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尴尬
    转眼间,这里便只剩他兄弟三人和一桌冷菜,赫连涛眼看名额未得,却还受人挟制,真是越想越气,抬手便想摔盘碎碗。

    严昉却冷笑道:“涛弟,我手里这枚贝珠还不够你赔呢!”

    赫连涛手中一忍,脚却止不住朝那桌腿踢去,口中骂道:“这臭小子也太倚势欺人了!有几个臭钱便了不起了!——这饭还怎么吃啊!”

    “涛弟,淳于璟贵为太子,可不是什么‘臭小子’。小心你的舌头!”严昉低声道。

    赫连涛眼皮微微一跳,不再吭声。

    严昉便又招呼莫、涛坐下,笑道:“涛弟,你何必这么大脾气,饭菜凉了,稍微一热不就成了。”

    “我可不想麻烦菜仙!说不定还要挨训呢。”赫连涛烦道。

    “嘿,谁说找菜仙了,我来便是。”严昉说着,便将衣袖一撩,双手运气,顿见一道绿光围住那道糖醋藕排,须臾,便见那菜热腾腾了。

    “哇,师哥,你是热体元罢,运起热气竟如此轻松?”赫连涛不禁咂嘴道。

    莫羽非一听“体元”二字,不禁心中一跳,暗想:“可千万别问我!”

    却听严昉笑道:“我若是热体元,那热气便会来得更快!”

    “什么,师哥你竟不是?那你是……”赫连涛瞪大眼道。

    “我是寒体元。”严昉便有些得意。需知寒体元炼就热气,实需一定功力。

    赫连涛不觉肃然起敬道:“佩服,佩服!不想师哥竟还有这本事!”

    严昉听得赞誉,心中一喜,便问道:“那涛弟是何体元?”

    “我嘛,温体元!”赫连涛说时,却也大方。莫羽非在旁,只好附和一笑,却见赫连涛转眼问道:“莫师弟,你呢?”

    莫羽非一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严昉忙笑道:“看你师弟那不驯劲儿,便知是热体元!”

    赫连涛一笑,忽伸手往莫羽非腕上搭去,莫羽非本能一缩,却已被他紧紧扣住,只觉手腕一热,却并无痛感。

    赫连涛一试,随即却放开笑道:“莫师弟,你绝不是热类!”

    莫羽非心中一突。

    “那你说莫师弟是何种体元哪?”严昉轻轻一笑,他不愿莫羽非为难。

    “咳,他手腕比我还凉,定是寒类体元!”赫连涛说时颇为自信。

    因热体元中,以温体元最为温和,若仙气偏凉,则属寒类体元了。

    原来刚才莫羽非并无防备,故赫连涛“突袭”时,他只是顺其掌力,并未使出分毫仙力,因此手腕不过平常温度,而赫连涛却以自身温热仙气试之,便觉其手腕微凉,故误以为他是寒类体元。

    莫羽非见他此说,也不纠正,严昉心照不宣,只点头微笑而已。随即,严昉又将另两道热菜重新加热,三人便边吃边聊。

    莫羽非便问严昉:“师哥,蔺仙教可真有那书?”

    严昉微一迟疑,点了点头。

    “那,你可真要借书给他?”莫羽非不觉心急。

    “不借!师哥,说什么也不借!”赫连涛只说得唾沫横飞。

    严昉一叹,却忽问莫羽非:“莫师弟,那你的意思呢?”

    莫羽非凝眉一想,道:“最好不借。”因他知道,淳于璟所做之事,多半对他、甚至整个兰语堂都不利。

    “咦,不对!”赫连涛忽一拍脑袋,“严兄,那小子刚才说什么,那书的逾期罚金为二十银贝珠?那可是乙类**的罚金呀!”

    “是啊,这却有何不对?”严昉奇道。

    “乙类藏书可是仙教专阅!那他凭什么借阅?”赫连涛急道。

    “他不是有特许令么。”严昉淡道。

    “又是特许令!青轩太子就这么特殊?”赫连涛愈觉不忿。

    “你我又能怎样?”严昉低声道。

    赫连涛虽是怒火难抑,但一想严昉之话,也无言以对。

    莫羽非却一心想着如何克制内力,以应突变之事,便几乎不曾听得他二人言语。

    严昉见莫羽非蹙眉不语,知他心有所忧,因说道:“你们放心,这书是不会落到他手中的。”

    莫羽非一听此话,顿觉石头落地,然却也随之心冷,心知这晚课是不成了。

    赫连涛却冷笑道:“好呀,严兄,有胆子!”

    严昉听罢,不觉一笑:“那你两晚课怎办,不去甘心么?”

    “哼,有何不甘心!我看他便没安心请我二人!”赫连涛虽还有气,却渐渐改了口,不似先前那般直呼“臭小子”了。

    莫羽非被他这话一点,忽联想前后,才觉淳于璟的确不似诚心为他二人留票,只是他一来爽直,易将他人之言当真,二来也是心切,便未多作他想。此时既看得分明,反倒冷静,因对赫连涛道:“这课不去也罢,咱俩倒不如将那上手的功夫练个烂熟!”

    赫连涛正要称是,却听严昉道:“我听说厉仙教那晚课似是允许弟子观摩,你两不如前去看看。”

    “还有这等好事?”两人不觉惊道。

    严昉却笑道:“不过看人学得热闹,自己却在旁心痒,那感觉未必好啊!”

    “哦,我知道了,那厉骁是要吸引更多弟子报班,故有此策。”赫连涛断道。

    “有得旁观,也还不错!”莫羽非不觉笑道。

    赫连涛想了想,道:“也是,万一心觉不对,倒可说走便走!”他忽想起昨晚被困在卓有功的课上,不觉起了个寒颤。

    莫羽非见他一抖,不禁笑道:“怎么,这菜竟冷到这步田地?”

    “咳,不是!是那瓜太酸……”赫连涛指着一盘橘色瓜雕道。

    严昉不觉皱眉道:“瞧它外形还像火晶瓜,不想却是酸的。”严昉最是喜甜怕酸,便连连摇头。

    “酸么?”莫羽非说着,便尝了一块,“嗯,是有点儿,的确不比火晶瓜。”

    赫连涛叹道:“也没法,眼下这馆中早没了火晶瓜!”

    “何止馆中,便是仙城之中也禁了。”严昉道。

    “是么?怎么斑斓食社却未说及此事?”赫连涛惊道。

    “你有多久没去了?”莫羽非不觉笑问。

    赫连涛一想也是,便笑道:“对啊,我近来可是好弟子哪,勤学苦练,不思饮食!”一句话逗得莫、严二人都笑了。

    “你们可注意到仙医苑中那羽露了?刚一成熟,便被剪下拿到那市场上去了,据说卖得很好,那仙草便是专治瓜毒的。”严防道。

    “难怪吃不到火晶瓜了。”赫连涛大嚼着藕排,幽怨道。

    莫羽非吃饭向来利落,刚一停箸,便听严昉道:“对了,你两还是早点儿去那玉弓沙场看看情况,我也得赶快办妥那事,以免节外生枝。”

    赫连涛虽有些不情愿,却也放筷道:“走罢,省得美餐一顿便要犯困。”

    三人出了仙馔馆,便分作两路,严昉独去,莫、涛两人则朝玉弓沙场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