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一票难得
    此时夜幕初降,玉弓沙场内却已热闹非凡。()()

    按招生所限,正式上课弟子虽不出十五,然观摩者却已近百,他们心知厉骁的特训,必有一场好战,故便早早来到沙场的席位上,边等边聊了。

    这晚,偌大的方形沙场灯火通明,沙场四周共设有十根青铜镂空雕花灯柱,此柱高约四丈,其光照四方却不灼眼,足以供弟子们夜习飞马术等高难仙术。

    莫、涛二人刚走近沙场,便见不远处走来两人,皆着青色劲装,一人身姿曼妙,一人却高大魁梧。莫羽非微一凝神,便见那两人正是鱼梦和白世龙。他不觉心道:“不料师姐也会前来观摩!”正想着,却见白世龙招呼道:“嘿,不期你两也来了!”

    赫连涛一听这话,便觉不悦,然一看鱼梦明眸浅笑,便又消了怒气。

    “你两可都准备好了?”鱼梦笑问。

    莫、涛二人不觉有些尴尬,白世龙却笑道:“旁观者还需什么准备?安心观看便是!”

    “咦,你两不是入选了么?怎不参加特训?”鱼梦不觉微惊。

    “咳,运气太好,好到错过名额!”赫连涛连连摇头。

    “怎么,你两都未提前报名么?”鱼梦不解道。

    莫羽非便笑道:“当初却没料到能入选呢。”

    鱼梦不觉莞尔,“可别低估了自己!”

    莫羽非不禁心头一热,微生感激。

    鱼梦却忽问白世龙:“诶,我昨日怎听说除我俩之外,今晚报名弟子皆是沧龙入选者啊?”鱼梦言下之意便是莫、涛二人也该在晚课之列。

    白世龙却皱眉道:“你听谁说的?”

    “璟弟啊。”

    “我看他也是只知大概,未必了然。”

    鱼梦看着莫、涛二人,不觉微叹:“你两不去,岂不可惜?”说罢,心念一转,对白世龙道:“师哥,要不这样,咱两跟他们换过,让他两参加?”

    “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好一道参加特训,你现在却要我来此旁观,那还有何意思?再说了,璟弟一番美意,你是要辜负了!”白世龙有气道。

    “璟弟美意,我们心领便是,然这名额既已在手,我们大可自由处理啊。”鱼梦避重就轻道。

    “可你不是说要见识旋风掌么?如今既来了,服装也换上了,却忽然换人,你这也……”

    鱼梦却微笑道:“师哥,事有轻重缓急之分嘛,我两现下又无需应试,他俩却是急于应选,这名额若能用在刀刃上,岂不更好?”

    “哼,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他俩!”白世龙便觉不忿。

    “师姐,你就别费心了,其实我和赫连兄本就是来观战的!”莫羽非说罢,便撞了撞赫连涛胳膊。

    “啊,呃……”赫连涛虽还不甘,却只好支吾,心中却怨白世龙心胸狭隘,斤斤计较。

    白世龙见状,忙催鱼梦急往场中去了。

    莫羽非眼见鱼梦离去,不觉有些心空,然却忽想起借书一事,因笑道:“师哥,看此情形,淳于璟是没能如愿拿到书啊。”

    “哼,那刁滑小子,根本就是设了个骗局!”赫连涛啐了口道。

    “骗局?”莫羽非微惊。

    “怎么,刚才那话中,你竟没听出么?那小子一开始便没给我两留票,而是直接将其给了师姐和那姓白的。可恶的是,他居然还想骗严兄借书与他!”

    “不过,他还是没能得逞。”莫羽非淡淡一笑。

    “哼,他已将我俩排挤在外,难道还嫌不足?恐怕这会儿正偷着乐呢!”

    莫羽非却笑道:“他既如此提防,可见我俩实力可畏啊!他要灭己士气,长我威风,又有何不好?”

    “好,就冲你这话,哥我又来劲儿了!走,观战去!”赫连涛说着,便搭着莫羽非的肩,大步进了沙场。

    进了沙场,便见场上亮如白昼,四座人声喧腾。然最为引人注目的,当属场中那徐徐转动的石阵。只见石阵内外似有三层,石块均离地半尺,石块本身则堪比人高,且随着转动,更投下了一道道鬼魅黑影。这情景,确实与平日的玉弓沙场截然不同。

    赫连涛抬头一看,见四周高处几无虚席,又遥见那些弟子们喝着各式热饮,忽笑问道:“师弟,你可还记得那日的姜茶?”

    “怎不记得?可惜却一口没尝。”莫羽非摇头一笑。

    “咳,都怪淳于璟!”赫连涛恼道。

    此时提到淳于璟,两人都是一黯。便此时,忽听有人叫道:“喂,莫师弟、赫连兄!”

    他两一看,竟是范庠。只见他独自坐在前排坐上,笑得有些腼腆。

    “诶,香香,你怎在这儿?”赫连涛不禁一奇。在他心中,很难想象范庠会在沙场这种地方出现。

    “我……我是来参加特训的。”范庠说时,不觉有些发窘。

    “啊,你竟报了名?”赫连涛不觉又惊又妒。可一想,自己若要撒气,实是太没道理,便只好强压不忿。

    “可……我不打算去了。”范庠忽道。

    “这是为何?”赫连涛心忽一跳,只道听错了。

    “我……哎,总之,票给你们吧。”范庠说着,便递过票来。

    “给我们?”赫连涛一见那票四角发亮,心更痒了,忽却急道:“可这才一票,你叫我俩怎办?你这不是存心考验我兄弟情谊么?”

    “这……”范庠原只想着退出,却未想到这层。

    他之前便因殷姑课后一番点拨,忽开了小窍,想着自己是该试着关心下身边之人,自己或还真能从中受益。

    后来到了沙场,忽见怪石嶙峋,人声鼎沸,一想待会儿竟要在此演练,不禁心生怯意,惶然间在此坐了下来,寻思对策。便此时,却见莫、涛二人走了来,忽想起他二人正要应选,不如把票让给他俩,也算是个顺水人情。

    莫羽非见了,却笑道:“赫连兄,你去便是!”他心知赫连涛参赛心切,自己又暗有风险,故情愿相让。

    赫连涛一听,却嚷道:“嗬,你小子是想以情动人罢?明知师哥我心软,听你这一说,便要主动退让,最终还是便宜了你小子!”

    莫羽非不觉笑道:“你既这么说,那我领情便是。”

    “喂,别耍计啊,我可不傻!”赫连涛说着,忽却有了主意,“这样吧,咱俩赌一次,谁要赢了,票便归谁!”

    “好啊,赌什么?”

    赫连涛便指着场中石块道:“咱就赌这石块个数,谁要猜得准些,谁就算赢。”

    莫羽非却笑道:“我看不如谁输谁上。”

    “怎么,你怕赌输?”

    “不,我怕你输。”

    “嗬,你竟敢小觑于我?”

    “我倒没这意思,不过,我猜数可是神准!”

    赫连涛不觉一愣,忽道:“吹牛吧,我却偏赌赢者上!”

    “好,那就烦请范师哥做个见证罢。”莫羽非便请范庠验证石块数目。

    范庠正是瞧得热闹,忽听此请,不觉惊道:“这,这我可裁判不得!那石阵晃得我眼花,我怕要看错啊!”

    “咳,怎么会呢,你来个飞身鸟瞰,不就瞧得一清二楚了?”赫连涛便急道。

    “那,那不太好罢。”范庠一想自己需得当着全场,飞身点数,便忐忑不安。

    莫羽非见范庠很是为难,遂道:“算了,还是我俩自行验证吧。”

    “啊?你是说我俩都来个飞身俯瞰?”临到自己,赫连涛却踌躇了。

    “其实只需跳上那石头,便可看个清楚!”莫羽非瞥了眼怪石道。

    然赫连涛一看那怪石不停转动,且自身还幻变不断,亦有些心惊。

    却忽听莫羽非道:“咱俩谁先猜?”

    “咳,你先罢!”赫连涛不觉慌道。他此时只想着如何在那石上站稳,哪还有心猜测?

    “好,我猜十八!”莫羽非爽快道。

    “十八?”赫连涛不禁望了眼石阵,“不止吧,我猜二十二!”

    “哇,这悬殊不大啊。”范庠道。

    “师哥,点个数吧。”莫羽非请道。

    “臭小子,这棘手事儿就交给我啊?”赫连涛便觉有气。

    “那我数的,你可信得过?”

    “咳,有甚信不过的?快去吧!”赫连涛唯恐被他催去点数。

    莫羽非见两位师哥皆是不愿,索性拱手笑道:“那我稍去就回!”说罢,随即展开轻功,纵身跃上了正巧转来的石块上。

    然他刚一踏上石块,却觉脚下一陷,似是踏在了流沙之上,心中一惊,忙跳脚挪步,想要站稳。然这一动,却更觉脚下松软,低头看时,竟见左脚踝已没入石中!

    他一惊不小,忙腾身而起,然这次却不敢疏忽,再落脚时,已用上了希声心法,这套心法务求宁定,故修为至深者,可稳坐水纹木台而不起丝毫涟漪,故他此时虽只三层功底,却已能稳立滑石之上。

    原来这怪石乃流沙凝聚而成,不用见性眼便不见其本质。厉骁因对其施展了仙术,故其变化流转,堪称滑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