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两票名额
    时光飞逝,转眼沧龙竞选将至。(w?)

    这晚的特训课,乃是沧龙选拔前的最后一课,由“黑旋风”厉骁任课。

    这厉骁特立独行,又极重仪表,据说其所有仙袍,皆是出自青轩城最富盛名的绸庄。有弟子曾暗里笑他不换披风,此话传到他耳中,他深为不满,便特地解释,说自己其实定制了数十件银黑披风,件件不同,只因不同全在细节,故弟子们不曾发现。

    自此后,便总有好事弟子留意其披风细节,果见其每日皆有变换:或是暗纹有别,或是那系带式样不一,总之绝无重复!便因其极喜黑色披风,又擅使旋风诀,故诨名“黑旋风”。

    不仅如此,其特训课的报班也是快如旋风。这一是因其有几招独门绝技,甚是吸引鸿鹄弟子,二是因其对报班弟子作了人数限制。

    据鸿鹄院规,每堂特训弟子不得超过三十,然厉骁则申请,其特训弟子不得超过十五,这一来,弟子们心怕错过,便都争相先报,故其课程总是最先一抢而空。卓有功对此很是不以为然,说这是故作声势,争抢弟子,叶震宣却淡然处之,不予多言,郎逸则是弟子能来便好,并无过高要求。

    然为争取副掌院之位,厉骁则对眼前格局早有分析:论雄心,卓有功定是远胜他人;论人心,则是叶震宣最具优势,然论出身,却是郎逸得天独厚,他乃现任掌院仙博之子,旁人又如何能及?而他厉骁,出身不敌郎逸,资历不及叶震宣,地位又不比卓有功,如此境地,若还想争副院之位,出路便只一条:任何时候,力争第一,不输于人!

    因此他抢接弟子最优的兰香堂,便是想捷占先机,胜过叶震宣,以提升己位。而叶震宣虽不慕名利,却有些小孩儿心性,偏是棋逢对手,乐得一争!故两人自开学以来,便时时较劲,只是厉骁表面仍对叶震宣十分恭敬,叶震宣也从未在意这后生背地里的咄咄逼人。

    眼下,莫羽非和赫连涛这两小子,却遇到一麻烦,两人此时虽都有幸进入初选,却因之前怠慢,无缘厉骁课堂。然他两却听说,此次厉骁欲传弟子“旋风术”,而此术对于应选又极为有用,若是错过此堂,要想入选沧龙便难了。可厉骁的特训早已满额,此时要想再报,已是不能。

    两人正为此发愁,却忽觉护身伞急震,各取出纸条一看,原是叶仙教的短讯,其上说:两弟子因未入初赛,故决定退出特训,叶仙教便令他两急去仙教司,换来空出的特训名额。两人忽接此讯,自是欣喜不已,既是感激,又是心奇,心想叶仙教平素洒脱不羁,不料此事上竟还如此细致周到。于是忙往仙教司去了。

    这一路上,赫连涛滔滔不绝,还自负有他在,必是运气极佳,莫羽非因觉顺利,也是爽朗一笑。

    那仙教司便设在他们曾经应考的赤凤殿内,两人急奔而去,及至殿前,虽见台阶极高,也不歇脚,只一鼓作气,跑上阶去。到得殿中,只觉静寂无声,唯闻两人喘气之声,不免令人微觉紧张。

    莫羽非环顾四周,见三面壁上,仍是凤舞九天的雄伟壁画,那凤凰之眼,明亮闪烁,顿令他想起数月前,来此应考的情景来。那时叶仙教乔作驼背老伯,给那凤凰逐一点亮眼睛,自己后来又接受体元测试,却险被淘汰……这一切,似已久远,却又历历在目,忽想自己今日来此,却已是兰语堂的入选代表,将要争取成为沧龙护卫,这变化之奇,实令他感慨万千……

    正想着,却忽听赫连涛道:“想什么呢,还不快走,小心又被人抢了先!”

    莫羽非却笑道:“既已有人退出,何至那么着急?再说我两来得如此及时,还有谁能赶在你我之前?”说着,便往楼上而去。

    此时阳光斜照,那红木螺旋楼道笼于一片柔光之中,愈显敦厚古雅。两人走着,只听得脚步声“噔噔”作响,却都无话。及至二楼,便见左右各分两道,左面首间门上,高悬“仙教司”一匾,莫羽非便叩了门。

    “请进——”一沙哑声音道。话音未落,雕花木门便已打开,莫、涛二人走入后,门又自行关上了。

    书桌前乃是一中年仙教,正埋头疾书,听得二人进来,便搁了笔,道:“尔等何事啊?”

    赫连涛便将来意说了。

    “啊,这可有些不巧了。那两名额已被人领取了。”

    “什么?竟比我两还快?”莫羽非惊道。

    赫连涛却笑道:“这位仙教,您没在玩笑罢?”

    那仙教便有些窘道:“这,这怎能玩笑呢?”

    “可消息一出,叶仙教便通知我两了,怎会有人更快?难道是用了伞讯?(即护身伞短讯)”莫羽非不解道。

    “即便用了伞讯,那人也得来呀!不说需得亲自到此办取么?”赫连涛疑道。

    “哎,两位莫急,其实是这样,”那仙教解释道:“你们也知道,那厉仙教堂中名额紧俏,故早有弟子留话,一旦有人退出,那空出名额便归他。”

    “什么,这也能预定?嗬,也太有先见了!”赫连涛不忿道。

    那仙教却淡淡笑道:“淳于公子办事,向来都是先人一步啊。”

    “是淳于璟?”莫羽非惊道。

    那仙教便点了点头。

    “那他一人也用不着两票啊!”赫连涛叫道。

    “这……我便不知情了。”那仙教摇着头,便又提笔继续抄写。

    莫羽非却想:“淳于璟早便有意沧龙选拔,怎会坐等他人退出,自己才去补缺?可见他不是为自己争抢名额……”

    “那还有弟子退出么?”赫连涛急道。

    那仙教不觉抬头笑道:“你两都想急去,别人又怎会轻易退出?”

    莫羽非眼看不能,便让赫连涛别再多问。两人遂辞别仙教,出了门。

    走出赤凤殿,只见余晖遍洒,云涛坛上一片橙光,两人瞧着这日暮之景,不免一叹,然毕竟少年风华,斗志正盛,也不在意这小小挫折,两人随即相视一笑,便听赫连涛道:“走,仙馔馆去!今日我请!课上不了,饭还是要饱吃的!”

    “好啊,难得你请,我怎会客气?”莫羽非笑着,便与赫连涛同往仙馔馆而去。

    “对了,再叫上严兄,今日他可也是个失意之人!”赫连涛说着,便给严昉发了条伞讯。

    “看来你是不快之时反倒痛快!”莫羽非不觉笑道。

    “诶,我可是向来爽快啊!再说了,这点儿小事,何必挂怀?”赫连涛故作坦然道。

    “行啊,既这般胸有成竹,到时就看你发挥咯!”

    “咳,咱们可是胆识鼎挑出的战将,怕什么!大不了打道回府,还做兰语堂的无名弟子!”

    莫羽非却笑道:“若是败了,可做不了无名弟子,而是有名有姓的淘汰弟子!”

    赫连涛听了,不觉一愣,却又听莫羽非低道:“其实,我当初只不过随意写了名字,并未料到会被选中……可是,如今既已入选,咱俩全力以赴便是!”

    “嗬,”赫连涛忽笑道,“你就在哥跟前吹吧,什么‘随意写的’!你言下之意是,自己不费吹灰之力便进了初赛,决赛也是十拿九稳咯?”

    “我可没那意思啊!”

    “嘿,”赫连涛不觉点头道:“看不出你小子还潜藏野心哪!”

    “我?”莫羽非不觉笑了。然他心头一动,只觉心中确实绷着根弦,还不时地发出嗡鸣,像在鼓动胜利!说实话,他喜欢这声音。或许,他还真想夺胜,想名动鸿鹄,只是阻碍太大,希望太小,所以他竟不自知地将其压抑了。

    赫连涛见他闷不做声,便笑道:“哎,其实这参加比试的,谁没点儿想法?没想法就奇了!不过呢,谁都怕落选难堪,所以便装出一副淡然样。哎,何必呢?

    咱俩就要坦坦荡荡去比,光明磊落地争!败就败了,可万一赢了呢,哈,那才叫痛快!”

    “好啊,咱俩互勉!”莫羽非便点头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