有异,我根本不屑来此过问!但我既是选手,便要此次比赛公正、公平!若是有人使用妖术侥幸入选,那我绝不容忍,这不光是我,便是整个鸿鹄,凡是头脑清醒之人,也绝不会容忍妖邪之道!”

    萧泰然此言一出,众弟子不觉惊诧不已,心想他怎会污蔑莫羽非使用了妖邪之道?

    赫连涛最是气愤不过,便指着怒道:“我看你欺人太甚!什么妖邪之道?你血口喷人不怕天谴么?好像只有你头脑清醒,看出了妖异,那掌院仙博呢?每块竹简出炉后,都是经她过目,难道她会糊涂不知?萧泰然,你这是不敬师长,伤害同门,还有何面目参加比赛?”

    “好,好啊,”萧泰然早已怒火中烧,却气极反笑道:“我倒告诉你,我咏兰堂中,没有不敬师长,不惜同门的!只是掌院仙博也是人,既是人,便难免有失误之时。掌院仙博也曾说过,修仙者,也该懂得质疑,有疑才能有悟!我等方才既已看到异象,便不能不疑!因这异象,不仅关系到比赛的公平,更关系到鸿鹄的声誉!如此重要之事,岂能放任不管?要知道,真正的沧龙护卫,是鸿鹄的利眼,鸿鹄的警哨,此事既关鸿鹄,我等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萧泰然说罢,赫连涛便“哼”了声,却也一时无话。

    莫羽非却忍不住道:“你们到底有何质疑?”

    原来刚才展示时,莫羽非因一时激动,便未留神竹简,以致自己尚不知此次所测是何级别。

    “哼,你心中有数,却还有脸反问!”萧泰然不觉冷笑道。

    “根据平日验考,我大概绿橙水平,今日却未曾注意,故不知你所言何意?”

    萧泰然不禁嘴角勾笑道:“真不料莫师弟如此洒脱,竟对选拔结果不闻不问。”

    莫羽非听他话里带刺,却也不想计较,只道:“我还有课,那便告辞了!”

    “说得轻巧!”萧泰然话音未落,便已出掌。

    莫羽非忽觉脚下一阵寒浪,险些便要跌倒!他忙使个定身法稳住,却见雪涛翻翻滚滚,来势凶猛!

    “惊涛怒雪掌!莫师弟,小心啊!”何青岫一眼识出其掌法,便忙提醒。

    其实萧泰然只用了绿赤仙力,不过是想确凿莫羽非是否真有妖力!他用此掌法,便是想凭其迅疾,令对方不及反应,如此一来,对方也就无从掩饰,自然便能瞧出真相!

    莫羽非听得提醒,便知情况不妙,心想若只防不攻,自己定是甚为被动,因此一个飞身,便要跳出这雪浪的包围!

    可萧泰然早已料他此招,因不等他跳出,便又加大攻势,直令那浪涛陡增一丈!那浪涛既起,莫羽非顿时便被困在其中。

    其他弟子见了,虽是着急,然这比试,本是一对一的情形,其他人若是贸然卷入,反使事情更加复杂,因此便只见机行事。

    “莫师弟,快用‘波澜不惊大力掌’!推掉那雪浪!”何青岫在旁见了,不觉急道。

    “喂,丸子头,多什么嘴?没看出在过招么?”萧泰然的同伴便不忿道。

    “哼,这怒雪掌乃是你铜代绝技,怎能拿它欺人?这可不公平!我便言语相助,你们也不吃亏!”

    那其间,莫羽非因得提醒,果然使出了“波澜不惊掌”,终以“绿橙”仙力冲破了“绿赤”浪涛!就那瞬间,萧泰然却忙睁见性眼,细察其级别,只怕看走了眼!然一察之下,见其果然只是绿橙仙气,并无异样,不觉大疑。

    众弟子只见莫羽非冲出浪涛障,萧泰然便知趣收手,不觉喝起彩来!

    随后,又见萧泰然对其同伴摇了摇头。

    “嘿,老弟,厉害啊!竟跟那铜代打了个平手!”赫连涛便走上前来,拍肩道。

    “那倒还得多谢何师姐指点!”莫羽非便向何青岫抱拳笑道。

    何青岫听了,不觉欣然一笑。

    这时,却忽听萧泰然道:“刚才我与莫师弟过招时,见其确实只是‘绿橙’仙力,那么竹简之事,便先到此罢!”说罢,铜代三人便转身而去。

    “嗬,就这么算了?”赫连涛还不依不饶,却被严昉一把拽住。

    严昉知道,那银绿字迹意味着什么。蔺仙教早就跟他讲过,玉修电妖的种种迹象。虽然他并不恼恨莫羽非,然却深感困惑,不知那字迹怎会带有电妖痕迹?但他感觉,掌院仙博定是发现了,所以才会神情有异,才会出现望空之举。可是,掌院仙博为何要替其遮掩?难道那字迹并非妖异之象?还是掌院仙博别有意图?然说掌院仙博别有居心,这想法实令严昉感到刺心,他索性只好搁开不想。

    此事看似已平,不料却还有一人,正躲在树丛之后思忖。

    那树丛之中,灌木纷杂,虫爬蛛动,绝不是温雅公子的思虑之地,然淳于璟却伫立其间,陷入沉思,浑不知一只蓝纹蜘蛛正顺着细丝,悄然滑到他的肩头,又顺着他的左背一路下去了。

    从某种角度讲,他和严昉一样,都因见到那银绿字迹而紧张,但不同的是,严昉紧张,是怕莫羽非被妖气所困,他紧张,却是怕自己被莫羽非的妖力所困!一个,是担心朋友失足,另一个,却是担心敌人强大!所以,当一只毒蛛溜过时,他竟毫无察觉,谁知道呢,或许他心头的恨意却比那毒蛛还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