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黑仙诀
    这堂课后,殷姑留下了范庠。? w?

    原来便是他的盆栽哭闹最甚,得分最低。

    范庠自己也猜到了**分,不料众弟子走后,殷姑却温和道:“你那……紫郁症好些了么?”

    他心中一窘,忙道:“好,好些了。”

    殷姑却忽叹道:“你这七情参可不太好啊,昨我问它话时,便只嘤嘤地哭……”

    范庠不觉低了头。

    “我看其状况,多半是受了主人心绪不安的影响……”

    范庠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弟子近来确实深受异声困扰,故常觉惊疑不定,甚至还担心有人会潜入寝舍……即使是浇水施肥的小事,也会令我不安。有时见到七情参的叶子黄了,也会觉得不祥,便忙将其剪掉,剪了后,又嫌它稀疏不美……总之,弟子确是近来心情确实不好。”

    殷姑听罢,便点头道:“这就是了,你情绪不佳,以致这小苗也哭哭啼啼。哎,可见紫郁症害人不浅哪。”说罢,又怜惜地看着范庠,“好在你医得及时,故眼瞳还未现紫色,否则就更难办了!”

    范庠却苦笑道:“这病说来也怪,来去无形,行踪诡秘!但弟子后来却渐渐察出一规律,便是此症总是出现在弟子练习分身术时……也不知是巧合呢,还是真有什么关联?”

    “还有这事?”殷姑奇道。她微一沉吟,又想起范庠刚才还说“惊异不定、行为反复”,不禁心疑起来,因问:“你练分身术时,可是觉得紧张不安?”

    范庠一怔,忙道:“是啊,刚开始时,弟子实是紧张不已,几乎每次练完都是冷汗涔涔的。”

    “你怎会如此焦虑?”

    “哎,那分身术实难掌握,弟子只怕学不好,要被卓仙教训斥!”

    “你很怕卓仙博?”殷姑微笑道。

    范庠不觉红了脸。

    “你很在意他的评价罢?”

    “哎……”范庠欲言又止。

    “太在意了,便容易紧张。”

    “是啊!”范庠忽有所触,不禁激动道:“所以弟子为了学好此功,每早天还未明便到林中练习,虽渐觉长进,却总嫌不足,只怕会在堂中出丑!谁知越是紧张便越易出错,有一次,弟子练得累了,竟把分身忘在了林里,不料却被卓仙博逮个正着!这下可好,竟在堂里作了教材!”

    “所以你愈发紧张了?”殷姑笑道。

    “其实那堂课弟子倒是学到不少,只是一见好便更想好,心想或可修成堂中的分身第一!然渴盼太过,便更觉焦躁!”

    “是啊,其实殷姑也看得出,你聪明、细致,就是求胜之心太切。求胜太切,你便容易忽略身边的人,这样一来,你就很难感到周围的乐趣与温暖了。”

    这话便如一股清冽的泉水,自范庠头顶而入,又顺其心田,曲折而下,虽令他微微发颤,却也令他心中一醒……他实没料到,这不起眼的殷姑,虽只是位代课仙教,却指出了他的问题所在。

    他想了阵,不觉低声道:“不错,弟子是太在意仙术课的得分了。可身在鸿鹄这样一个卧虎藏龙之地,我若稍有懈怠,便会淹没在众多人才之中,很难寻得出头之机啊。

    其实弟子曾经也算是校中好手,实在不甘到此之后,便沦为籍籍无名之辈!待四年毕业后,只能像轻云一样飘过无影,这样的生活,不是弟子想要的。”范庠说时,眼中有些忧郁。

    “嗯,鸿鹄仙院的竞争的确很激烈。”殷姑点头道。

    “殷姑,说实话,鸿鹄的厉害之人实在太多!就说我寝舍中吧,一个赫连兄,虽不甚用功,却一身是胆,头脑灵光,哪怕临时抱抱佛脚,也不会考得太差。而那莫师弟,就更奇了!听说他来自凡间,仙基较弱,然却颇有过人之处!他话虽不多,却大胆冷静,悟性极高,其内力之奇,实是有些超乎想象。

    和他俩同处一室,压力极大。在弟子看来,眼下这两人还不算特别用功,他俩一旦刻苦起来,只怕我们堂长严昉也难以匹敌呢!”

    殷姑一直耐心听着,不禁暗叹:“他们虽年纪轻轻,衣食无忧,心中却也很有想法……”一时又牵起自己心头之事,又忧道:“可我那孩儿,如今却下落不明,若在虎狼之地,岂不比这些少年更是艰险数倍!哎,也不知他到底怎样了……”想到此,不觉眼眶微红。

    范庠忽见殷姑如此,反倒不安起来。

    殷姑忙擦了擦眼,道:“哦,不妨,你的感受,殷姑明白的……”

    范庠听了,却心头一酸,道:“殷姑,弟子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可笑?”

    “傻小子,有什么可笑的?”殷姑温言道,“只是凡事不要太过,分数也不可看得太重了,至于卓仙博,也没什么好怕的。他虽是厉害些,却也不会拿你们怎样。再说了,要想练好分身术,便需形意合一,你若终日惶惶,又怎能气息调和?所以啊,你得尽快高兴起来,重拾信心才是!”

    “是,弟子知道,只是……弟子有时紧张起来,实觉难以控制,便像……落入了漩涡之中,转啊,转啊……”

    “漩涡?”殷姑心头一紧,“你感到了漩涡?”

    范庠点点头。

    “所以你感到焦虑却难以自拔?”

    “嗯。”

    “有时,便是违背心意,也要反复做一件事?”

    “差不多罢。”范庠有些难为情道。

    殷姑听了,不觉暗忧:“听他所述,怎像中了黑仙诀啊?他如此焦虑,确实容易遭到黑仙咒的袭击!那十大黑仙诀中,‘漩涡诀’便能使人惊惶不定、行为反复……看来掌院仙博所说不错,这不是紫郁症,而是黑仙诀的魔力引起的症状……可这施诀之人又是谁呢?”

    范庠见殷姑若有所思,不觉有些忐忑,却忽听殷姑道:“孩子,你得小心些,以免遭到阴暗之物的袭击。”

    “阴暗之物?那是什么?”范庠惊道。

    “就是……妖邪的仙术。”

    “妖邪仙术?!是黑仙咒么?”范庠脱口而出。

    殷姑凝眉,点了点头。她虽不愿唬着范庠,却觉有必要提醒他。

    范庠不觉喃喃道:“黑仙咒!我会中了黑仙咒?”他一时惊急,便觉脑袋发懵。

    “孩子,你别怕,若真是中了黑仙咒,办法也是有的!”殷姑忙道。

    范庠不觉一怔。

    “这虽比紫郁症厉害,但只要对症下药,也能药到病除。”

    “是么?可弟子听说,要是中了黑仙咒,可不是普通仙草能医治的啊!”范庠忧道。

    “可一旦用上你自己的能力,便有法子了。”

    “我自己?”

    “对!”

    “那弟子该如何?”

    “你需要心情愉悦。”

    “愉悦?”范庠不觉哑然失笑。他好像很久没有快乐过了。

    “你做得到么?”殷姑微笑道。

    “这有何难?”范庠咧嘴一笑,以示简单。

    殷姑笑着摇摇头,道:“看似最简单的事,有时却最复杂。我说的愉悦,不是挂在脸上的表情,而是源自内心的。”

    范庠听了,不觉微微皱眉。半响道:“七情参既和情绪关系密切,那这门课的分数自然会受情绪的影响咯?”

    “不错,”殷姑点头道,“七情参的生长正是各位心境的反映。你可知道,每年期末考核,能在此项上获取高分者真是凤毛麟角!”

    “有这么难?快活些不就行了嘛。”范庠笑道。

    殷姑道:“方才我在课上已说了,要养好七情参,需要的是持续的宁静与喜悦,这种喜乐,可不是一时兴奋或是佯装的欢乐。有些弟子,虽可做到仙术超群,却未必能够感受真正的喜乐呀。”

    范庠一想,还真是如此:这鸿鹄之中,人才辈出,高手间的较量何等激烈!多少人为了在此急流中立于不败之地,不惜悬梁刺股,拼命争取,这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涛汹涌!如此境地,又怎不让人焦虑惶急?若此时还要平和喜乐,却谈何容易?想到此,范庠不觉叹道:“看来还真是不易!”

    “虽是不易,却不是不能。”

    “殷姑,那、那有甚诀窍么?弟子恳请殷姑赐教!”范庠忙抱拳道。

    “我哪能教你?”殷姑不觉一笑,“不过,你却可以水为师。”

    “水?”范庠不禁一愣。

    “嗯,有道是‘上善若水’,你自己领悟罢。”殷姑微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